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唳!”

    突然一道厉唳声从空中传来,声音穿金裂石,好似一根锥子刺入耳中,穿破了耳膜,陈铮脸色瞬间变的苍白,一缕鲜血从耳朵里渗出来。

    “不好!”

    陈铮露出了震骇的表情,这声音是如此的熟悉,与他刚至蛮荒遇到熊猿大战时,欲做渔翁的那只巨鹰的叫声一般无二。几乎是下意识的举动,陈铮丢下木筏子,腾空而起,窜到一棵巨树上面。

    哧哧,哧……

    大块的木屑飞落,陈铮拔出泣血刀在巨粗的树干上紧急挖出了一个可供藏身的树洞,也少管这个树洞是不是能用,先躲进来求个心安。

    “喳喳,喳……”

    阴魂不散,贪婪恶心的秃头袅也开始害怕了。整齐的队伍突然变乱,所有人秃头袅好像遇到天乱般,惊慌失措,没头苍蝇的般在空中四散而飞。

    唳!

    又一道高昂尖锐的鹰啼声传来,只闻其声,不见其身,便已把秃头袅吓的魂飞魄散,四散而逃。

    “轰隆隆……”

    高空中像是在放炮了,闷雷的响声远远的传过来,伴随着一道道空气波纹,一道巨大的黑影遮蔽了天空,从二级蛮兽的区域快速移动而来。

    “怎么可能?”

    陈铮透过树洞,看到天空的庞大的黑影闪电一般划破长空,从二级蛮兽的区域飞来。这头疑似巨鹰的蛮兽,以陈铮的经验判断已经达到四级蛮兽的级别。

    四级蛮兽就应该在四级区域活动,可这头蛮蛮偏偏从二级区域飞来,陈铮脸色不由一变。

    绝望森林中等级森严,不同级别的蛮兽都有严格的生活区域。低级蛮兽不敢进入高级蛮兽活动区域,而高级蛮兽进入低级区域,实力会受到无形之力的压迫,很可能就因一次意外丧身于低级蛮兽之手。

    蛮兽是有灵慧的,所以除了极个别的飞行蛮兽,如恶心的秃头袅等,一般不会跨出自己的活动区域。

    鹰类高傲,在蛮荒世界表现的尤为突出,绝不会自降身份进入二级区域狩猎。

    陈铮念头飞转,一声鹰啼声打断了他的思路,只见一头神俊非凡,威风凛凛的大鹏鸟横越长空,黑色的鹏翼宽大无比,羽翎边缘泛起一道金色,寒光四射。看到天空四散而逃的秃头袅,突然发出一声厉唳,足有十丈宽的鹏翼猛的拍打向空气。

    轰隆隆……

    一阵阵雷鸣般的声音在空气中炸响,无形的空气在鹏翼拍打下,形成实质般的波纹,肉眼可见。

    “金翅大鹏雕!?”

    陈铮差一点惊叫出声,今天倒底是怎么了,为什么有金翅大鹏雕从二级蛮兽区域飞来。鲁山曾与他介绍过,绝望森林之中的霸主级蛮兽,其中之一就有金翅大鹏雕。这些霸主级蛮兽已经超脱了等级限制,潜力无限,已有不弱于二三岁小孩的智力。

    这些霸主级蛮兽全都生活在绝望森林的最深处,就连六级蛮兽都不敢靠近。据鲁山所说,这些霸主级的蛮兽似乎有些什么限制,从不进入七级以下蛮兽的生活区域。

    “滋!”

    空气波纹忽然扭曲起来,金翅大鹏雕的一双铁爪撕裂而出,瞬间,扭曲了的空气形成被破,形成十几道风刃,射向秃头袅。

    嘭嘭,嘭……

    秃头袅毫无反抗之力,瞬间被风刃斩杀十几只。金翅大鹏雕智力极高,懂得八面围困,庞大双翅挥动拍打着空气,扭曲了空气,形成强悍的绞力力,把所有人秃头袅包围。突然,一道金光飞窜起来。

    唳!

    撕金裂铁的双爪,猛的撕裂着空气,当场把秃头袅首领抓成一团血雾,腐臭的鲜血从天空洒下,残余的秃头袅吓的恐叫起来,奋力向四周飞逃。

    金翅大鹏雕不愧是霸主级蛮兽,摧枯拉朽,一支庞大的秃头袅种群被它斩尽杀绝。好似得胜的将军,金翅大鹏雕在空中盘旋着,发出一声声兴奋地唳鸣声。忽然,金翅大鹏雕向着森林俯冲而下,直冲向陈铮藏身的巨树区域。

    “不好,被发现了!”

    陈铮脸色不由大变,强大的风压从上空压迫而下,把巨树都要压弯了,陈铮急的满头大汗,一时之间手足无措,不知该如何了。

    凭他现在的实力,一旦被金翅大鹏雕盯上,上天入地,都逃不过对方的追杀。

    唳!

    一道穿金裂石的唳鸣声传来,噗哧!声如利刃,没入树干之中,形成一道深达数寸的刀痕,把陈铮吓的面如土色,随之心中庆幸无比,这道音刃没有对准他所藏身的位置。

    金翅大鹏雕已经发现了藏在树洞的陈铮,却没有对陈铮发起攻击,好似猫逗老鼠,就树顶上盘旋回绕,不时发出一声厉唳声,一道音刃斩在树干上。

    唳,唳唳……

    陈铮竟从它的声音的听出一丝欢喜的情绪,霎时间,脸色变的难看之极。

    “这畜生绝对是故意的!”

    确定了金翅大鹏雕没有恶意,是在戏耍自己,陈铮却不敢从树洞里钻出来。这畜生虽有智力,终究与人不同,心无善恶之分,喜怒只在一念之间。陈铮若从洞树中出来,万一这头畜生突袭杀手,他绝无幸免之理。

    其实,陈铮心如明镜,树洞不足以庇护于他。金翅大鹏雕若有心杀他,无论他是在树洞之中,还是在树洞之外,都没有意义。

    就在陈铮进退两难之际,忽然一道斥诧声响起:“小金,不许玩闹吓人!”

    唳!

    金翅大鹏雕闻言,叫声中透出一丝不满,带着些委屈,突然冲霄而起钻入铅云之中,嘹亮的啼鸣声在高空中回旋,回音不绝于耳。

    “小金年幼贪玩,惊吓了朋友,在下代他说声抱歉。”

    此人的话诚恳无比,陈铮并没有感觉到丝毫恶意,身形一闪之间,从树洞中钻出落于地面。

    眼中透出震惊之色,看着身前之人。

    这是一位二十岁上下的青年,身上穿着并不是蛮荒世界的皮毛皮甲,反而与大离主世界的衣着相似,一身不知何种材料所制的劲装,外罩一件天蚕丝织就的长衫。剑眉星眸,皮肤白皙,泛出玉一般的光泽,完全与蛮荒世界粗犷的气质不符合。

    此人身形修长,没有爆炸般的肌肉,腰间挎着一柄长剑,若非是在蛮荒世界,陈铮都以为他是大离十大宗派的某一派弟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