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嘁!!”

    突然间,嘘声一片,在铁狮子身上压注的观众们,瞬间狂怒,朝着他破口大骂起来。

    “去死……”

    看台上的流枫御看到战狼两拳击败七连胜的铁狮子,眼前猛的一亮。对方攻击之间进退有度,劲力控制自如,他已经看出战狼拳头上有股古怪的力道,不然无法轻易战胜铁狮子。

    “果然是个凶人,锻骨境之中能胜过他的人有,生死搏杀能杀掉他的人绝对不多。”

    流枫御忽然看向陈铮,带着一丝挑衅的意味,说道:“这个叫战狼的人是个凶人,你若是怕了,咱们之前的约定,我可以当作不算数。”

    陈铮面带不屑的瞥了他一眼,冷哼一声,道:“激将法对我没用,此人确实一个高手,不过老子打的就是高手。”

    “好气魄!陈兄能独自斩杀三级蛮兽天蜈,我相信你能把他打倒!十连胜对陈兄简直小菜一碟!”

    “哼!”

    流枫御一激一捧,明显是怕陈铮打退堂鼓。陈铮一眼就看穿他的小心思了。若说进入角斗室前,陈铮还有些犹豫,当看到战狼与铁狮子交手后,陈铮忽然来了兴趣。这二人实力都是锻骨境,相当于绝望森林的三级蛮兽。

    昨夜一晚修炼,陈铮皮肉境圆满,加凭借白骨阴风诀达到金骨境中期,综合战力已不弱于蛮荒世界的锻骨境武者。

    皮肉境刚刚圆满,正好借着角斗场一试自己的实力。再没有比实力更快速巩固修为的方法了,而且还可以借机观察蛮荒世界的武道,一举多得。

    别看在铁狮子身上压注的狠不得铁狮子马上去死,相比战胜他的战狼,在他们心里更加可恨。这个给他们造成巨在损的人,已经引起在场一半人的愤怒,他表现越好,压注在铁狮子身上的观众就越不高兴。

    随着铁狮子走下擂台,观众们都输钱的怒火都集中在战狼身上。

    八连胜,压一赔五,随着战狼取胜,彻底泡汤。夺人财路,如杀父母,如果眼神能杀人,战狼已被千刀万剐。

    “废物!”

    观众室中,一位戴着獭皮帽的中年人脸色阴沉,目光凶恶的盯着从擂台上走下的铁狮子,狠不得把他给生吞活拨了。

    “这个战狼实力不弱,锻骨境能胜过他的人不多,你有把握吗?”

    “有没有把握打过才知道,最不济也可以认输。”

    陈铮目光瞥了一下流枫御,刚才还用激将法刺激他,现在又摆出一副很关心的样子,不就是怕自己打退堂鼓吗。

    “那我就去报名了,你准备上擂台吧!”

    流枫御起身离开观众席,不一会儿又回来,对陈铮说道:“我已经勾通好了,战狼胜了第二场后,由你上擂挑战。你可要争点气,守住擂台,今日能够拿到神兵利器,就看你的表现了。”

    “啰嗦!”

    陈铮哼了一声,跟着流枫御进入斗角室的休息间里。里面早有人等候,看到二人进来,打量一番陈铮,漫不经心的说道:“就是他要挑战擂主吗?”

    “没错!”

    这人随手丢出一张皮纸,说道:“规矩你都懂吧,签了这张生死签,擂台上各安生死。只有挑战成功,守住一轮擂主,才有资格主动认输。”

    “明白!”

    流枫御接过皮纸,看着陈铮签好名字,叮嘱他道:“注意安全,若不是对手,就不要另逞强!”

    陈铮换了一件角斗室提供的无袖皮甲,也不知多少穿过了,上面残留着一股汗臭,夹杂着轻微地血腥味。

    铛!

    随着铜钟敲响,战狼作为新擂主,第一轮战开始。

    陈铮待在休息室里,看不到战况,但观众席上传来的欢吼声,可以推断出战狼占了上风。果不其然,连一刻钟都不到,挑战者就被他轰下擂台。

    “第一轮结束,战狼胜!”

    突然一个人冲进休息室大喊道,看到流枫御与陈铮二人,开始催促道:“你们谁是挑战者,一柱香后前往擂台。”

    陈铮站起身,松了松筋骨,把泣血刀交到流枫御手中,叮嘱道:“帮我把刀保管好!”

    “嘶!”

    流枫御伸手接过泣血刀,突然一道锋芒透出刀鞘,流枫御脸色大变,吃惊的着着陈铮。他出身不凡,感应到刀鞘中透出的锋芒,便知这是一柄神兵利器。而且,此刀已经通灵,若非刀灵没有察觉到他的恶意,恐怕引出的就不是一道锋芒,而是蕴藏在刀中无敌刀势了。

    一柱香很快过去。

    铛!

    陈铮耳中传来一声钟鸣,陈铮大步流星出了休息室,走上擂台。

    “嘁!”

    看到陈铮上台,观众席上传来山呼海啸般的嘘声,陈铮收敛了气机,无一丝气息外溢,乍一看,就像个不通武道的普通人。身上没有一点高手的气质,瘦瘦弱弱,与战狼相对而立,就如同一只绵羊面对着一头恶狼。

    战狼连胜两场,气势高涨,眼中暴射出凶狠的目光,轻蔑地看着陈铮,浓郁的凶煞之气透体而出,瞬间压迫向陈铮。

    “嘿嘿,又一个来送死的。”

    战狼拥有着狼一般的直觉,曾让他不止一次死里逃生。越是面对强敌,这种直觉就超敏感,甚至能让他提前得到警示,颇有一点“不见不闻而觉险”的灵应。

    不过,他没有从陈铮身上感受到危险的警示。顿时,心中安宁,目光落到陈铮身上,一脸狞笑的看着他。

    “真有不怕死的,我看你气血刚刚沉绽,皮肉境才至圆满,竟敢来挑战我?”

    “有何不敢,你也不是三头六臂!”

    陈铮冷笑一声,忽然向前迈出一步,催动气血,劲力贯于双手,五指张开,一股阴森气息透体而出。

    “好的很,竟然深藏不露,看老子一招打残你。”

    感应到陈铮身上阴森气息,战狼哪里不知道自己走眼了,瞬间脸上闪过一道狠厉之色,狞笑大叫。话音未落,人如炮弹一般冲向陈铮。

    战狼并非那种五大三粗,全身肌肉高高鼓起的那种猛汉。此人的身材只比陈铮高过半头,身体修长,肌肉虬实,逞流线型,是个爆发皆敏捷性高手。此刻,暴起发难,速度之快,带着一股凶狠的气息,扑向陈铮。

    一道黑影闪过,人已冲到陈铮身前不足三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