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

    这名土著倒地后,突然从皮甲里掉出一张皮布,陈铮捡到手里发现是一皮纸,是用蛮兽最柔软的部份糅制而成。(书屋 shu05.com)皮纸是写满了字迹,还用炭笔画了五个小人。

    陈铮看着皮纸上的小人,小人的身上画满了波浪般的纹路,手臂,腰,肩,腿等重要部份都做了标记,五个小人连起来看,是一套完整的动作。

    皮纸上的字与大离朝的文字略有区别,笔画较多,但字体的大致结构相同。相当于汉子的繁体与简体区别,陈铮看的有些坚难,连蒙带猜看懂了大概的意思。

    粗粗浏览一番,陈铮的脸色露出惊讶之色。

    “这是一门修行功法!”

    随之,目光转向被他斩杀的土著身上,眼中透出一丝异样的目光。他都不知该兴奋还是该惋惜,这名土著也不知是怎么想的,修行功法这么重要,竟然随身携带,这不是在引诱别人杀人夺宝嘛。

    陈铮也是福神罩休,天降鸿福,正需要一门修行功法时,便有人上赶着送来了,真是想什么就来什么。

    “不对劲!”

    陈铮忽然皱起了眉头,他这一段时间太顺了,几乎达到心想事功的地步。老天爷好像知道他要什么,对他极为关照。这很不正常,就算世界之子,气运之子也不过如此了。

    “截运密术?”

    陈铮心中猛的一震,“截运密术开始发挥作用了吗?”

    气运、机缘不是平白得来的,这世间任何的收获都要付出代价,从没有不劳而获的收获。陈铮莫名其妙的鸿福临体,想什么就来什么,用一句“气运勃发”形容都算是谦虚过度。

    “也不知贾臻怎么样了!”

    真是猫哭耗子假慈悲,他身上莫名而来的气运就是通过截运密术从贾臻身上夺来的,如今却露出一副很关心对方的样子,实在不当人子。气运这种存在,一增一减,他现在鸿运当头,贾臻肯定是倒霉透顶。

    “咻!”

    突然一声凄厉的尖啸声从身后传来,陈铮几乎本能的横空挪移,猛的侧身而起,腾空翻跃,身体凌空,终于看清楚是背后尖啸声的来源是什么了。

    这是一只约莫两丈多长的巨型蜈蚣,浑身覆盖着草黄色的硬壳,两只巨大前爪好似钢刀一般,舞动之间发出尖锐的啸声,空气如同绵布般被割裂,巨大的身躯摇动着,空气荡起一道道波纹。

    这畜生体型巨大,腿脚又多,身体关节众多,极其灵活,腰身关节扭动,折成七十度角,两只前腿挥动着夹击向陈铮。

    三角头颅,一双眼睛散发着凶光,眼睛被一层晶体状挡在后面,像是戴了一副眼镜。满嘴的獠牙,对准腾空而起的陈铮,“滋”的一声,一道浊黄色的毒液射出。

    陈铮大惊失色,连忙扭动腰身,凭空移动数尺,射过了巨蜈的毒液喷射。

    嗤……

    地面一团黄烟冒出,泥沼好似沸水的油锅,无数的气泡冒出来,发出咕嘟咕嘟的沸腾声音。伴随着黄烟冒出,石头腐化,一丈方圆变成了焦土。

    “好厉害的毒液!”

    陈铮看到毒烧焦的地面,心惊胆颤。这畜生的毒性比之巨蟒强了十几倍。一旦粘在身上,顷刻之间就会化为一滩脓水。

    见陈铮避过自己的毒液攻击,巨蜈发出一声“嘶嘶”的尖叫声,几十只腿快速摆动,忽然身后腾空而起,电光火石般朝着空中的陈铮扑了过去,头颅下一对钢刀般的双腿挥舞起来,形成一柄巨大的剪刀向陈铮左右夹击。

    巨蜈两条前腿挥舞之间颇有一番章法,绝断了陈铮左右腾挪的方向。

    身在半空,退无可退,陈铮脸色猛然一变,拔刀泣血刀瞬间在身前布下一层刀网。

    滋!

    巨蜈狡诈之极,突然一道毒液喷出。

    嗤嗤……

    空气都被腐蚀了,一道道黄烟生成,把陈铮团团围起来。

    这只蜈蚣显然具备一些灵慧,举手投足之间,双足成刀,把陈铮围困在一个很的范围内,嘴里不断喷吐着毒液,远近齐攻,组合成一套绝杀之术。

    这只巨型蜈蚣的实力勉强达到三级,甚至还不如一些二级的蛮兽,但它的毒液攻击非常强悍,普通的三级蛮兽都承受不了。

    巨蜈挥舞之间犀利的前足,不时的喷出一道毒液,防不胜防,也就是陈铮熟悉了它的套路,不然这会已经被毒液攻击到了。

    滋!

    一道草黄色的影子窜起,巨蜈的两只前足挥舞起来,夹击向陈铮。就在陈铮横空挪移,躲开巨蜈的扑击时,突然一道毒液凌空洒下。

    “好畜生!”

    陈铮一声厉喝,璀璨的刀光瞬间爆发,朝着巨蜈的前足斩去。

    “铛!”

    赤红的刀光狠斩中巨蜈前足,一连串火星冒出,感觉到虎口一麻,陈铮的脸色微变,身体借势倒飞出去,在空中一折,再一刀斩出。

    巨蜈的灵慧不弱,居然露出了惊愕的眼神,没想到自己无往而不利的必杀一击,被眼前的猎物躲避过去。像这种两脚猎物,它也击杀过几个,非常轻松。但今天似乎有些不一样,猎物非常狡猾,好似算准了它的攻击,数次毒液攻击都没有见效。

    这头蜈蚣的灵慧若是再高一些,就会知道,自己踢到了铁板了,它明智的做法就是掉头就走,而不贪恋猎物鲜美的血肉。

    这个看着比它小许多倍的两脚猎物,绝对是一个硬茬子,弄不好猎杀不成反被杀。可惜,巨蜈虽有灵慧,却还远远比不上人的智力。数次攻击没有见效,巨蜈有些狂暴了,腹下几十只足脚齐齐用力,唰的一下朝天空中腾起,扑向陈铮。

    滋!

    又一道毒液如降雨般喷洒而下,罩向陈铮。

    头顶毒液洒落,左右有巨蜈一对前足绞杀而来,陈铮只能后退。只是现在他身在半空,无有借力之处,眼看丧身于巨蜈双足与毒液之下,眼中闪过一道厉光。

    “畜生去死!”

    陈铮厉喝一声,左脚踏右脚,身体犹如一颗炮弹一般弹射向巨蜈,手中泣血刀“刺啦”一声,像划开破布般,把空气一分为二,赤红的刀光斩向巨蜈前足。

    铛铛铛……

    一连数十刀斩出,刀刀斩在同一个地方,杀的巨蜈向地面坠落。

    “噗嗤!”

    巨蜈一只硬如钢铁的前足终于被他斩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