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场开始了,压一赔五,压一赔五……“

    突然,石楼里传出一阵兴奋的大叫声。

    “我压五块血石,玛的,老子要一把全部捞回来!”

    “我压十块!”

    “我压二十块!”

    这一刻,血石在这些人眼里已经完全不值钱了,最高有压三十块血石的,陈铮听着炸舌不已。他在绝望森林险死环生,斩杀了三级蛮兽天蜈,最终才得到三十块血石。

    赌徒的世界果然不可理喻,陈铮忽然毫无兴趣,扯了扯流枫御,转身就走。

    “哎,先别走!”

    流枫御忽然拉住陈铮,小声说道:“我刚打听到一个消息,今天在角斗场里连胜十场,就能得到一件神兵利器。”

    “你想干什么?”

    陈铮戒备地盯着他,这家伙想神兵利器想疯了,忽然生出一丝不好的预感,震惊的看着流枫御,叫道:“你不会想要上场吧?”

    “有问题吗?”

    流枫御抖了抖眉毛,一副“你太大惊小怪”的样子,好像神兵利器已是他的囊中之物。

    “你就作死吧!”陈铮甩开他,没好气的说道,“你想被人当猴子看,我没意见,但不要拉上我!”

    “当一次猴子就能得到一件神兵利器,我愿意当一辈子猴子。”流枫御理直气壮的叫道,死死抓住陈铮,不要他离开。“是兄弟,你就帮我一次。”

    “我跟你不熟,也从没有把你当做兄弟。”

    陈铮才不愿陪他疯呢!

    “只要帮兄弟得到神兵利器,我出五块血精!”

    “十五块!”

    流枫御瞪大了眼晴,好似第一次认识陈铮,突然跳起来叫道:“你是宰大户呢,十五块,你以为这是血石吗?”

    “十四块!”

    “六块!”

    “十一块!”

    “九块!”

    “十块!”

    “成交!”

    一番讨价还价后,二人达成共识,直接进入了角斗场。

    角斗场分隔成好几个区域,非重大节日,平时只开放一个角斗室。陈铮与流枫御进来时,里面已经坐满人了。

    角斗场并不是随意进出,要买票的,一张门票二十块血石。流枫御连眉头都不皱一下,掏出四十块血石,得到两个号牌。

    铛!

    二人刚寻到位置坐下,突然响起敲钟声。

    “第八场,铁狮子迎战战狼!”

    钟声刚落,一位彪悍的武者走上擂台,虎背熊腰,一身肌肉如钢铁浇铸,乏出金属般的光泽,头发乱糟糟的,好像爆炸一般散落于肩膀上,难怪被叫做铁狮子,很形象的外号。

    另一位战狼,浑身散发着一股凶气,就如择人而噬的蛮兽。

    相隔好几丈外,陈铮就闻到一股子血腥味,眼神猛的一缩。这是一个高手,杀气侵入骨子里,行走之间,劲力遍布全身,好似狩猎的野狼,随时处于攻击状态。

    流枫御倒吸一口冷气,失声惊叫道:“好一个凶人,铁狮子遇到对手了!”

    角斗室的观众眼光毒辣,看到战狼上场,轰然炸响,疯狂地吼叫起来。

    “战狼,战狼……”

    “杀了他,杀了他!”

    铁狮子听到观众的吼叫声,眼神阴鸷,双目中放出恶毒的凶光,阴声叫道:“我听说过你,上个月打死了高虎。不过你以为打败高虎就可以挑战我,就大错特错了。”

    战狼冷哼一声,一副看猴子的眼神盯着铁狮子,不知他哪里来的优越感,难道就因为连胜七场吗?

    整出一副天下第一的样子,好似吃定了自己。战狼身经百战,死在他手中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他曾孤身一人进入绝望森林,赤手空拳打死过一只三级蛮兽,实力已达锻骨进中期。

    铁狮子在他眼里,完全不懂收敛气息,气机外溢,修为一目然,与他一样达到了锻骨境中期。

    但修为并不是全部,生死相搏,决定胜负的因素太多。若只看修为高低,干脆不好比了,谁的修为高就宣布谁是胜利者就好了。

    “要打就打,哪这么多废话。”

    观众等的不耐烦了,冲着擂台大吼起来。

    “快打,快打!”

    战狼搏杀经验丰富,就像一个绝顶的猎人,收敛气息,劲力贯通肌肉,忽然变的沉默不语,死死盯着铁狮子一举一动。

    铁狮子连胜七场,气势正盛,看到战狼不敢主动攻击,一声狂吼,踮步前冲,念动劲随,一拳轰向对手。

    “去死!”

    战狼眼中闪过一道凶厉之色,双腿在摆台上用力一跺,化作一道黑影,铁狮子全力一击落空,借机突入铁狮子中门,一挥出捣向对方的鼻梁。

    二人修为相当,铁狮子连胜七场,也非浪得虚名。看到战狼出拳,不躲不闪,同样一拳迎上去。

    嘭!

    两只拳头相撞在一起,一股巨力从对方拳头传来,铁狮子身如铁塔,稳丝不动。战狼的双臂肌肉不断颤抖,筋骨齐鸣,发出噼里啪啦的爆鸣声,双腿快速交错,卸掉对方的巨力,如同燕子般迅速后退,拉开距离。

    这一回合,看似铁狮子占了上风,可战狼也没有吃亏。

    “嘶!”

    铁狮子双臂发麻,肌肉颤动着,暗中吸了一口冷气。战狼看似瘦弱,没想到拳头的力量如此巨大,尤其在拳头上暗藏的一股钻劲,瞬间令他右臂失去知觉。

    看到战狼后退,铁狮子再不敢轻视此人,没想到战狼身体猛的一止,好似撞到弹簧上,突然化作离弦之箭向自己扑来,铁狮子暗叫一声:“不好!”

    嘭!

    战狼速度之快,步法之灵活,一退一进反应之灵敏,让他根本来不及防守。慌乱之际,就见到一只拳头带着呼呼风声就砸了过来。

    巨大的力量让他直接轰飞出去,摔在地上。

    “战狼,战狼……”

    “打死他,打死他!”

    看到铁狮子被轰倒,输了钱的观众们个个兴奋起来,朝着战狼狂吼起来。

    噗!

    铁狮子一口鲜血喷出,对方的拳劲刁钻无比,劲力形成一股螺旋劲破体而入,直接钻向他的心脏。

    若非借着一口鲜血喷出,减轻了心脏的压力,铁狮子已经遭到重创。此刻,他已经明白,双方表面上修为相当,但自己绝非此人的对手。

    已经连胜七场,铁狮子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一等一的傻瓜。不等战狼有所动作,连忙举起手,叫道:“我认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