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之光彻底与白玉门融合,发出迷蒙的光华,白玉门猛然震动,虚空裂缝消失,心海再次稳固。

    本来虚幻的白玉门变的凝实,流露出万古不朽的气息,放出一道灵光镇压向紫电魔牛。

    随着无名功法运转,气血被彻底催动,陈铮在绝望森林吞食过的蛮兽,其残留在血肉精气中的烙印齐齐爆发,显化于心海之中。

    一时间,魔牛咆哮,巨鹰冲霄,熊罴横冲直撞,陈铮的心海简直变成蛮兽乐园。

    白玉门震动摇晃,放出无量光华,所有的蛮兽被瞬间镇压下去,消失不见。随之,一道精纯无比,凝炼如水的精神异力被白玉门吸收,使的白玉门变地越发凝炼,古扑,不朽的气息充塞于心海之中,彻底取代了心灵之光的作用。

    陈铮神魂回归,目光恢复清明,以心力观察心海,见到白玉门镇压虚空,心灵之光与白玉门合二为一,门户上灵光流转,放出一道道光华。透过白玉门,只见门户之后,蒙蒙胧胧,如梦如幻,却又深不可测。

    从白玉门反馈出一道信息,让陈铮瞬间明悟,自己的心灵之光与白玉门合二为一,发生兑变,从此白玉门就代表心灵之光,心灵之光即为白玉门。

    宁心静气,陈铮缓缓施展无名功法,动作一气合成,气血由雪山而发,越过脊椎,行于周身,不断冲刷着血肉皮膜。气血中庞大的能量渗入血肉皮膜,强化着陈铮的皮肉。

    陈铮如同蛮荒世界的初习武道的土著,以粹炼皮肉为起点,借助蛮兽血肉蕴含的庞大气血,粹炼气血,凝聚劲力,缓慢而坚定的提升自己的身体强度。

    白玉门上灵光流动,镇守心神,驱除外魔,令陈铮能够把全心全力的投入到修炼无名功法之中。

    随着精气与气血相融,陈铮的修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提升,劲力贯通全身所有的肌肉,而入渗入血肉,通达表皮,皮肉境由初期突破中期。

    气血翻涌,如浪排岸,由毛孔渗入皮肉表皮,开始粹炼他的表面皮肤,陈铮的身体好似形成了记忆,按照兽皮纸上的五个小人动作,循环往复的施展,调动气血,配合呼吸吐纳之法,催动气血在体内动行。

    而他的全部精神都沉入劲力之中,感受着劲力在体内变化。劲力微微震颤着,发出一道道震荡波,震动气血,肌肉,皮膜,每一次震动,都有一丝杂质被粹炼而出。肌肉越发紧致富有弹性,血肉纯净,皮膜坚韧。

    嗡!

    忽然毛孔轻颤,陈铮如同触电般,皮肤传来一阵阵酥麻,汗毛根根竖起,体内传来轻脆的破裂声,好似打破了一道无形壁障,气血猛地沸腾起来,一股浓白的热气由毛孔中喷出,袅袅腾空,在他头顶汇成一片云雾。

    皮肉境后期突破!

    此刻,陈铮的身体承受能力大增,体内淤积的精力被瞬间吞噬而空,炼化为气血能量,滋润着他的肌肉,皮膜。

    无名功法的五个动作,被陈铮一遍又一遍使出,他都不记的来来回回,往往复复施展了多少遍,可能是一百遍,三百遍,也可能七八百遍,甚至达到一千遍。

    当他的体内气血由沸腾状态渐渐平息,化作安静的“河流”在体内平缓地运行时,陈铮皮肤猛的一颤,依附在皮肤表面的汗水瞬间被震碎,形成一团水雾飘散在空气中,缓缓落到地面,形成一大片湿润。

    皮肉境圆满!

    到了此时,劲力通达全身每一寸皮肉,劲随心起,达到了传说中的“一羽不能加,蝇虫不能落!”的境界。

    欲速则不达!

    气血由盛转衰,沉于寂静,陈铮不在一味地勇猛精进,而是以劲力震动血肉皮膜,不断适应着体内新生的力量。气血缓缓流动,无时无刻地不断冲刷着他的血肉。

    皮肉境圆满,下一个境界就是易筋境。

    此时还不到突破的时机,需的经过一时间适应,熟悉劲力的运用,粹炼气血,积累能量,方能一举突破。

    感受着完全不同于真气带来的力量感,陈铮心中念头微微一动,眼中闪过一道精光。

    “或许,劲力与气血相融,突破半步先天的契机就在这个世界呢!”

    陈铮眼中透出惊喜之色,很快又收敛情绪,气血刚刚平息,不宜有过大的情绪波动。

    “这门无名功法缺少锻骨境与洗髓境的后继功法,我若想借蛮荒世界的功法融炼劲力与气血为一体,至少要达到洗髓境圆满,甚至突破成为战将,激发了战气才能达到。所以,接下来的主要目的,就是不断粹炼气血,感悟劲力,然后想办法得到一门能够修炼至洗髓境圆满的炼体功法。

    或许我也还要弄到一门蛮荒世界的武技。

    无论化血刀法还是风雷九击,都需要真气催动。只有蛮荒世界的本土武技,才能最大化发挥出身体的优势。“

    陈铮疏理着自己的思路,瞬间对接下来在蛮荒世界的行动有了明确的目标,不再跟以往一样,像个无头苍蝇,完全不知道该做什么。

    接下来,陈铮盘膝而坐,五心向天,心神沉入心海之中,终于有工夫检察异变后的心海。随着心神与白玉门沟通,眉心处流出一股清冷的气息。

    陈铮对这股气息并不陌生,正是源于心灵之光的精神异力,也被陈铮称为心力。

    只是随着心灵之光与白玉门融合,无形无质无任何属性的心力,变成一股清凉气息,清凉中透着一股温润,滋润着陈铮的精神。

    陈铮双目开合间,莹润的血光闪烁,好似一块血玉发的光华,瞬间被他敛去。

    后门旁边,石头围成的火圈中,炭火渐渐黯淡,陈铮深吸一口气,感受着体内汩汩流淌的雄厚血气,比之前凝炼精纯了不止一倍,劲力通达全身肌肉,一股强悍的力量随时可以爆发。

    皮膜坚韧,让他产生一种刀剑难伤的错觉。

    其实也不是错觉,随着他的修为不断层提升,皮膜也会越发坚韧,达到刀剑难伤的地步,对他而言并不遥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