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一天天过去,转眼之间,已过了十来天。

    陈铮流连于绝望森林之中,借蛮兽磨炼自己,彻底忘记了时间。

    绝望森林中地型多变,这一天,陈铮穿过一片沼泽,正在寻找与自己实力相差不多的蛮兽。蛮兽没有找到,却找到一株蓝色的六叶草。

    这株蓝色六叶草生长在沼泽边缘,周围是一潭腐烂的泥沼,泥沼中散布着森森的白骨,还有腐烂成泥的蛮兽尸体。

    这草竟然以蛮兽尸体为养料而生长,陈铮眼中闪过一道血光。虽然不认识这株草,也不知它的功效,但吸收了蛮兽一身精华,必然不凡。

    陈铮小心观察一番周围,走到蓝色六叶草跟前,伸手去碰草叶,一股阴寒的气息顺着手指侵入体内。

    “嘶!”

    陈铮闪电般缩回手指,只见手指已经变的青紫,像是被冰伤了一般。

    “好强烈的阴寒之气,竟连我都承受不住。”

    物极必反,这株蓝色六叶草吸收了蛮兽一身精华,反而变的阴寒无比。阳极生阴,草叶之中蕴含了浓郁的阴气。

    陈铮正在发愁蛮荒世界的阴气稀薄,无法修炼白骨阴风诀,没想到福从天降,就遇到这株饱含阴气的蓝色六叶草。

    强忍着阴寒冰冻,陈铮连根拔起,正准备蓝色六叶草包裹好,突然一声厉喝从身后传来。

    “交出阴灵草,饶你不死!”

    陈铮转身一看,见有一人面带寒霜的看着自己。

    此人身着蛮兽制作的皮甲,与他年纪相仿,一身气血充盈,几乎溢出体外。与鲁山的阳刚充满爆炸力的气质不同,此人透着一股阴鸷之气,气血之中隐含着浓郁的阴厉气息。

    陈铮没有理会他,反而看着手中的蓝色六叶草,恍然大悟:“原来此草名叫阴灵草,名字取的很贴切,难怪会有如此浓烈的阴气。”

    他还是头一次遇到杀人夺宝这种戏码,觉的新奇无比。

    不由打量着眼前之人,此人气质阴鸷,修行的功法似乎与他是一个路子,专走至阴一脉,但远不如他的纯粹。

    这个世界的主流是修炼肉身,以肉身成圣。肉身强大,气血必然磅礴,而气血属阳,此人修炼阴属功法,自然会与本身气血产生冲突,气息不纯亦在情理之中。

    “交出阴灵草,我饶你不死。”

    此子面色阴沉的盯着陈铮,开始催动气血,劲力游走全身,突然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由体内响起,筋骨齐鸣,猛的迈出一步,强悍的气势压向陈铮。

    陈铮进入绝望森林中这么久,一直与蛮兽搏杀,从没与这个世界的人交过手。此刻,一股兴奋之情莫名而生,浑身气血沸腾,突然一声大喝,双手成爪,向对方狠狠抓下。

    气血催动,劲力透过双手,直接把空气撕裂,发出“嘶嘶”刺耳声,眼中闪烁着血光,凌厉的爪影笼罩住对方。

    此人早有动手之念,看到陈铮抢先出手,突然抽出一柄骨剑,一剑挥出,骨剑发出“呜呜”的泣咽声,好似厉鬼哭泣,剑未至,一道阴冷的气息冲到陈铮跟前。

    “玩弄阴气,你家陈爷才是行家!”

    绝望森林中的这些日子不断磨炼,陈铮实力稳步提升,尤其是对于气血与劲力运用,更上一层楼,如今丢刀使爪,杀伤丝毫不弱。

    以紫气东来心法凝聚劲力,气血中阴森气息通过鬼爪手瞬间击散了对方的气息。

    滋!

    看到陈铮空手攻击,此人冷笑一声,他的白骨剑是由五级蛮兽的骨骼打磨而成,无坚不催,比之千锤万锻的神兵尤胜一筹,对方死定了。

    一声惨白的剑芒直接斩中陈铮的双爪,去势不衰,穿过空中的爪影,直接刺向陈铮胸口。

    这是陈铮第一次与蛮荒世界的土著交手,本以为这个世界的人修炼肉身,都是猛打猛冲,没想到此人的剑法极为高明,一时大意,竟然落了下风,眼看对方骨剑刺入胸口,陈铮脸色大变,连忙运起鬼影无踪身法,幻出三道人影,以此迷惑对方,乘机后退,脱出对方剑势笼罩范围。

    “锵!”

    泣血刀出鞘,陈铮面色凝重的看向对方。

    “找死!”

    看到陈铮以一种戏弄他的方式逃脱自己的必杀一剑,此人好像受到了莫大的污辱,勃然大怒。“噗哧”一声,一道剑光击出,身如闪电,刺向陈铮的肩胛。

    第一次与蛮荒世界地土著交手,此人的实力比之鲁山弱了不止一筹,只相当于大离主世界的后天九层修为,陈铮有心以他做为试验石,一试此世界武者的虚弱,以泣血刀紧守门户,遇招拆招。

    此人剑法之狠辣出人意料,招招不离陈铮全身要害。仗着骨剑无坚不催的特性,每一剑都斩在泣血刀上,想要把泣刀击断,对陈铮形一击必杀。

    若是没有晋升神兵时,泣血刀或许可能被对方的骨剑斩断。

    双方刀来剑往,激战数十招,不分高下。陈铮已经试探出此人的虚实,凭着肉身强悍,此人每一剑举轻若重,力重千钧。剑法狠辣有余,机变不足。

    力量上不如对方,陈铮便以精妙的招式与之缠斗。化血刀法与风雷九击交替使用,刀光如练,游走如蛇,穿透了对方的剑光,直接点在对方的胸前。

    噗!

    一声闷响,刀尖刺在对方胸口,如中败革,一股反弹力把泣血刀荡开,骨剑刺向陈铮面门。

    “好强的肉身防御,堪比三级蛮兽。”

    陈铮大吃一惊,连忙回刀格挡对方的骨剑,竟被对方强悍的力量震退。噔噔噔,连退三四步才化解了对方剑上的巨力。

    一剑击退陈铮,此人气势大涨,骨剑划出数道森森的剑光,把陈铮圈入剑光之中。

    轰!

    一道赤光腾空而起,结成一座虚幻的莲台,莲瓣飘落护住陈铮全身。陈铮使出了“雷霆万劫”刀法,道道白色剑光被湮灭。心海之中,灵光震动,心力透体而出,以精神锁定对方,一缕刀势从天而降。

    噗哧!

    赤光闪烁,阴森邪异的气息爆发,侵入对方体内,让此人身体猛的一滞,泣血刀已从他的眼前闪过。

    锵!

    泣血刀归鞘,陈铮嘴角悬起一丝冷酷的笑容,不屑说道:“锻骨境武者不过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