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铮打量着眼前的青年,对方无论穿着还是透露出的气质,都与蛮荒格格不入,好似不是这个世界之人。

    从他的话中,陈铮听出金翅大鹏雕是他的宠物,让他心中生起滔天骇浪,能以金翅大鹏雕作为宠物的人,其身份之高贵,简直无法想像。

    虽然青年的金翅大鹏雕只是一只四级蛮兽,但也相当于大离世界的先天化境了。而眼前的青年,陈铮可以清楚的感应到,对方实力比他略高一线,却比鲁山低了一筹,大约相当于后天九层巅峰。

    一位后天九层的武者却拥有一只先天化境实力的宠物,而且还是霸主级蛮兽金翅大鹏雕,陈铮不敢有丝毫轻视,连忙拱手抱拳,说道:“多谢朋友援手之德,不知朋友如何称呼?”

    “你叫陈铮吗,很少见的姓氏,你怎么一个人来了绝望森林?”

    青年亦打量着眼前之人,陈铮给他一种很怪异的感觉,好似与蛮荒世界格格不入,尤其对方的气息,似强非似,似弱非弱。他能清晰的感应到陈铮体内蕴含着一股连他都感觉危险的气息,但陈铮的气血又有些浮虚,比之二级易筋的武者还稍有不如。

    “难道是受了伤的缘故?可我没感应到他身上有伤啊!”

    青年百思不得其解,钻入了牛角尖之中,眉头紧蹙,苦苦思索起来,想不通这个问题,他的身体里好似有无数的蚂蚁在乱窜,浑身不得劲儿。

    然眼着青年陷入某种纠结之中,彻底忘前身边还站着一个活人,陈铮无语之极。

    “咳,咳咳……”

    好不容易又遇到一活人,陈铮不能让他陷入自我纠结之中,不然到了天黑都没办法交流。于是,陈铮轻轻咳嗽一声。

    “啊!”

    青年忽然惊叫一声,意识到自己又一次陷入了自我纠结之中,脸色“唰”的一下变的通红,连忙向陈铮拱手致歉:“不好意思,一点小毛病犯了,怠慢了朋友,还请陈兄弟见谅。在下流枫御,是暴风城人氏,不知陈兄弟是哪个部族的?”

    陈铮被问的哑口无言,鬼知道他是哪个部族的,一番含糊其辞,把流枫御糊弄过去了。

    看到陈铮的木筏,流枫御忽然问道:“陈兄要离开绝望森林吗?”

    “嗯,进入太久了,准备前往铁山城休整一番。”

    “哦?”

    流枫御眼睛猛的一亮,突然兴奋起来,叫道:“铁山部冶铁技艺天下无双,最善打造神兵利器,流枫御早有耳闻。陈兄弟若是不弃,不如一起同行?”

    陈铮抬头看了一眼在云层中盘旋的金翅大鹏雕,犹豫起来。

    流枫御看出他的顾忌,连忙解释道:“小金很听话的,而且我会把它留在铁山城外面,不会让它进城。”

    人家都这么说了,陈铮若再推辞,就太让人生疑了。

    而且,对于铁山城在哪里,陈铮也不清楚。有流枫御这个土著同行,能省去不少的麻烦。

    于是,二人原地休整一番,结伴走出绝望森林。有金翅大鹏雕在守护,没有任何蛮兽敢现身,全都逃的远远的。

    不需三五日,终于走出了绝望森林。

    没了遮天蔽日的铅云,天空晴朗,高空万丈,阴冷潮寒气息瞬间消散,气候变的温润无比。

    一股清新的空气吸入肺部,陈铮的身体立即变的轻松无比。没了绝望森林的那种压抑,一朝卸下千斤负重,陈铮浑身毛孔都在欢呼起来,毛孔乍开,一丝丝,一缕缕的空气钻进来,不断洗刷着陈铮的肉血。

    放眼望去,天地好像被清洗过,厚重的大地上,野草遍生。远方的高山,黑影重重,天高地阔,浓烈的蛮荒气息扑入眼前,好似置身于远古时代。

    陈铮贪婪的呼吸着荒蛮气息,一身气血似得到洗礼,变的活泼,生机昂然。他似乎能听到体内流动的声音,如河流潺潺,不断冲刷着自己的血肉筋骨,一缕缕莫名的气息从毛孔中渗入气血之中,然后通过气血运行融入血肉筋骨之中,令他的血肉筋骨不断强壮。

    虽然没有了如负千斤的压力,但那种压制他的真气的天地之力越发清晰,彻底让他的真气缩于丹田气海的漩窝之中。陈铮尝试着运转白骨阴风诀,突然心海之中灵光震动,向他发出警戒,一股压抑的,危险的气息突然笼罩下来。

    陈铮连忙停止运功,这个世界对非炼体功法的排斥力如此之强,让陈铮有种面临天罚之劫的感觉。他的真气修为在蛮荒世界之中,彻底无法动用了。

    看到了陈铮的异状,流枫御面带疑惑的盯着他,关心的询问道:“陈兄弟怎么了?”

    从绝望森林中出来,流枫御明显的感觉到陈铮身上的那股让他感觉到危险的气息突然消失不见,更加让他费解的是,陈铮的气息降落到了易筋境之下,只比皮肉境强出一筹。

    陈铮摇摇头,他也感觉到自己的气血回落,但却变的更加精纯。原来如同铅汞的气血正在经受蛮荒气息的冲洗,如受千锤百炼,气血中的杂质被一点点粹炼出去,变的轻灵。

    周身劲力贯通皮肉之中,劲力如钢筋,把全身的肌肉串联起来,形成一个整形。

    “铁山城就在绝望森林东北部,咱们还要走半个月的路程呢!不如让小金载着咱们飞过去吧!”

    流枫御可不愿意在蛮荒野原中吹沙喝风,有金翅大鹏雕代步,需要步行半个月的路程,最多一天就能到达铁山城。

    “这个不太好吧!”

    陈铮看着高空中变成一个黑点的金翅大鹏雕,这厮可是高傲的很呢,一路从绝望森林中走出来,根本不理会陈铮。连陈铮的喂食都不吃,更不用说让他骑在背上了。

    “我跟小金好好沟通一下,他很乖巧的!”

    听到流枫御的话,陈铮露出一丝不屑之色,“信你才怪呢!”

    梳枫流对自己很有信心,也只有他才会觉得金翅大鹏雕很乖巧。对于流枫御要去做无用功,陈铮半点劝阻的意思都没有。

    其实,他心里也好想尝尝骑行金翅大鹏雕的滋味,这可是一次难得的经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