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

    一道凌厉的劲力破空而来,铁铁脸色大变,根本来不及反应就感觉到肩膀传来一阵巨痛。一阵火辣辣的剧痛从肩膀传出,露出四道深可见骨的爪痕,血流如注,半连身体麻木,阴森冰寒的气息由伤口侵入体内,刹那间冰结了他的气血,身休变的僵直。

    嘭!

    眼睁睁的看着陈铮的手掌印在自己胸口,铁战奋力狂吼一声,身体被击的倒飞起来,从擂台上翻滚下去。

    陈铮一掌拍中铁战时,瞬间收回三份力道。

    铁战伤而未死,起身向陈铮拱手道:“多谢朋友手下留情!”说罢,转身离开擂台。

    有几分傲骨,不全是傲气冲天,目无余子的样子,陈铮倒是对他有些欣赏起来,是个不错的对手。

    “靠,假打的吧,这么快就分出了胜负?”

    “铁战也败了!”

    “老子刚燃起就结束了,快枪手吗?”

    铁战可是获得过九连胜的高手,是有实力争夺十连胜的。而今也被陈铮打败,难道陈铮真有夺取十连胜的机会?

    想到这里,人们瞬间激动起来,只觉得满天的血石落下,向雨点般砸在自己头上,这次要发财了。

    铁战实力之强,同境界之中,能胜过他的人,整个铁山城都找不出一指之数。如今面对陈铮却落下下风,所有人都认为,十连胜对于陈铮而言,已入囊中取物。许多人都决定,下一局开始,要在陈铮身上下重注了。

    先前,两人对轰一拳,直到现在陈铮的拳骨都隐隐作痛。接下来,再不能以拳头对敌,否则拳骨就要受伤了。

    打败了铁战,拳骨受了创伤,但不是没有好处。至少立威成功,许多挑战者都慑于陈铮凶悍,打起了退堂鼓。一柱香的时间未到,已有十几名挑战者提前认输。

    等到陈铮再次走上擂台,竟然没有一个挑战者出现。

    “搞什么嘛,要打就打,打不过就赶紧认输,我可是压了五十块血石呢!”

    “就是,没有人上台挑战,裁判就赶快宣布胜利。”

    观众席的人等不耐烦了,大声嚷嚷着让裁判宣布陈铮胜利。

    裁判也有些为难起来,等了半天不见有人上台挑战,开始催促道:“一柱香之内,若是没有人上台挑战,就算擂主守擂成功,直接获得十连胜。”

    听到裁判的话,没有压注的不乐意了,这不是平白给压注在陈铮身上的人送血石吗,不怕没有,就怕不均,看到别人轻而易举赢取大把的血石,没压注的心里不平衡了。

    “直接获得十连胜,不就等于只打了两场就能得到神兵利器,我上我也行!”

    “你行你上!”

    观众席众人羡慕的看着陈铮,小声议论起来。

    “我来!”

    “是刺蛇!”

    “刺蛇上擂挑战,鬼刀这次悬了。”

    话说,陈铮上擂前没有使用真名,给自己取了一个“鬼刀”的假名,倒也恰如其分。

    “刺蛇可是上一届的十连胜,鬼刀这次输定了。”

    随着刺蛇出现,观众席上轰然震动,好好菜市场般喧嚷起来。

    陈铮听在耳中,没想到突然出现的人竟是上届十连胜得主。让陈铮有些刮目相看,刺蛇的身体毫无起眼,相比陈铮要低了一个头,只到他的肩膀处。

    即没有高高鼓起的肌肉,也没迫人的气势,就像一个普通人。硬要说他有什么特点,就是刺蛇的皮肤并非如蛮荒世界的普通武者一样,呈现铁黑色,而是略带苍白,好似常年不见太阳的那种苍白。

    但陈铮丝毫不敢小觑此人,能得到十连胜,绝非易于之辈。

    “鬼刀?”

    就在陈铮打量这个对手时,刺蛇也在打量着他。以他的灵觉感应中,陈铮周身气息内敛至极点,没有一丁点外泄,说明对方对气血的拿捏已达到出神入化,对气血与劲力的控制已经达到随心所欲,收发自如之境。

    “我没有听说过你,你不是铁山城的人?”

    铁山城的锻骨境高手,刺蛇不说了如指掌,但也都听说过。最近,并没有新生的高手。陈铮的身形修长,甚至说是瘦弱,皮肤没有因磨炼体魄而变的粗糙,反而像一个养尊处优的公子哥。

    如此重视自己的保养,只有那些一生下来就衣食无忧的氏族公子。

    “是不是铁山城人氏有关系吗?或者说这里不许外地人夺取十连胜?”

    刺蛇面无表情的脸上露出一丝僵硬的笑容,语气平淡的说道:“很有自信,你确定可以得到十连胜?”

    “我一定会赢!”陈铮语气如铁,极为坚定的说道。

    “靠嘴说是赢不了的,只有打过才知道!”刺蛇说道。

    “那就打一场!”

    陈铮的话刚说完,踮步前冲,身如鬼魅,周身遍布劲力,竟然没有发出一丝破空声。好似真的变成了鬼魅,悄无声息的冲向刺蛇。

    面对刺蛇,陈铮不敢丝毫大意,瞬间激发鬼影无踪身法,按捺周身气血,近乎偷袭一般冲过去。每一步都先以脚尖落地,劲力贯透脚尖,瞬间冲到刺蛇跟前。

    刺蛇眼中冒出寒光,双腿如铁拐,交错摆动,弓腰曲膝,脚尖轻点擂台,猛的飞身而起,一记侧踢扫向陈铮的胸口。

    滋!

    陈铮五指成爪,施展出鬼爪手,在空气中划出十几道裂缝,如同钢爪般撕向刺蛇的小腿。

    鬼爪手包罗三爪两掌,反手为爪,覆手为掌,五指弯曲,又可化爪为拳。变化多端,诡异难测,配合陈铮的鬼影无踪身法,更显狠辣,令人防不胜防。

    面对陈铮凌厉的爪劲,刺蛇不敢有丝毫大意,运起全部力量,凌空一记侧踢,如山横扫,空气都被踢爆,发出轰隆隆的声音。

    陈铮眼中血光大盛,面对如山而来的强绝一腿,不仅没有后退,反而迎难而上。覆手化掌,以掌作刀,拢起胳膊,好似一柄大关刀辟向刺蛇的踢腿。

    嘭!

    刺蛇的的腿硬如钢柱,普通刀剑砍上去都难伤其分毫。但陈铮以手化刀,掌刀也利如刀剑,劲力透骨,气血鼓荡间,使出一记化血刀法。

    两者相击,发出一声震响。双方身体各自一震,刺蛇身体后倾,猛的一个倒空翻,落在地面,而后接连后退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