确实有一股略甜腻的气味,流枫御扭头看着陈铮,打趣着他道:“鼻子够灵敏的,做个看家犬绰绰有余了,以后再也不用担心没饭吃了。”

    “咦?”

    流枫御一连打趣着陈铮,一连循着气味在四周打转,突然发出一声惊咦声,在一棵颜色灰白的树前停下。

    “有什么发现?”

    陈铮冲到他跟前,便看到了这棵灰白的树,二尺粗,树干笔直,树皮前被划开一道伤口,有乳白色的胶质流出。

    “气味是从这些胶质上散出来的,这是什么树?”

    陈铮开口相询,打量着眼前的灰白色的树,与前世的橡胶树很相似,但颜色不同。乳白色的胶质是一种天然橡胶吗?这个念头一起,伸手便向树干划开的地方摸去。

    “住手!”

    流枫御的脸色猛地大变,一巴掌拍开陈铮的手掌,双眼中暴射出凌厉的电光,声音中透出一丝恼怒:“这是树涎液,是制作引兽香的主料。”

    “有什么作用?”

    “蛮兽非常喜欢这种香味,树涎液的香气能飘至几十里外不散,一旦被蛮兽闻到,周围几十的蛮兽都会汇聚向这里。”

    陈铮的脸色瞬间变的难看无比,树皮的伤痕明显是人为,除了铁浮屠不可能再有别人。此人果然不安好心,以树涎液招引蛮兽,他就不怕引火烧身吗?

    “什么人?”

    突然前方传来一声厉喝,陈铮心神猛的一震,就听到一阵阵利刃破空声,夹杂着铁战与刺蛇的怒吼声。

    “敌袭!”

    陈铮瞬息间甩开流枫御,施展鬼影无踪身法腾空窜起,双脚在树干一点,横空挪移,又一个侧空翻,逃一般的向着急掠而走。

    靠!

    流枫御只觉眼前一花,一股阴森的风吹过,陈铮便已从来的方向逃走。流枫御气的脸都白了,这个不讲义气的王八蛋,逃走时也不说一声。

    看了一眼前方,铁浮屠三人已陷入重重包围之中,十几名高手身着黑色劲装,面罩黑巾,围杀着包围圈中的三人。

    “怎么选在这个地方伏击,作死也不是这种作法!”

    对着一群黑衣人啐了一口,流枫御抬起脚在地面狠狠一跺,瞬间在原地消失,向着陈铮逃走的方向追去。

    玛德,这里已经变成一个死地,再不逃走,一会儿要被蛮兽包围了。

    铁浮屠没想到,自己算计不成反被人算,突如其来地伏击,彻底把他打蒙了。

    十几名黑衣人,修为最低都是锻骨境,其中几人更是达到了洗髓境,这是一场蓄谋已久有绝杀。

    滋!

    这些黑衣人配合默契,行动一致,刚一出现就把铁浮屠,铁战以及刺蛇分隔开来。手中长剑齐唰唰刺向铁浮屠。

    黑衣人不光修为强悍,手中长剑更是不凡。锻骨境武者皆是手持利器级别的长剑,洗髓境的长剑全是神兵级。

    一名洗髓境配合两名黑衣锻骨境武者,各自围杀一人。

    剩余的黑衣人分成两组,前后围堵,形成包抄,务必不使一人逃走。同样以一名洗髓境武者两名锻骨境为一个组合,原来是围杀陈铮与流枫御的。没想到陈铮逃的太快,追之不及,弃而取其次,把铁浮屠三人围成铁桶。

    滋!

    长剑破空刺来,形成一道涟漪,好似平静的湖面上丢进一块石头,空气以肉眼可见的波纹扩散开来。

    嘭!

    铁浮屠一掌击退来者,脸上露出焦急之色,树涎香扩散了二三个时辰,恐怕已经惊动了附近的蛮兽,若不能赶快突围,一旦被蛮兽包围,后果不堪设想。

    “我这算不算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呢?”

    铁浮屠心中苦涩,自我嘲弄起来。

    “这些人是怎么知道我会在这里经过?”

    一个可怕的念头产生,铁浮屠眼中迸射出一道寒光,恨恨叫道:“有奸细,一定是奸细把行踪透露出去的。”

    哧噗!

    一道剑光横击而来,迅如闪电,剑尖寒芒闪烁,刺入刺蛇的胸口。

    “去死!”

    刺蛇一拳击出,腿步后撤,飞起一记鞭腿砸在一名黑衣人胸口。“咔嚓”一声从黑衣人胸口传出,黑衣人喷出一口黑血,血中带着内脏碎块,已经活不成了。

    嘭嘭嘭……

    腿影如飞,刺蛇凌空三连击,如同钢鞭一般抽打在空气中,发出沉闷的响声。另一名黑衣人暗叫一声“不好”,举剑在胸前向下一划,剑光切向刺蛇的小腿。

    噗!

    利剑斩在刺蛇的腿上,突然一股强绝的力量袭来,震飞了他的利剑,身体被腿风扫中,一股气血上涌,凝如钢钎的劲力从胸口钻入,黑衣人吐气开声,混合着一股鲜血把侵入体内的气劲喷出,身体哴呛后退。

    “好腿法,难怪能夺取十连胜。”

    两名黑衣人一死一伤,只剩最后一名洗髓境的武者,眼中露出欣赏之色,打量着受伤的刺蛇。此人被他一剑伤了肺叶,已如笼中困兽。这里是绝望森林,三倍压力之下,刺蛇已是形同废人。

    “放弃抵抗,我可饶你一命!”

    这名黑衣人起了爱才之心,刺蛇之名在铁山城,简直是如雷贯耳,锻骨境之中,能胜过他的绝不超过一掌之数,这其中甚至包括了铁氏的精英子弟。

    若能招至麾下,好生培养,打磨一番,将来必能独挡一面。

    “嘿嘿!”

    刺蛇一手捂着胸口,紧缩肌肉,封闭了伤口,瞬间血流停止。以他锻骨境的修为,对全身肌肉的掌控已达炉火纯青之地,控制着肌肉封闭伤口,以达到止血目的,对他而言只是小菜一碟。

    伤口好治,面前的黑衣人难敌。刚才一交手,他就感觉到对方实力强悍,剑上蕴含的力量沛然难当,一剑就刺破他的胸口,伤了他的肺叶。

    他看的出来,这名黑衣人是真心招降自己,只是这种逼迫式的招降,深深的搓伤了刺蛇的自傲,让他难以接受。

    刺蛇冷笑一声,看到黑衣人没有出手攻击自己,他也乐的拖延时间。

    刺蛇身受重伤,战力损失七成,另一边的铁战也不好过。他的实力本就弱了刺蛇一筹,在洗髓境黑衣人的威胁下,束手束脚,被两名锻骨境的黑衣人杀的步步后退,险象环生,稍不留心,就被对方在肩膀上划出一道伤口,血流不止,瞬间染红的衣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