蛮荒世界的气候炎热,虽然骑着角马,但被太阳爆晒一天后,终于来到猛虎岭,众人已是喉咙里干渴得直冒青烟。

    “前面三十里就是绝望森林,咱们今夜就在这里宿营。铁荆去寻找水源,铁棘侦察四周,再找个藏的住风的地方,以便安营。”

    铁浮屠颇有点的大将之气,指挥着属下,开始安营扎寨。

    “不要忘了寻找驱香草!”

    看到铁棘走远,铁浮屠忽然高声大喊着提醒道。

    从安营扎寨就能看出众人的心理,铁浮屠与众多属下的营地扎在一块,铁战与刺蛇两人挨在一起,陈铮与流枫御挨在一起,三方相隔十几米,谁都不影响谁。

    下了马后,陈铮感到口干舌燥,一天急弛,他的水袋早就空了。此刻身体疲乏,双条腿好像灌了铅,又沉又麻,骑在马背上时间太久,气血运行不畅。

    “还有水吗?”陈铮开口问道。

    流枫御白了他一眼,拍拍角马身上的水囊,里面传出“咕噜”的水声,流枫御露出一副爱莫能助的表情,解下水囊三五口把里面的水喝光后,把囊扔向陈铮,叫道:“你若渴的不行,就自己找水源去吧,顺利帮我把水囊注满!”

    “靠!”

    陈铮接过水囊,头也不回的去寻找水源。

    距离绝望森林只有不到三十里,绝望森林的环境已经能影响到这里,森林边缘许多一级蛮兽有时候也会冲出来,在附近游荡觅食,所以水源很好寻找。

    若说绝望森林有一个好处,就是从不缺吃食。以众人的实力,猎杀一头蛮兽轻而易举。有了水,有了食物,这一晚算是安顿下来了。

    急弛一天,众人无心说话,各自回到营地。

    当初约定,陈铮十连胜得到神兵利器,流枫御就会以十块血精交换。铁浮屠很讲信用,出了铁山城,借陈铮之手送给流枫御一口上品剑器。

    陈铮得了十块血精,这段时间每日运起化血功,吸噬血精中的精气,修为精进迅速,皮肉境彻底稳固,自然而然的进入易筋境,开始粹炼周身筋膜,整劲化力。

    左腿前躬,右腿呈马步型,收腹沉腰,双手虚托,腹部一涨一缩,如长鲸吸水,陈铮这一口气息绵绵不绝的吞入腹中,腹腔中响起雷鸣般的爆响声,好像放鞭炮一样。

    这一口气混合着气血开始过转全身,吐故纳新,新气换旧气,直到这一口气竭,陈铮缓缓吐出体内的废气。一道气箭穿破了空气,喷出一米之外。

    随着气息转变,双脚脚趾慢慢紧紧扣向地面,膝盖松开,劲力贯通全身皮肉,不断震动着,开始粹炼皮肉。

    沉腰鼓腹,腹腔中的雷鸣声渐弱,直到消失,然后松开脚趾,崩紧大腿,抖直大筋,缓缓起腰,劲力收于雪山之中,这便伏劲。

    无名功法第一个动作完成,陈铮收腿,内敛气血,而后右腿搭在左膝,左掌置于小腹,左三圈右三圈揉按腹部,活血散气,并不断纠正自己的姿势,右掌高举过头,如虚空托起重物。后腰下沉,劲力由雪山发出,过气血,串联所有肌肉。

    嗡!

    当肌肉形成一个整体,全身崩紧,体内忽然传出一声轻响,大筋被震动,开始颤动。一丝丝,一缕缕的气血渗入血肉之中,气血与劲力之间产生一股斥力,使的劲力移向大筋,与大筋合一,传递向全身。

    劲力弹动大筋,发出嘣嘣的弓弦声,陈铮缓慢调整着姿势,让自己身体更加稳定,好似钉在地面上。

    双眼平视前方,眼前豁然开朗。单腿站立,似登高远。随着吸呼一起一伏,气血通达全身,洗刷着血肉。借助气血与劲力之间的斥力,陈铮缓缓调动气血遥控劲力,不断崩弹大筋。

    嘣!

    第一次大筋弹动,发出轻微的声响,一股麻感传遍全身。

    静心感受身体的变化,发觉小脚肌肉震颤,由脚掌心生出一股劲儿通过腿筋渐渐上冲,这股劲儿带动全身开始震颤,全身的劲力拧成一股,并且越拧越紧。就像弓手拉弦,使出的劲力越大,弓弦崩的越紧。

    陈铮感觉到全身的筋开始抽搐,好似要崩断了。

    陈铮明显感觉到体内气血受到刺激,加速循环。气血运行过程,好似带有弱电,所过之处隐隐有一丝刺痛感。这股弱电渗入大筋之中,不断刺激着大筋,使的大筋更具韧性,身体的柔韧性得到提高。

    滋滋滋……

    就像是电流在流窜,而全身的筋就是导线,电流沿着筋在流遍全身,陈铮的身体微微颤动起来。

    直到这股弱电消耗完毕,陈铮动作陡然一变,摆出第三个动作,每一个动作都有不同的功效。催动气血,粹炼皮肉筋膜。

    直到大筋与劲力完全合二为一,易筋这一境界就算圆满了。

    劲力为虚,而筋为实,两者合二为一,使筋中带劲,必须借助气血与劲力不相容而产生的排斥力,不断压迫劲力。

    这个过程消耗大量的气血,若非皮肉境圆满,能够承载更加浑雄的气血,根本无法完成易筋这一步的修行。

    不过,陈铮底蕴深厚,对气血的操控已达炉火纯青,气血蕴含的能量庞大无比,易筋境的修行事半功倍。气血与劲力排斥,无形之力与筋健磨擦,一股股弱电产生,并开始粹炼强化全身各处的大筋。

    随着筋健强化,全身劲力拧为一股,贯通全身,催动更加庞大的气血能量,陈铮的身体就在这个过程中不断强化,越来越强壮。

    一夜无话,等到天亮,众人从营帐中走出。

    “咦,铁狮子哪去了?”

    铁战看到队伍中少了一个人,惊讶地向铁浮屠询问起来。

    铁狮子是铁浮屠的手下,众人在铁山城外时就知道。从铁山城外到绝望森林,一种上铁狮候对铁浮屠形影不离,如今忽然消失,难免引起众人注意。

    “今天就要进入绝望森林了,我派铁狮提前出发,给咱们在前面探路。”

    绝望森林危机重重,一级蛮兽的实力对众人而言微不足道,但不等于就没有危险性。派一个人在前面探路,也是应有之举。

    团体行动,派一名斥候沿途侦察,这是最起码的素质,铁战与刺蛇并没有疑义。

    但对铁浮屠产生戒备的陈铮与流枫御,二人心照不宣的互视一眼。

    “铁狮子悄无声息的消失,绝不止是为众人在前面开路侦察这么简单。”

    陈铮低着头,眼中闪过一道血光,暗中思索起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