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兄弟懂不懂行情,三级天蜈哪里值的了五十块血石,最多算你三十五块!”

    看到其中一人气急而道,见过狮子大开口的,没见过陈铮这样的,张口五十块血石,当他们是开血石矿呢?

    “成交!”

    看到众人反应,陈铮心里有数了,指着刚才说话的人,突然大喊道。

    “啊!?”

    这人目瞪口呆的看着陈铮,彻底懵住了,他只是随口一说而已,三十五块血石卖一堆三级蛮兽的材料,掌柜的绝对会杀了他的。

    其他人瞬间与他拉开距离,齐齐看向他,一副兴灾乐祸的样子。

    “三十五块血石,你是新来的吧,会不会做生意?”

    以三级蛮兽天蜈的背壳与足腿制作成护甲与兵器,价值远远高于三十五块血石,但账不能这么算。由材料到成品,耗费的人力物力绝不是个小数目。因而,陈铮的这些材料按市场价,三十块血石已经是很高的价格了。

    “哼,三十五块血石,我收了!”

    这人赌气似的大喝一声,从腰上解下一个皮袋子扔向陈铮,恶狠狠的叫道:“小子,算你走运,正好三十五块血石!”

    说罢,拉起木筏向城门走去。

    三级蛮兽的材料被人买走,人们对陈铮再无兴趣,呼啦一声四散而走。

    陈铮提着手里的皮袋,不由地看向流枫御,发现这厮陷入了自我世界之中。

    “嘿,还愣着干什么,进城!”

    “噢!”

    流枫御回过神来,发现围着的众人早已消失不见,瞬间恢复正常,与陈铮并排而行,从城门洞进了铁山城。

    铁山城建造的极其豪放粗犷,巨石搭建的房子,高大,粗糙,一股傻大粗的气质暴露无疑。

    “果然是蛮荒时代的气质!”

    与大离世界的城中比肩继踵不同,铁山城街宽阔,显的并不拥挤。也无所谓什么市容,只要不挡着人走路,可以随便“违章”建筑,摆摊的更是“错落有致”,见缝插针。

    陈铮头一次进入蛮荒世界的城市,看到任何东西都显的惊奇无比。一种走进远古时代的感觉油然而生,拥有三千年历史的铁山城,岁月气浓厚。虽然比不上大离世界的城市的繁华,却有一股让人踏实的厚重感。

    流枫御却是撇着嘴,露出一副厌恶的样子,铁山城太乱,太吵,远远比不上暴风城的繁华整洁。就像从国际大都闹走入非洲的小城市,让他浑身不得劲。

    闻名蛮荒世界的铁山城让他无比的失望,来之前他还幻想着在城里掏一件神兵利器,如今彻底不报信心了。这么一座落后的,乱糟糟的城市,真的是以打造神兵利器的铁山城吗?

    “我是不是来到一座假的铁山城?”

    他希望自己看到的开始都是假象,或许眼一闭一睁,铁山城就跟暴风城一样,变的繁华整洁;但又有些认命的接受了现实与想像中的差距。

    流枫御眉头渐渐皱起,竟又陷入自我纠结之中。

    本想着流枫御作为土著,跟他一起入城能方便些,陈铮终于明白,自己想的太多了。指望一个五指不沾洋葱水的公子哥,不如指望母猪也能爬上树,后者远比前者现实。

    “咱们得找个住宿的地方,总不能露宿街头吧!”

    流枫御神游鸿冥,点头“哦”了一声,估计他都没听清陈铮在说什么。陈铮见状,准备不在理会他了。在杂乱无章的街道上穿行,费了好的工夫找到一家提供住宿的客栈。

    自从进入铁山城,见识了铁山城的“特色”后,陈铮就不再指望这里的客栈会有多么舒适了。姑且,勉为其难就叫它“客栈”吧。

    陈铮敢对天发誓,他从没见过如些简陋的“客栈”,如果这里也能叫做“客栈”的话。

    没有对比,就没有幸福。

    见过了外面的杂乱与吵闹,再进入客栈中,就会发现这里还是很不错的。至少达到了不脏,不乱,不吵,不闹的四“不”标准。

    客栈能体以巨石建造,只有门没有窗,里面昏暗无比,也没有什么可挑剔的,选个干净的房间,付了钱后,就没有人在理会他们了。

    想要洗漱,后院有水井,想要用餐,前院有食堂,不要指望有殷切的小二随时伺候着。付了钱后,小二就彻底失踪了,就算喊破喉咙都不会再出现。

    当然,收房费时除外。

    自从来到蛮荒世界,陈铮一直处于高度戒备状态,不断的与蛮兽厮杀。今天,终于可以踏踏实实的睡个安稳觉了。

    客房里也没有床,卓,椅之类的陈设,只有一张宽大的兽皮铺在地上,前后两个门,前门通前院,后门通后院。靠近后门的位置,放着一张铁架子,铁架子下面用石头围了一个火圈,估计是生火用的,火圈里还有残留的火灰。

    直接在兽皮上躺下,陈铮放空思想,什么也不想,忘记了修炼,忘记了蛮荒,忘记了一切,片刻间就沉入了梦乡。

    从上午一直睡到傍晚,陈铮忽然坐起来,张开双臂,伸了一个懒腰,“噼哩啪啦”,好像放鞭炮一般,上半身骨骼传出一连串的爆鸣声。

    “舒服!”

    好久没有睡过这么舒服的觉了,陈铮一脸的满足,身上疲乏尽消。正准备起身,突然一股烤肉味传进鼻孔。

    随之,一股淡淡的轻烟从后门传进来,陈铮遁着烟气看去。突然,他的眼睛瞪的大大的,好像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事情,目瞪口待,嘴角抽搐。

    瞧他看到了什么,对门的房客竟然在房间里烧烤,屋子里浓烟滚滚,被点着了一样。浓烟之中,一个若有若无的人影在中蹲在火堆旁,一手捂着口鼻,一手翻动着铁架上的烤肉。

    已经不能叫做烤肉了,都快熏熟了。

    “果真是蛮荒世界,豪迈大气,不拘小节!”

    这若在大离世界,你在客栈的房间里烧烤一个试试,打的你出翔就算手下留情。

    陈铮一脸的佩服,看着对面的房客,真不拿客栈当自己家。闻着对面传来的的香气,陈铮的肚子忽然“咕嘟”一声响,都睡了一天,早就饿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