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铮也被对方的强绝腿劲压的身体向下一沉,差点跪倒在地面。脚掌在擂台上用力一跺,飞身而起。腾空而起,双臂用力挥舞,双掌作刀,抢先向刺蛇急速斩去。

    掌刀划破空气,发出滋滋的尖啸声,一击重于一击,一击快于一击。

    刺蛇才站稳,就迎来了陈铮疾风骤雨般的攻击。

    此刻抢先出手,双掌化双刀,纵横劈砍。偶尔反手一击,化为鬼爪手,抓向刺蛇胸前各处要害。

    嗤!嗤!!

    肉掌化刀,比之刀剑更加凶险,陈铮以掌代刀,使出化血刀法,挥出层层刀网罩向刺蛇。

    刺蛇双臂抽曲,真如两条蛇般,不断封挡陈铮的攻势。防守之际仍然不忘反击,看似步步后退,实际不落下风。

    双方你来我往,以快打快。

    只见陈铮竖掌为刀,刀劲呼啸来去,纵横左右,斩在刺蛇的手臂腿上,发出嘭嘭的声响,好似放炮般,让人眼花潦乱。

    观众席众人直看的胆战心惊,眼皮都不敢动一下,生怕眨眼之间,擂台上就分出胜负,错过了最精采的一幕。

    刺蛇看似不断后退,但无论防守还是反击,都极有章法。尤其他的腿法之凌厉,就连陈铮都甘拜下风,不敢有一点轻忽大意。

    坐在观众席上的戴獭皮帽的中年人,两眼放光,嘴里喃喃自语,也不知在念叨什么。

    嘭!

    刺蛇的身体忽然向后仰倒,硬生生受到陈铮一记掌刀,借势腾空而起,一个后空翻,拉开了与陈铮的距离,脚尖在地面一点,腾空飞踢三连腿,腿如钢鞭,快如闪电,空气被踢爆,发出“轰轰轰”的爆鸣声。

    连环三腿踢出,刺蛇稳稳落地,胸口起伏不定。显然,如此强绝的三环连踢,对他的体力消耗严重。刺蛇立地平缓散乱的气息,眼神明亮的盯着陈铮,终于瓣回一局。

    这是他有史以为打的最艰难一战,陈铮刀法诡异,劲气凌厉。尤其双方气血相冲之际,从陈铮处传来一股阴森冰寒的气息,让他极其别扭。

    这股气息非常非常地讨厌,专门针对气血,而且具有强烈地腐蚀作用,他能明显感觉到气血消耗比以往与敌对战时快了两三倍。

    陈铮第一次攻击,这股阴森冰寒的气息都会打断他的节奏,若非如此,也不会被陈铮压着打了这么久才终于反击成功。

    刺蛇心中明白,若无克制对方气血中的阴森气息之方法,久战之下,自己必输无疑。

    陈铮出掌如抽刀,周身劲力凝于掌锋,如同一口神刀,猛地一口大气吸入胸腔,而后化身炮弹冲向刺蛇,绝不给他喘息调息的时间。对方腿功了得,没有泣血刀在手,陈铮实力大打折扣,久战非他所愿。

    “小心了!”

    一声大吼,掌刀顺势而斩,劲力凝如实质,在半空中划出一道实质弧光,化作半月斩,朝着刺蛇的脑门一刀斩落而下。

    “果然精采,竟然化掌为刀,这个鬼刀一定是个刀法高手。没想到今日遇到如此刀法高手,这一次做庄终于有了收获。”

    戴獭皮帽的中年人看着擂台上奋力搏杀的陈铮与刺蛇,目放异彩。遥想当年的自己,在这般年龄时,是绝对比不上这二人的。

    他这次花了极大地代价摆下擂台,就是为了吸引到真正的高手。

    陈铮凌厉无敌的一刀无功,身体迅速后退。虽然没有达到目的,但也在意料之中。

    刺蛇抓住陈铮后退的机会,弓步前冲,双腿如钢鞘,抽打向陈铮,腿鞭甩在空气上,发出轰轰的震响声,不断踢向陈铮胸,肩,头等要害,腿腿致命,好似与陈铮有不共戴天之仇。

    刺蛇在擂台地上使出连环杀招,腿影如鞭,化作一道道残影,杀的四方辟易,鬼神难挡。观众席顿时传来一阵阵喝采声,全都激动的脸色通红,发疯一般的嘶吼着。

    刺蛇的连环腿攻的凌厉,陈铮退的从容。

    二人棋鼓相当,将遇良才,杀的难解难分。刚开始,陈铮占据上风,杀的刺蛇步步后退;如今,刺蛇转守为攻,攻势丝毫不弱于陈铮。

    观众看的如痴如醉,这般高水准的擂台搏杀,他们已经很久都没经历过了,只是看着就觉得浑身直冒冷汗,为台上二人捏了一把汗。

    这般凌厉的攻击,稍有不慎,非死即伤。

    休息室中的挑战者们,听到外面的动静,忍不住出来观战,看到二人激战后,脸色变的难看之极。好几个人的目光中透出震惊之色,心中如打破了五味瓶,诸般滋味涌现,被擂台上的惨烈搏杀吓到了。

    “好厉害,要我上去,可能一招就被打死了。”

    “这一战就能决出十连胜了,其他人没机会了。”

    众多挑战者已经没有勇气再上擂台了,无论是陈铮还是刺蛇,表现出来的实力,冠绝锻骨境,洗髓境以下,几乎难逢敌手了。

    别看刺蛇攻势如潮,杀的陈铮步步后退,但他心里有苦自知,陈铮气血中蕴含的讨厌的气息,让他难受无比,每一次攻击,气血消耗都是以往的两三倍。这般攻击下去,对方未败,他自己就要因气血耗枯而先倒在擂台上了。

    看着在自己连环杀招之下从容避退的陈铮,刺蛇脸上变的难看无比。论搏杀经验,修炼水准,陈铮并不比他强过多少,但从对方气血中渗出的阴森气息,以及对方的身法,以让陈铮立于不败之地。

    面对刺蛇快如闪电的连环腿,陈铮一退再退,已经退到擂台边缘,再无后退余地。眼看就要落下擂台,陈铮奋力余力,鼓荡气血,一道殷红血光腾升,以掌为刀,使出了“血洗天下”这门绝招。

    整个人如妖似魔,血浪环绕周身,向刺蛇扑了过去。

    阴森冰寒的气息封冻向整个擂台,刺蛇脸色猛然大变,这血浪绝让他感觉到一股死亡危机,急忙抽身后退。

    嘭!

    掌刀刺蛇的肩膀,好似一块铁石头,陈铮的掌骨传来一股钻心般地巨痛。

    刺蛇更不好受,肩膀火辣辣的,陈铮的掌刀凌厉至极,差点斩断他的臂膀。阴森的气息沿着肩膀渗入体内,让他半边身体僵直起来。只是一场雷台搏斗而已,又不是没有得过十连胜,刺蛇忽然举起一支胳膊,冲裁判大声叫道:“这局我认输!”

    “靠!”

    观众席上瞬间传来整齐的叫骂声。

    “玛比德,正看到高(gao)潮的时候,你竟然认输了,信不信老子弄死你!”

    “继续打,继续打!不打就把老子的血石退回来……”

    陈铮也没想到刺蛇会忽然认输,惊讶的看着刺蛇。

    “你的功法太诡异了,再打下去,我也赢不了,不如直接认输。等我找到克制你功法中阴寒气息的时候,我要再跟你打一场!”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