擂台搏斗,受空间限制,往往数招之间胜负已分。战狼的实力并不弱,能打败七连胜的铁狮子,锻骨境中已是难得的高手。但是很可惜,他遇到了陈铮。

    陈铮的武技,相对于蛮荒世界而言,太诡异,尤其他的气血中蕴含着浓郁的阴气,对蛮荒世界以气血为根基的武者来说,防不胜防。

    气血是武者的根本,察觉到自己的气血受到邪恶之力侵袭,很少有人会泰然处之。这一败,战狼心中很不服气的。

    “抬下去,好好安葬!”

    角斗室中维持秩序的一名管事,对周围的武者说道。

    不等几名武者走到身边,本以为被打死的战狼忽然举起手臂,高声叫道:“我还没死!”

    “靠,没有死?”

    “命真大!”

    管事狠狠瞪向战狼,冲着他怒吼起来:“没死你躺在地上干球呀,想躺尸回家去躺,玛德!”

    战狼揉着胸口,“噌”的一下从地上爬起来,看着擂台上的陈铮,露出一道凶狠的目光,噪音低沉地说道:“我会打败你的!”

    “我等着!”

    陈铮瞥了他一眼,表情冷酷的丢下一句话。

    打败了战狼,陈铮得到一柱香休息时间。

    时间很快过去,陈铮再次回到擂台,数招击败战狼,其余挑战者受到威慑,自知不敌,大部份的人都弃权认输。

    等了好一会儿,见没有人上台,陈铮眼眸中闪过一道血色,作出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目光环视诸方,极度不屑地挑衅道:“没人敢上来吗,看来这件神兵利器我是拿定了!”

    陈铮话音才落,一位赤胸大汉冲上擂台。一脸傲色的看着陈铮,瓮声瓮气说道:“打败战狼不算什么,铁山城不是你撒野的地方。你还是趁早认输,免的也落得跟战狼一样的下场。”

    观众席众人看着赤胸大汉上台,纷纷议论起来,已经有人认出这个赤胸大汉。

    “是铁战,上一次在擂台上获得了九连胜!”

    “据说是铁氏族人!”

    “屁,真要是铁氏族人,会混到到打擂台的地步?”

    “估计是与铁氏八杆子打不到一起的偏远支脉,在铁山城这种人多了去了。随便揪出一个姓铁的,祖宗八代都能与铁氏扯上关系。”

    听到铁战的话,陈铮顿时一阵无语,全无表情地打量着铁战,此人浑身肌肉呈现铁黑色,双目精光暴射,个头比战狼还高。此人气机内敛,丝毫不漏,对自己的气血拿捏已至出神入化之境,的确是个高手。

    陈铮存心借助擂台磨炼自己,像这样的高手多多益善,巴不得每一战都能遇到铁战这样的高手。

    铛!

    随着铜钟响起,陈铮目视铁战,冷声说道:“少废话,要打就打!”

    话未落,双脚踮步,身如巧燕掠水,一步窜出,鬼爪手撕裂了空气,森森爪劲直捣黄龙,向铁战扑去。

    他已见识过陈铮的爪功,无坚不催,催筋裂骨,战狼的实力至多弱他一线,竟被两三招打下擂台。

    战铁的眼力高明,搏杀经验丰富,知道战狼被打下擂台后并不是故意装死,而是眼前的对手打的闭了气,气血不畅。他看的分明,战狼起身离去时,脚步踉跄,气血浮虚,这是受了内伤。

    即便如此,铁战依然不惧,看到满天的爪影撕裂空气,向自己笼罩而来,大喝一声:“来的好!”

    双脚在擂台上用力一跺,发出一声巨响,整个擂台都摇晃起来,身影猛的消失,下一刻就出现在陈铮面前,一拳轰出,刚猛的拳劲轰向扑来的满天爪影。

    以手指与拳头对撞,就如拿鸡蛋碰石头,陈铮自然不会这么作,瞬间曲指成拳。

    “嘭!”

    两只拳头轰一起,双方各退一步。陈铮面露微诧,此人拳力不弱,劲力已经练到收发收心,只差最后一步就能贯通全身骨骼,迈入洗髓之境。

    锻骨境突破洗髓境有一个难关,便是劲力贯通脊背大椎,劲力由后腰雪山而生,然后通过脊背,拧成一条大龙,一拳轰出,力贯万钧。劲力渗入脊背之后,震荡骨髓,达到洗髓换血地目的。

    只是,脊椎乃人体支撑力所在,最是精密,稍有不慎,就会造成难以挽回的后果,轻则瘫痪,重则当场殒命。

    陈铮以白骨阴风诀洗炼周身骨骼,一步一境界,由铁骨境臻至金骨境,全身骨骼硬如金刚,光以骨骼强度而言,已经不压于蛮荒世界的锻骨境圆满的高手。

    拳拳相撞,两人棋鼓相当,顿时引的观众席一片喝采声,等了这么久,终于见到一场真正的龙争虎斗,所有人的情绪都被点燃了。

    “打死他,打死他!”

    观众席上的众人比擂台的陈铮与铁战还要激动,挥舞着双臂,奋力吼叫着,也不知是叫谁把推反死。

    无所谓了,这么燃的搏斗,他们已经很久没看到了,现在只求看的过瘾,谁胜谁负已经不重了。

    “自从刺蛇获得十连胜,足足半年没有见过如此精采的搏斗了。”

    “是呀,是呀!希望两个坚持久一点,若是三拳两式分出胜负,就太扫兴了。”

    “你压了谁胜?”

    “当然是铁战,他可是上届的九连胜,若非遇到刺蛇,未尝不能达到十连胜的战绩。”

    观众席喝采声还没有落下,突然有人一声惊呼。

    “小心!”

    一声惊呼,把众人的注意再次拉回擂台之上,只见陈铮两**错,突然从擂台上消失,只看到一道三四道黑影,把战铁团团围起来。

    满天的爪影彻底把摆台罩住,空气被撕的支离破碎,如同蜘蛛网,一道道爪痕密密麻麻的布满了天空,从铁战头顶落下。

    铁战眼前一黑,见到陈铮消失,面色徒然一变,心中惊呼一声:“不好!”连忙向擂台边缘后退、

    “才反应过来,迟了!”

    陈铮一爪即出,如云龙探爪,运起鬼影无踪身法,瞬间在擂台上幻出四五道身影。

    真气被蛮荒世界的天地之力压制,鬼影无踪身法只能发挥出三四成的威力,就算如此也让铁战眼前一花,分不清哪个是真,哪个是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