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铮正考虑着是不是也在房间里来一顿烧烤,就听到前门传来沉重的脚步声,转过身来,就看到流枫御抗着一条庞大的兽腿“吭哧吭哧”进来。

    扑嗵!

    庞大的兽腿被扔在地上,冲着陈铮叫道:“这里的食堂简直就跟兽栏一样,完全不是吃饭的地方。”

    说罢,指着地上的兽腿,得意洋洋的炫耀道:“四级紫电魔牛的后大腿,绝对的美味无比,今晚就吃它了。”

    陈铮一副看外星人的模样,看了流枫御一眼,又看向地上的兽腿。好大的一块肉,足有一百来斤,两个人吃的完吗?

    “你看着我干什么,赶紧生火啊!”

    好吧,原掠自己不懂土豪的生活。后院里就有生火的木炭,陈铮打了一桶水,拔皮剔骨,生起火堆,用铁钎把紫电魔牛腿穿起来,放在火架上,开始烧烤。

    如同对面的好汉一般,片刻之后,劣质木炭冒出滚滚浓烟,弥漫整个房间,伸手不见五指。好在陈铮有先见之明,预先准备了一桶水,沾湿了破布捂在脸上。

    流枫御早就被烟熏出房间,站在后门口,对着陈铮指手划脚,完全是外行指挥内行。

    “烟太大了,快往火上浇点水,火小了烟就小了。”

    “哎呀,你会不会生火,你看人家的屋里为什么就没有烟……”

    “靠!”

    陈铮翻起了白眼,他都没看到对面的那位好汉烤肉时冒烟的样子,这么说对的起自己的良心吗?

    果如流枫御所说,四级紫电魔牛的肉鲜美无比,经过陈铮细心烧烤,肉质外焦内嫩,咬一口入嘴,一股清香味在口腔里爆炸。

    “就是这个味儿,我好像看见了草原……”

    流枫御抱着一块十几斤的烧肉,细嚼慢咽,闭着眼睛一脸的陶醉,浓郁的清香味儿在口腔中爆发,顿时让他想起了童年的无忧与快乐。

    后半句是陈铮的脑补,但紫电魔牛肉的确美味无比。

    同为四级蛮兽,熊罴兽血肉中蕴含的精气粗暴,令人难以消受。而紫电魔牛蕴含的精气,温顺无比,牛肉入腹即化,精气如涓涓细流,轻柔地,缓缓地冲刷着自己的气血,一股温热气息从毛孔中散发出来,整个人变的懒懒洋洋地。

    一百斤的牛大腿,两人吃了几十斤,直到体内精气满溢再无法承受,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火架上的牛肉,终于作罢。

    “吃的太撑了,我要回去运功消化。不要熄火,剩下的牛肉我要当夜宵。”

    流枫御吃完后,抹了抹嘴巴,一溜烟儿的消失了。

    确实吃撑着了,至少二十斤肉进肚,虽然都化作了精气,毕竟是四级蛮兽,蕴含的精气太庞大,陈铮感觉浑身气血要沸腾起来了。

    连忙盘膝而坐,默诵一遍化血功,正准备运功时,脑中一道灵光闪过。瞬间散去化血功心法,从怀中掏出一张兽皮纸。

    正是他在绝望森林斩杀的一位土著得到的炼体功法。

    这门功法没有名字,而且残缺不全,只有皮肉境与易筋境的修炼方法,缺少锻骨境与洗髓境后继功法。

    兽皮纸上,以炭笔画着五个小人,动作连贯,形成一套完整的功法。文字记录的呼吸吐纳以及气血催动,凝炼劲力的秘法,就是门武学的心法。

    陈铮把五个小人的动作熟记于心,又在脑子里回想一遍呼吸吐纳的节奏,气血催动的方法,以及凝炼劲力的秘诀,直到确认无误。

    陈铮缓缓起身,双脚摆出一个不丁不八的姿势,沉腰坐胯,双手虚托,好似霸主举鼎,按照功法记载的呼吸吐内之法,缓缓催动气血,周身劲力汇于腰间雪山。

    继而,左腿变曲向前踏出一步,扭腰摆臂,做出神龙摆尾之势,气血随之运转全身,劲力由雪山爆发,贯通全身,连接身体所有肌肉,形成一道震动波,缓缓震动血肉,配合着气血不断冲刷,皮肉生出一股麻痒感。

    陈铮凝神静气,心神感应着气血与劲力的变化,一个接一个动作摆出来。

    四级紫电魔牛血肉化作的精气在体内凝聚,爆发出浑雄的能量,这些能量不断与气血相融,随着陈铮呼吸吐内,体内热气从毛孔中喷出。

    这些热气并没有随风而散,而是被陈铮锁定身体周围。片刻间,蒸汽腾腾,如云雾缭绕,陈铮好似一只被煮熟的螃蟹,肌肤一片赤红,热气冷却,在皮肤上凝聚出来大量的汗水。

    随着功法不断运转,庞大的精气不断与气血相融,陈铮脸色变的扭曲起来,他已经快拿捏不住自己的气血。

    血气逆冲,“轰”的一声,陈铮眼前猛的一黑,心海之中凝聚出一头蛮兽,肌肉虬实,皮肤间紫光流窜,四蹄踏空,目光如电,竟然一头如魔如神的蛮牛。牛角弯曲,两角之间有紫色电光闪烁,头角高高昂起,露出一副桀骜不驯的样子。

    “紫电魔牛!”

    陈铮精神猛的一震,浑身一个激灵,恢复了一丝清明。没想到竟然触动了紫电魔牛残留在精气中的一丝真灵烙印,陈铮不敢怠慢,连忙凝聚心之光,镇压向紫电魔牛。

    涉及到了精神的层面的交锋,最是凶险。

    陈铮心中虽惊,动作却不缓不急,不断演炼着无名功法,每一招一式都丝毫不差,催动气血,凝炼劲力,贯通周身皮肉。

    此刻,绝不能着急,若是一招不慎,拿捏不住气血,令得气血逆冲,心神震动,恐怕会有不可测之祸。

    紫电魔牛具现于心海之中,露出桀骜不驯之色,面对心灵之光的镇压,瞬间燥动起来,变的横行霸道,开始横冲直撞。

    轰!

    强大的威势,直接撞散了心灵之光,陈铮心神震动,神魂沓沓,再无法阻止紫电魔牛的肆虐。

    就在紫电魔牛发狂般冲向心灵之光时,心海之中陡然出现一座门户,自来到蛮荒世界后毫无反应的白玉门,终于再次出现。

    心灵之光察觉到了危险,忽然一阵颤动,窜向白玉门。

    嗡!

    霎时间,陈铮的心海之中地动天摇,失去了心灵之光的镇压,心海如宇宙崩溃,一道道黑色的闪电划破虚空,在虚空切割出一道道裂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