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铮第一次听说端阳花,但也从流枫御与铁浮屠的谈话得知,这是一种极为珍贵的灵花,尤在金脂膏之上。而且采摘此花非常危险,很有可能惊动了四级蛮兽。

    他可是见过四级蛮兽的威势的,绝非自己所能抵抗。

    想到这里,陈铮心中生出退缩之意,还没等他开口说话,流枫御就代他作出了决定。心中顿生一丝不满,瞪向流枫御,恰好流枫御也向他看过来。

    见陈铮面带不愉,连忙伸出一根指头朝上指了指,陈铮瞬间会意。不过,一方金脂膏珍贵,但不足以让他冒险。

    忽然,陈铮心中一连迷糊,脑子一热,一缕思绪被勾动,脱口说道:“一方金脂膏不够,我还要一门完整的修炼功法,从皮肉境到洗髓境。铁朋友身为铁氏族人,一门功法想必不会放在心上吧。”

    法不可轻传,就算铁氏拥有的功法浩如繁星,也不可能轻易就传给了外人,陈铮这个要求太离谱了。

    “不可能……”

    铁浮屠的话刚出口,流枫御突然打断他,说道:“我们愿意拿十连胜的奖励换取一门功法。”

    “流枫公子也缺修行功法吗?”

    铁浮屠露出一丝苦笑,看陈铮架式,若不答应他,这次交易就算黄了。

    “罢了,一门功法而已,我现在就能拿出来!”

    比起自己的前途,一门功法微不足道,他也不可能拿出一流功法来交易。反正陈铮没说要什么品级的功法,随便一本三流功法即可。

    以铁浮屠的底蕴,收录的功法也不少,他培养手下武者的功法就很不错。二话不说,把门口的手下叫进来,让他掏出一张软皮纸,递给了陈铮。

    不要问铁浮屠的手下为什么会随身带着秘芨,反正人家就带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陈铮终于得到了功法。

    双方达成交易,陈铮二人与铁浮屠约定了前往绝望森林的时间,然后告辞离开。

    “主人,法不可转传,为何把修炼功法交给此人?”

    虽然功法是铁浮屠传于他的,但就这么交给一个外人,他心里很不痛快。想当年,他为了一门修行功法,费尽心机,最后拜入铁浮屠门下,才如愿以偿。

    陈铮得来的太容易,让他心里极不平衡。

    “你不明白的!“

    铁浮屠无意向手下解释,也用不着解释,他心中自有谋算。只是他的手下看到陈铮轻易得到一门功法,心里不平衡之极,堵气般的说道:”主人太大方了!“

    ”一门普通的功法而已,连三流都算不上,相对于端阳花,你觉得哪个重要?”

    “自然是端阳花!”

    此人瓮声瓮气的说道,“有了端阳花,主人就可以中和体内阴火,激发战气。”

    “你能明白这个道理就好,好好修炼,等你突破了锻骨境,主人我传你一门一流功法。”

    “多谢主人栽培!”这人得了铁浮屠的应诺,观喜跪在地上磕了一头。

    挥退了手下,铁浮屠的扭头,看向墙角悬挂的油灯。以蛮兽脂肪熬制的灯油,燃烧起来,没有一点烟气。

    看着明亮的灯光,铁浮屠嘴角悬起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喃喃自语道:“二十块血精才能买到一钱的惑心兽油脂,果然物有所值!”

    “嘿嘿,没想到钓到一条大鱼。铁蓝溪,这次你死定了!”

    告辞了铁浮屠,陈铮与流枫御返回客栈。一路上,流枫御对陈铮颇多不满。

    “你缺功法跟我说呀,开口要一门不入流的功法,太掉架了。我这里一流功法多的是,随便你挑。”

    陈铮摇摇头,道:“这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

    流枫御不屑的哼了一声,“不就是不想欠我人情吗,可铁浮屠付出一门功法,我不还得多多少少领他一分人情。你不愿意付出自己的人情,就拿我的人情送人吗?可你翻来覆去一遍,还是欠了我的人情!”

    陈铮当时也不知怎么回事,忽然想到自己正缺一门功法,便开口讨要了。如今听了流枫御的话,忽然感觉到有些不动劲,可又想不到哪里不对劲,蹙起眉头,苦思片刻,没觉的有什么问题。

    不管如何,总算得到一门完整的功法。暂时放下心中疑惑,回了客栈后陈铮颇不急待的把自己关进房间里,再不出来了。

    “果然是野人一个,没见过世面,一门不入流的功法而已,至于吗?”

    看到陈铮钻进房里不出来,流枫御撇了撇嘴,晚上烤烧都不准备叫他了。

    的确是一门不入流的功法,比之陈铮在绝望森林斩杀的土著得到的无名功法差远了。一张软皮上,只画了四个小人,每个小人一个动作,非常简单,一目了然。小人下面用炭笔做了批注。

    陈铮直接略过皮肉,易筋二境,看向锻骨境与洗髓境的功法。

    “唉,枉作小人,却是失了算计了!”

    锻骨境的功法比之白骨阴风诀以阴气粹骨的法门都远远不如,甚至不具有可比性。唯一的好处,就是给陈铮点明了锻骨与洗髓两者的奥妙,让他对劲力与气之间的关系有了一个全面而系统的认识。

    把皮纸随意丢下,陈铮再次运起无名功法,双脚不丁不八,曲腿前躬,双手向上虚托,开始催动气血,运转劲力,以劲力粹炼皮肉。

    以无名功法上的吐纳法门,调整呼吸节奏,气血催动间,一股热气由体内产生,随着气血运行,行遍全身上下。

    一呼一吸,一起一伏,气血在体内运行一遍,陈铮的动作陡然一变,左膝弯曲,右腿搭在左膝盖上,沉腰坐跨,劲力贯于后腰雪山。

    如此,催动气血再次走遍全身,换成第三个动作,连续五次动作,无名功法的五个动作完成,陈铮收敛气血,平复呼吸,盘膝坐在上,五心向上,开始闭目冥想。

    心分二用,一边观想白骨巨魔,并以心神勾通白玉门,镇压魔性,一连思考着今日的举动。

    接理说,以陈铮的理智,是不可能忽然向铁浮屠提要索要功法的。但他就是这么做了,经过流枫御一路的唠叨,埋怨,陈铮的理智回归。

    此刻,心神勾通白玉门,灵光普照,借助白骨巨魔的一丝神韵,陈铮心如明镜,再一次回忆今天发生的事,终于产生一丝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