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玉门显化于心海之中,镇压心神,一道灵光绽放,照遍周身内外,陈铮的心神为之清明,立即意识到自己可能着了铁浮屠的道了。

    脑子里回放着与铁浮屠见面的整个过程,一切都很正常,没有发现任何的疑点。

    “难道铁浮屠也精通离情七乱之法?”

    魔道八派之一的离情七乱派,最善长玩弄人心,惑乱心神。做为黄泉魔宗弟子,对于同为魔道宗派的离情七乱派,陈铮知道这个宗派不少的秘闻。

    《离神宝典》修炼到大成,可在瞬息之间就灭人神魂,夺人心智;七乱大法更是一门诡异难测的魔功,直接入侵心神,鸠占鹊巢,乱人纲常,比之夺舍之法阴毒百倍。

    想到离情七乱派的诡异阴毒,陈铮脸色微微一变。不是只有离情七乱派的功法能够迷惑人心,据他所知,六欲合欢宗也极善迷魂乱心之法,以色诱人。陈铮想的更深一层,铁浮屠不需会这些功法,只有一种迷神乱心的迷幻药,就能让自己在不知不觉着了道。

    “也不知流枫御是否有所察察?”

    这一切都只是陈铮猜想,他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铁浮屠对他使了迷乱心神的手段,只能将这个怀疑放在心中,对铁浮屠提高戒备。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就到了双方约定的汇合之时。

    出了铁山城,远远的看到铁浮屠一行人。有三个熟人,铁狮子,铁战,刺蛇,都与他交过手。陈铮看到他们的时候,铁浮屠一行也看到他了。

    铁浮屠换了一身装束,额头束一根金箍,头发披散在肩。橙红的硬甲外面罩着一件天蚕丝织就的轻衫,硬甲里面套着麻布衣,脚下是一双高腰皮靴,鞋尖包着一层铁皮,鞋底同样衬着铁层,上面焊着密密布布的铁钉。

    相隔七八米完,铁浮屠一脸欢喜的迎上来,冲着流枫御拱手抱拳道:“没想到流枫公子也来了,铁某荣幸之至!”

    流枫御很敷衍的拱了拱手,没有说话。反而是陈铮不断打量着铁浮屠。经人换了一身装束,倒也有一股子豪迈之气。

    “这三位不用介绍了,鬼刀阁下都认识。咱们还是趁早启程,争取天黑前到达猛虎岭。”

    话说,蛮荒世界夜晚赶路绝对不是个好选择,这里的夜晚是蛮兽的世界,各种虫蛇蚁蝇,鬼袅夜蝠,防不胜防。说不定到了第二天早上,就变成了一具尸体。

    铁浮屠冲着几名属下招了招手,数匹角马被牵了过来。这些角马与大离世界的马匹长相类似,但四蹄生长着鳞甲,额头中间长着一个凸起的硬皮,好似一支角,故尔有角马之称。

    角马体力充沛,爆发力强悍,而且性情温和,是真正的千里马。

    陈铮翻身上马,双腿微微一夹马腹,角马立刻会意,迈开四蹄前行。陈铮的双腿再加重些力道,角马小跑起来。

    手中缰绳抖动,在角马左脸稍微一碰,便向右拐个弯儿,奋起前蹄,开始加速。

    一路烟尖,角马快速奔弛起来,一柱香后,铁山城被远远的甩开,变成一个黑点。

    铁浮屠带的属下在前面开路,随后是紧跟的是铁浮屠,铁狮子,铁战,刺蛇三人左右拱卫,陈铮与流枫御垫后。

    前后相隔十几米,一路急弛向绝望森林。

    流枫御也不知用什么方法与金翅大鹏雕勾通,从铁山城出来后,他就没见金翅大鹏雕的踪影。

    “这一路小心点儿,铁浮屠这个人不太可靠。”

    流枫御甩了甩缰绳,座下角马与陈铮相隔一米,突然开口向陈铮提醒道。

    “你有什么发现?”

    陈铮诧异的看向流枫御,没想到不光自己对铁浮屠心存怀疑,流枫御也发现了端倪。

    “昨天你的表现太差劲了,这可不是你平常的作风。”

    听到流枫御的话,陈铮的脸上露出一丝尴尬。嘴上却说道:“你见过我平常的作风?说的好像跟真的一样,我早就知道铁浮屠有问题,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昨天刚与铁浮屠见面时就发现了,他房间里的灯盒里装着的是惑心兽的油脂,以为我认不出来呢!”

    “惑心兽的油脂?”

    陈铮恍然大悟,难怪他一直找不出原因,没想到铁浮屠在这里动了手脚。

    惑心兽的脂肪熬炼成油,点燃的无味无烟,一般情况下根本发现不了。至少陈铮无心之下,没有发觉任何异常,也不知流枫御是怎么察觉到的。

    “嘿,我与小金心意相通,任他铁浮屠心如狡狐,也不过是一个小丑而已。”

    看着流枫御得意洋洋的样子,陈铮忽然恼羞成怒,叫道:“你早就知道铁浮屠在房间里做了手脚,却眼睁睁看着我失态,倒底是什么居心?”

    流枫御冲着他挥了挥手,不以为然的说道:“我若提配你,不就被铁浮屠这个狐狸发现了嘛!再者,你也没有任何损失,还平白得了一门功法呢!”

    流枫御不提这件事,陈铮还能当他是兄弟;他提起这件事,陈铮的气就不打一处来。明知道自己被坑,流枫御不提醒也就罢了,从角斗场出来后,一路冷嘲热讽,还作出一副煞有介事的样子,跟他“人情”来,“人情”去的埋怨了一大通,搞的陈铮内疚与自责不已,丢人之极。

    “你能看出铁浮屠真的走火入魔了吗?”

    即然察觉了铁浮屠心怀不诡,陈铮对铁浮屠所说的进入绝望森林采摘端阳花,也开始怀疑起来。

    “洗髓境对自身的气血控制如意,若非刻意显露,凭我的修为怎么能看的出来,你真当我是神仙呢!再说,你怕什么,有小金在,就算遇到四级蛮兽,咱们也能从容退走。”

    流枫御毫不把铁浮屠放在心上,挥舞着马鞭在角马身上狠狠一抽,角马猛的爆发,瞬间把陈铮甩出十几米外。

    陈铮闻言不在说话,驾驭角马追了上去。

    流枫御说的没错,有金翅大鹏雕在暗中守护,就算铁浮屠有什么阴谋算计,他二人都立于不败之地。最差的结果,也不过是在绝望森林来个数日游。

    昼行夜伏,一行人只花了四天时间就到了绝望森林边缘。

    重归故地,陈铮的心情大不一样。虽然铁浮屠心怀诡计,但他也认识了一个好朋友。流枫御表面上像一个没心没肺的公子哥,但内中有秀,心如明镜,长着七巧玲珑心,什么事都逃不过他的眼睛。或许是有着金翅大鹏雕,令他身有所仗,对很多事情表露出一副很不在意的样子。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