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嘶!”

    前足被斩断,巨蜈吃痛之余,发出一声声尖锐的叫声。(书=-屋*0小-}说-+网)身体坠落地面,猛的倾斜,有些站立不稳。陈铮眼前一亮,手中泣血刀疾风骤雨般斩杀过去。

    风起云动,雷霆相伴,风雷九击刀法施展开来,好似一团雷光,罩在蜈蚣的头顶。刀光如练,游走如龙,好似庖丁解牛,挑入蜈蚣背脊的各处关节。

    啪啪啪……

    关节上的软骨被泣血刀挑断,巨蜈庞大的身躯瞬间分成数半,无头的身躯不断扭动着,巨蜈发出剧烈的嘶鸣声,终于意识到危险,带着小半截身躯转身就要逃走。

    “现在想逃,晚了!”

    陈铮眼中闪过一道血光,追上巨蜈,泣血刀刺入巨蜈头颅连接身躯的关节上。

    滋!

    赤光一闪而逝,巨蜈的头颅与身躯彻底分离,大片大片的毒液喷出来,污染了数丈方圆。等到毒液喷尽,巨蜈的生命力流尽,终于死了。

    陈铮一个翻身,轻松落到了地面,开始肢解巨蜈的尸体。这畜生浑身都是宝贝,光是支撑庞大身躺的数对巨足切割下来,经过打磨可以成为锋利的刀剑,还有身上的硬壳也能做成铠甲。

    陈铮不需要这些护甲,但可以卖到城里,换取血石。他已从鲁山口中得知,血石不只可以作为货币,里面蕴含的精纯的精气,可以直接吸收提升修为。

    炼化蛮兽血肉得到的精气,太过爆燥了,一旦身体无法承受,就会引发血热,血毒,走火入磨。陈铮经历过一次精气暴动,心有余悸,不敢在无节制的吞食蛮兽血肉。

    他已经得到一门蛮荒世界的修炼功法,若再有血石就可以安心的闭关修炼了。

    绝望森林待的时间有些长了,陈铮准备离开前往城市。把巨蜈尸体分割,收集一切有价值的材料后,陈铮做了一个木筏,把这些材料全都捆绑起来,便要离开森林。

    一切收拾妥当,陈铮刚准备离开,突然天空中传来一声厉唳声,就看到一群秃头袅扑击而下。

    这些秃头袅浑身毛羽疏落,露出羽毛下腥红的皮肉,头顶光秃,皮肉外露,好像脱了毛的老鼠头,看着恶心无比。

    双翼间露出一排排骨头,遮天蔽日的从天而降,腐臭的气味瞬间遍布天地之间。看到地面的猎物后,兴奋的“喳喳”叫唤起来。声音就像夜猫子嚎春,此起彼伏,听的人心烦意乱。

    这群秃头袅的实力并不强,在二级蛮兽中是最垫底的,但架不住成群结队的出现。身秃头袅是群居生物,数量一旦达到十只以上,就算三级蛮兽也不愿招惹。

    这些畜生非常讨厌,就是草原上的鬣狗,看到猎物出现,便徘徊不走,一旦机会来临,便发起迅猛的攻击。若猎物的实力太强,就在盘旋在空中,赶不走,甩不掉。

    许是气运太旺,盛极而衰,陈铮的好运气终于用完了。

    这次出现的秃头袅数量足足达到三十多只,而且有不少的秃头袅个头明显比其他同类要大一号,这些都是的秃头袅种群中的小头目,还有一只通体被黑翎羽覆盖的秃头袅,翼宽两丈,形成蝙蝠之翼,长着一颗老鼠头,两撇胡须清晰可见,居于群袅之上,是这群秃头袅的王者。

    这是一个支成了气候的秃头袅种群,便是三级蛮兽见到,也会不战而逃,陈铮有大麻烦了。

    这些秃头袅看到地上残缺的蜈蚣的尸体,兴趣缺缺,反而对陈铮露出垂涎之色。

    呼啦一声,七八只秃头袅俯冲而下,朝着陈铮扑过来。活物的吸引远远超过残缺不全的巨蜈尸体。翅膀扑闪着,一股恶臭味扑鼻而至,把陈铮呛的差点窒息。锋利的利爪乏着幽幽光芒,明显带有剧毒,凶狠的抓向陈铮。

    陈铮可不敢让这些恶心的畜生碰到自己,不被毒死,也要被对方身上的恶臭呛死;就算不被呛死,也会被恶心死。

    秃头袅的外貌太丑了,已经丑到了灵魂深处,鼠头蝠翼,翎羽稀落,露出羽毛下的红肉,肉腐烂,长出一个个疮胞,有些疮胞破裂后,流出了黑黄色的脓液,甚至长出了蛆虫。

    “呕!”

    陈铮的肠胃忽然了一阵翻涌,剧烈的干呕起来。

    “好恶心的畜生!”

    陈铮想死的心都有了,不等秃袅飞下来,扭头就跑,就连打包好的战利品都不要了。刚逃出十几丈,迎面数只秃头袅包抄而来,到嘴到猎物,秃头袅怎容他逃走。

    “去死!”

    陈铮催动全身的气血,先是切断自己的嗅觉,而后泣血刀瞬间斩出,一道血浪腾空而起,淹没向包抄而来的秃头袅。

    面对这群恶心的东西,陈铮毫不保留,一式“血洗天下”使出后觉得不解气,紧接着又使出第二招,一连斩出七八道血浪,形成滔天血海,彻底淹没了秃头袅。

    嘭嘭嘭……

    半空中一团团的血雾爆炸开来,满天的散发着恶臭的秃头袅被斩爆。刀光如血,与血海中纵横来去,没有一只秃头袅能挡得住陈铮一刀,就算是那些休形稍大的秃头袅小头目也一样,不过是几个照面,地上落下六七只秃头袅的尸体,还有一些被陈铮凌空斩爆,尸骨无存。

    这些秃头袅受到迎面重击,彻底害怕了,不敢再落下,盘旋在陈铮的头顶,发出渗人的猫叫声。

    嗤!

    一道赤光冲霄而起,直奔头顶的秃头袅。

    “哇……”

    秃头袅惊叫一声,四散而逃。

    盈盈血光从陈铮眼中盛出,冲着远离的秃头袅冷哼一声:“一群欺软怕硬的恶心畜生!”低哼一声后,陈铮拉起木筏子向森林外走去。

    “哇哇……”

    看到陈铮离开,空中的秃头袅不甘的叫了起来,远远的跟着他,却不敢再落下来。

    走了十几里,陈铮转身看去,秃头袅依然跟在他的身后,陈铮不由皱起了眉头。

    “果真如阴魂不散……”

    得想个办法甩脱这群秃头袅,一直跟在身后不是办法。秃头袅可以不休息,陈铮却不能不休息,难道晚上睡觉时,也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