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三级蛮兽区域时,已经下午了,再往前走很有可能遇到蛮兽。等到天黑后,绝望森林就是蛮兽的天下,许多在夜间活动的蛮兽就会出来觅食,一旦遭遇,绝对是件要人命的事情。

    绝望森林之中,白天的时候都是一片阴沉,昏暗无比,等到了晚上就更加漆黑,伸手不见五指,什么都看不清,如何能是蛮兽的对手。

    遇到单独行动的蛮兽,打不过还能逃跑,若是遇到成群结队的蛮兽,尤其是飞行蛮兽,被四面八方包围起来,就等于下了死亡通知书。

    队伍之中还有一个心存诡计的铁浮屠,内忧外患,不得不让人提起十二分戒备之心。

    “最多一个时辰天就要黑了,不能再赶路了,万一遇到蛮兽,即使斩杀了事,也都精疲力竭,若是晚上再遭遇蛮兽,咱们连逃的力气都没有。我看这里挺不错,刚出了二级蛮兽区域,就算有蛮兽出现,实力也不会太强,凭咱们的实力足以应对。我提议,今天就在这里宿吧,等到明天再走。”

    说话的是铁战,众人闻言齐声赞同。只有一个铁浮屠欲言又止,看到所有人的反应,话到嘴边,没有说出口。

    “铁兄有话要说吗?”

    这时候,陈铮恰好行功完毕,真气导入丹田,忽然发现铁浮屠神色有异,出口问道。

    铁浮屠连忙摇了摇头,道:“没有,只是担心铁狮,自上次分别,已经两天没有音讯了。二级区域时,还能看到他留下的标记,可出了二级区域,标记就没有了。”

    铁战闻言,低头思索片刻,开口安慰道:“三级区域不比二级,铁狮说不定走的是另一个方向。再者,我们从二级区域过来时,没有见到打斗痕迹,铁狮一定没事的。”

    “希望如此吧!”

    铁浮屠脸上挂着浓浓的担忧,朝四周打量着,似乎没有任何的发现,脸上的担忧越发浓了。

    “我收集了关于端阳花的所有信息,作了张地图,上面标注着端阳花的大概位置。如今地图还在铁狮身上,若是铁狮出了变故,咱们只能跟没头的苍蝇瞎撞了。三级蛮兽区域何其庞大,猴年马月才能找到端阳花。”

    铁浮屠说出了另一个隐忧,众人闻言,默不作声。

    还是陈铮想的多一点,开口相询:“地图是你画的,你就没记住端阳花大概的方向?只要有方向,咱们就一定能找到。”

    “大概的方向倒是有,但我也不确定什么地方会有端阳花,所以在地图上标注了好几处。”

    “没关系,咱们每个地方都去找一遍,总能找到的。”

    “若是相距短的话,倒是没问题,就怕标注的地方南辕北辙,难道咱们要找遍整个三级蛮兽的区域?若是这样,我可不奉陪,要找你们去找。”

    刺蛇忽然开口说道。

    别看一行人都有锻骨境的修为,但在三级区域仍然有无法面对的危险。刺蛇的话说到众人心头上了,地图上的标注若相隔太远,这次行动只能半途而废了。

    铁浮屠给的报酬的确很吸引人,可能在场的所有人除了流枫御之外,错过这次就再没机会得到一方的金脂膏,但相比起自家的性命,一方金脂膏还不值得他们冒险。

    “刺蛇的话也是我想说的,地图标注的地方相隔太远,我也退出。”

    陈铮紧随着刺蛇的话开口说道,微垂着的头,头皮披散,正好遮住了他的眼晴,没让人看到他眼中一闪而逝的血光。

    他说出这番话,并不是真的要退出,而是要逼一逼铁浮屠。已经进入三级蛮兽区域,铁浮屠若真的有阴谋算计,也该快要暴露了。

    “不远,不远!”铁浮屠连忙摆着手解释起来,生怕众人退出,急声说道:“端阳花生长的环境太苛刻吧,必须是极限蕴孕一缕极阳气息的地方才能生长出来。这种地方在三级蛮兽区域不多。我的地图上标注的地方相隔距离绝不超出一百里。”

    “既然相隔不远,咱们就陪你一走遭!”

    陈铮的话让铁浮屠惊喜不已,不断向着他拱手作揖,感激道:“多谢鬼刀阁下相助,等返回铁山城,我一定重重答谢!”

    铁浮屠的话打消了众人的担忧,一夜无话。

    第二天,天色昏沉,铅云遮天,淡雾笼罩森林。

    绝望森林中过夜,并不是好的经历,一夜提心掉胆,好在老天爷照顾,没有发生任何意外。

    尽管休息了一晚上,众人依然精神不济。绝望森林中无处不在的压迫力,就要在身上披了一件千斤重的铁衣,压迫力从外而内。任谁在晚上休息的时候,身上压着一千斤的重量都不会舒服。尤其是,三级区域的压迫力远远不是千斤重担所能形容的。

    清理了昨夜的痕迹,五个人前后左右相互戒备着,向着三级蛮兽区域深处走去。

    行行复行行,大约快到中午时,走在最前面的铁浮屠忽然惊叫道:“这里有铁狮留下的标记,他昨晚曾在这里宿营。”

    听到铁浮屠的话,陈铮沉思着说道:“铁狮若在这里过夜,说明他与咱们相距并不远。咱们速度快一点,说不定能在天黑前追上铁狮。”

    陈铮的话刚说完,铁浮屠立马摇头拒绝道:“不用急着赶路,咱们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有铁狮在前面为咱们开路,可以让咱们省去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铁狮是铁浮屠的人,他都不在乎铁狮遇到危险,有人在前面开路,众人高兴还来不及呢。铁狮曾在这里过夜,说明这里没有危险。

    大约半个时辰后,众人沿着铁狮留下的标记向前赶路。

    行了二十多里,陈铮忽然停了下来,鼻子微微耸动着,脸上闪过一道异色,一把拽住流枫御,小声问道:“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

    “这里蛮兽粪便的味道,就只有草木与尸首腐烂的味道,还能有什么味道。”

    流枫御莫名其妙的看着陈铮,一副少见多怪的样子,甩脱陈铮手掌,没好气的说道:“快走吧,别被前面的人给甩丢了。”

    “你再闻闻?”

    看到陈铮不似开玩笑,流枫御耸起鼻子,好像小狗一样四处嗅闻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