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肉境圆满,陈铮的基础终于弥补一部份,气血凝炼,劲力贯通周身,实力已然迈过三级门槛。

    一夜无话,流枫御的夜宵冷的变成了一块铁块,也没见他过来,想必吃的太撑,正在自己房里努力炼化紫电魔牛的精气。

    辰时,朝阳初升,陈铮从闭目打坐中苏醒,眼中如玉般的血光一闪而逝,只觉全身气血充盈,舒展着手臂,肌肉如弓弦紧绷,充满了力道。

    蛮荒世界战士境,皮肉、易筋、锻骨、洗髓,四步境界,他只差易筋这一境界,就能彻底弥补自己的基础,修为恢复至真气八层,甚至有所超出。

    咕!

    小肚子传来一声响亮的叽咕声,陈铮的肠胃一阵蠕动,传递出饥饿感。昨夜一晚修行,他体内积累的精气彻底被消耗一空。

    陈铮点燃了木炭,把昨天吃剩的紫电魔牛肉重新烤热,一阵狼吞虎咽,须臾间,十几斤的牛肉吞入腹中。

    四级蛮兽蕴含的精气果然庞大,陈铮施展出无名功法的第一个动作,轰隆隆!体内强劲的血气迸发,如巨浪咆哮,魔牛血肉中的精气被提炼而出融入气血之中,气血随之增强。

    饥饿感消除,陈铮平复气血,正在感悟功力贯通全身,生发起止的玄妙。突然,流枫御从外面窜进来,一股清香味传入鼻中,大叫道:“一早起来就是烧肉吃,陈兄弟真是太体贴了!“

    说罢,冲到烤架前,切下一块魔牛入扔到嘴里,相隔一夜,肉质不如昨天那么鲜嫩,有些僵硬,但更有嚼头。

    流枫御边吃边点着头,道:“有些硬,不过更劲道,更有嚼头了。我准备逛一逛铁山城,你知道铁山城的神兵利器在哪里能买到吗?“

    果真是土豪,不提现在正吃着的四级蛮兽紫电魔牛的价格不菲,流枫御想必花不了少的血石。再者,神兵利器可不是用钱能买到的,就算铁山城以打造神兵利器而闻名,产量也不会太高,肯定早被各方势力盯着,预定一空。

    除非流枫御气运逆天,遇到一位跟宋怀祖一样甘愿默默无闻的大匠,说不定人家看他长的帅,就送他一件神兵利器。

    等到流枫御吃饱喝足,不愿在客栈里待着,生拉硬拽,让陈铮陪他一起逛街。

    陈铮修炼蛮荒武者,刚刚皮肉境圆满,正想巩固一番,熟悉新生的力量,拗不住流枫御的磨人,只得陪他一起逛街。

    说实话,经过昨天所见所闻,陈铮对铁山城只有三个字形容:脏乱差。

    随处可见违章建筑,街道因此变的弯弯曲曲,就没有一条能超过一百米的直道。若非凝聚了心灵之光,大脑得到开发,身处杂乱建筑之中,陈铮不一定能找到回客栈的路。

    “铁山城没有你想的那么差,今天带你去一个好地方,包你大开眼界。“

    流枫御煞有介事的说道,拉着陈铮走出客栈。

    “走归走,但不要拉拉扯扯,人家还以为怎么着了呢!“

    陈铮把流枫御的手甩掉,与他保持至少一米距离,他可不想被人误以为是取向有异于常人。而且,两个男子拉扯着,很不好看。

    “能怎么着,你想说什么?“

    流枫御一时之间没有悟透陈铮话中的含义,奇怪的问道。

    “你还走不走,再磨叽下去,就到中午了!“

    流枫御终于醒悟过来,朝着陈铮怒目而视,大声叫道:“你刚才想什么呢,老子是纯爷们儿!“

    “谁管你这个呢!”

    陈铮翻起了白眼,没好气的回瞪他一眼,大步流星的走出客栈。

    “靠,你别走,给我把话说清楚!”

    “神经病!”

    流枫御一路的闹腾,非要跟陈铮瓣扯清楚自己的取向问题,就差当街拉个姑娘就地证明了。之所以为没有成功,陈铮认为,是因为这一路上没有遇到他看地的上的姑娘。

    铁山城很大,分为好几个区域。有几个区域就很整洁,是铁山部族的贵族居住区,以及高级武者聚居区域。

    所谓的整洁,也只是建章违筑较少,没有摆地摊的人而已。

    也不知是否蛮荒世界的特色,铁山城有一座很显目的建筑,高约数丈,两个足球场大小,许多人都围在这栋建筑旁边,看似很热闹的样子。

    “哪里是干什么的?”

    陈铮指着这座铁山城最大的建筑体,好奇得问道。

    流枫御目光怪奇打量着陈铮,疑惑的说道:“不要告诉我,你从来没有来过城里!”

    真相虽不中却也不远了,陈铮不是从没有来过城里,而是压根就没来过蛮荒世界。将错就错,任由流枫御继续误会,撇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哇哈哈……”

    流枫御突然一阵魔性般地大笑,眼珠子一转,想到了什么,拉着陈铮走过去。

    刚才离的远了,感受不明显。此刻站在巨大的建筑下,看着半人高,长达四五米的巨大石头,被一块块整齐的叠垒在一起,形成这座庞然大物,陈铮内心充满震撼。

    前世,什么胡夫金字塔,巴比伦空中花园,跟眼前的巨石建筑比起来,就好像萤火虫与日月相比,不可以以里道之。

    把这座以巨石垒建的庞大建筑物放到前世地球,就是奇迹中的奇迹。

    围绕这座庞大建筑的周围,是错落有致的二三屋石楼,在庞大建筑的碾压之下,若非走到跟前,几乎被视而不见。

    这些石楼前,两两三三的人群围在一起,有的惊喜,有的失落,有忐忑不安的,更有恼怒发狂的,形态各异,让不明所以的陈铮,满头雾水。

    “铁狮子连胜七场了,你压了多少了血石?”

    “嘿嘿!”

    被问到的人,露出一丝心照不宣的笑容,看来压了不少。

    陈铮耳聪目明,听到这两人的谈话声,心里一动,立即猜到这些人是在赌博。再看着眼前巨大无比的建筑,陈铮若有所思。

    “这是一个类似角斗场的建筑吧?”

    突然一声气急败坏的声音传入耳中,打断了陈铮的猜测。

    “玛的,哪个说铁狮子要输了,老子压了十块血石,全赔进去了!”

    “你才输十块血石叫个鸟呀,老子今天输进去三十五块血石了。玛的,铁狮子今天打了鸡血了,连胜七场。”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