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蛇是上一届角斗场的十连胜获得者,锻骨境圆满的修为,同境界之中,整个铁山城能胜过他的绝对不超过一巴掌之数。而这些能胜过他的人,其中有两人是铁氏部族的嫡系子弟,剩下的也都是身份尊贵,绝不可能来到角斗场参加搏斗。

    所以,打败了刺蛇后,陈铮就相当于预定了十连胜。其他人也都心如明镜,当一柱香的休息时间,陈铮再次走上擂台,等了许久,都没有人再上来挑战他的擂主之位。

    铛!

    铜钟敲响,陈铮孤零零一个人站在擂台上,目光扫向休息室,里面的挑战者没有一点动静。

    “挑战者请上擂,铜钟敲响一刻钟后,若是还没有人上擂,鬼刀将获得十连胜,并拿走十连胜的奖品,一件神兵利器。”

    轰!

    听到神兵利器这四个字,整个角斗室轰然炸响。陈铮的十连胜得来太容易了,就算是刺蛇,当初夺取十连胜,也是一场场的打下来,真正的连胜十场。据说得到十连胜后,刺蛇休养了一个多月,内外伤才得已痊愈。

    “十连胜,十连胜……”

    观众席上的众人激动的面红耳赤,举着手朝着擂台挥动起来,高声大吼着,声音如九天雷动,把整间角斗室的房顶都要掀翻了。

    “鬼刀!鬼刀!”

    “十连胜!十连胜!!”

    凡是压注在陈铮身的观众们,彻底疯狂了,陈铮提前八场夺得十连胜,代表着八倍赔率。压一块血石可以赢八块,这次果真发财了。

    上一次提前夺得十连胜是什么时候?相隔太久,众人都记不起来了。

    铛!!!

    铜钟突然敲响,连响三声,声音从角斗室传到外面,直接对外宣告,有人夺取了十连胜。

    “十连胜诞生了……”

    “挑战者弃权,鬼刀夺得十连胜,八倍赔率!”

    角斗场外,不知是谁吼了一句,彻底把人群引爆了,所有压注在陈铮身上的人都疯狂了。

    八倍赔率代表着什么,流连于角斗场的众人不会不明白。鬼刀只打了两场,剩下的挑战者全都弃权,提前夺得十连胜。

    “哈哈哈……,我压了五块血石,一下子翻八倍,四十块血石!”

    “呜呜呜……”突然有人蹲在地上,抱着头痛哭起来,悲泣中饱含着惊喜,激动中带着悲伤,令闻者伤心,听者落泪。

    “我压中了,我终于压中了……”

    许多赌徒看到此人蹲在地上痛哭流涕的样子,心有凄凄然,生出一丝同病相联的感受。

    “老高连输十八把,终于翻身了!”

    “八倍赔率,老高压了多少?”

    其中一个伸出两个巴掌,所有人猛吸一口冷气,目光骇然的望向老高,被老高的疯狂的举动的彻底吓呆了。

    十块血石是个什么概念?

    陈铮历经艰险,险死还生,斩杀了一只三级蛮兽天蜈,最后才卖了三十块血石;角斗场中冒着非死即伤的危险,打一场才能到十块血石;四级蛮兽巨鹰的一只爪子也只卖到十块血石。

    四级蛮兽代表着什么?超越了洗髓境,只有激发了战气的战将才能斩杀掉。

    “压这么多?”

    “老高不想活了吗?”

    一场十连胜,牵扯了上千人的命运。能让一位走在绝路的人瞬间踏上金光大道,也能让一个人彻底坠入深渊。

    陈铮脸上无悲无喜,好像夺得十连胜的人并不是自己,就连即将到手的神兵利器都不能引起他丝毫地兴奋。

    陈铮从擂台上走下,正准备跟流枫御汇合,突然出现一个人把他拦住,恭敬的说道:“鬼刀阁下,我家主人有请!”

    这人的态度看似恭敬,实则倨傲无比,陈铮却从他的话语中听出了一丝不容拒绝的口气。

    陈铮心中顿生不悦,皱起了眉头,眼中闪过一道血色。恰在此时,流枫御从休息室中走出,看到陈铮后,手舞足蹈地冲到他跟前,用力的拍打着他的肩膀,兴奋地叫道:“兄弟,我果然没有看错你!”

    流枫御一手插腰,一手搭在陈铮的肩膀上,昂着头志得意满,哈哈大笑起来。

    激动过后,目光瞥向陈铮身边的陌生人,口气极冲的置问道:“喂,你是谁呀?我们的神兵利器呢?”

    “我家主人已等候多时,阁下请吧!”

    此人瞥了一眼流枫御,彻底把他无视。

    “你是谁呀?”

    流枫御何时被人这么无视过,顿时露出恼怒之色,指着他的鼻子叫道:“说话这么横,我倒要看看你家主人是何方神圣,这么没有家教!”

    说罢,丝毫不理此人羞怒的脸色,冲进一间休息室中。

    “休要冲撞了我家主人!”

    看到流枫御冲进休息室,此人脸色大变,一步跨出,瞬间拦住流枫御。

    这是一间很宽敞的休息室,布置豪华,室内放着一张木榻,榻上铺着雪白的软皮,皮毛柔顺光亮,一看就知不是凡品。

    一位头戴獭皮帽的中年人,看到流枫御闯进来,先是脸色一变,而后瞬间从榻上跳下来,对着手下猛一挥手,沉声道:“你先出去!”

    “是!”

    刚才还一副倨傲神色,瞬间变的卑躬屈膝,一言不发的退出休息室。

    “下人不懂事,冲撞了流枫公子,还请公子大人不记小人过!”

    听到中年人的话,流枫御眼光寒光一闪而逝,诧异的盯着此人,问道:“你认得我?”

    中年人哈哈一笑,露出一丝谦恭之色,道:“鼎鼎大名的十二氏族流枫氏,在下若是认不出来,这对招子就该废了。”

    流枫御嘴角向上一挑,打量着面前的中年人。

    天蚕丝织就的绵衣,低调而奢华,头戴一顶二级蛮兽海獭皮制的帽子,笑呵呵的样子,好像一个富足的员外。

    “你是铁氏族人?”

    蛮荒世界部族之间,有一套秘法可以互相辨别对方的身份。两人都察觉到对方身上暗蕴的一丝晦涩气息。

    流枫御目光紧盯着此人,忽然说道:“这次擂台战是你在背后操作的吧?”

    能够拿出一件神兵利器的人,绝非一般人,若是铁氏族人就说的通了。铁山部族的冶铁技术不敢说冠绝蛮荒,但足以列入前十。做为铁山部的统治者,区区一件神兵利器,对铁氏而言算不得珍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