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类本以敏捷见长,最善偷袭,可眼前这条巨蟒气血充沛,凶狠狡诈,口中喷吐出毒气,凭着刀枪不如的身躯,逼的陈铮与它硬拼。

    巨蟒的身躯曲成一道半圆形,口喷毒液,尾巴轰击,陈铮被夹在中间,受到毒气侵袭,胸闷恶心,已被逼入了绝境。

    手中泣血刀“嗡嗡”颤动起来,一道赤光腾起,陈铮鼓动着全身的血液,一式“血洗天下”终于施展出来。血浪滔滔,直接淹没了巨蟒的头颅。

    滋滋滋……

    血浪之中,刀光如练,一刀快一刀的斩在巨蟒七寸要害之间,或是划向巨蟒眼睛。血浪之中,一缕刀势凝聚,附于刀身,阴森冰寒的气息强行从蟒鳞中渗入。

    刀光连绵不绝,把巨蟒劈的“嘶嘶”鸣叫起来。

    森中潮寒的地气被陈铮强行凝聚,转化为阴气,融入血浪之中,渗入巨蟒的眼晴。眼睛受到刺激,巨蟒很有机警地把眼皮合闭。

    此举正全陈铮心意,一道匹练乘机从天而降,斩在巨蟒七寸。凝炼,锋利,无坚不催的刀势,透着阴森的气息透过蟒鳞,斩入巨蟒体内。

    要害受袭,巨蟒尾巴猛地抽打过来。这

    陈铮双脚踏地,微微曲膝,猛的冲天而起,泣血刀化作赤光撞向蟒尾。刀刃之上,殷红的刀芒发出滋滋的声音。陈铮胸膛起伏,气血如潮。刀光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凝聚了刀势,锋芒激发,噗哧一声,把巨蟒尾尖斩断。

    失去尾尖,巨蟒身体失去平衡,良机已显,陈铮刀如分浪,回身再斩七寸,道道赤光化为锋芒,斩在同一个地方,瞬间斩出几十刀,终于破了巨蟒的鳞片,七寸被斩,血流如漂。

    足足斩出百十多刀,每一刀都承载着一缕无坚不摧的刀势,斩在巨蟒七寸之上。刀芒切断它的筋骨,阴气腐蚀它的血肉。金铁般的鳞甲片片飞落,巨蟒剧烈反抗着,渐渐声息全无。

    看到巨蟒一动不动,陈铮确定这畜生死透,这才脸色苍白的收刀而立。

    这是一条三级的巨蟒,覆盖身躯的鳞甲,刀剑难伤。便是以泣血刀的锋利,都是斩在同一个地方,一口气斩出几十刀,才破了鳞甲的防护。这么一条巨大的蟒蛇,把它的鳞甲拔下来,足以制作数护甲。

    蟒肉蕴含着惊人的血气,陈铮体内由蛮兽血肉炼化的精气还没有彻底消化,对巨蟒的血肉毫无兴趣,但蛇胆明目清肝,性属阴,是极佳的灵药,可以化解陈铮体内因吞食太多的蛮兽血肉而产生的血热与血毒。

    可惜,没有蛮荒世界的修炼功法,这么多的血肉本白浪费了。

    经过一番激斗,终于斩杀了巨蟒,陈铮却因为激发气血,施展“血洗天下”,体内未能炼化的蛮兽精气彻底暴发,突然一股火热之气流窜全身。

    陈铮的身体就像被煮一般,全身毛孔乍开乍合,浓如白烟的热气喷出。每喷出一股热气,身体就亏空一分。

    陈铮脸色猛的一变,惊声叫道:“火气喷发,精气流失,身体必然大亏,恐怕会造成不可修复的创伤。必须锁住全身毛孔,不让火气外喷。”

    陈铮强迫自己定下心来,脑子电光火花般思考应对措施。

    蛰龙功善敛气息,能封闭全身毛孔,陈铮连忙运这门奇功,毛孔刚一闭合,体内的气血瞬间沸腾,爆动起来。

    “不好,闭合了毛孔,火气无法外泄,就像密闭的空间内装入了巨量的炸药,一旦超过身体的承受极限,气血爆炸,我就要粉尸碎骨了。”

    这也不行,那也水对,陈铮一下子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眼见的体内气血沸腾如火,吞食的蛮兽精气反噬,全身好似被吹气球般膨胀,陈铮陷入了绝望之中。

    陈铮感觉要被撑爆了,骨髓发烫,所有的骨骼发出痛苦地响声,皮肤胀裂,精气逆窜入经脉之中,横冲直闯。

    轰!

    因为受到天地之力的压制,真气全部缩进丹田气海的漩窝之中,经脉之中空空如也。精气逆窜而入,好似一辆时速五百迈的跑车弛入空阔的高速公路上,撒开了花儿的彪速。突然,前方出现一道固不可毁的壁障,精气一头撞上去。

    霎时间,地动山摇,精神气震动,陈铮脸色变的煞白,鲜血从耳鼻口中渗出。

    精气逆袭经脉,冲击向带脉的临泣穴。好似火星撞地球,天摇地晃,把陈铮震的眼前一黑,心神差点失守,突然一道灵光闪现。

    “蟒蛇胆!”

    陈铮强敛意识,挥起一刀斩出,刀光顺着巨蟒七寸伤口,直接在蟒腹上划出一道伤口,刀尖震颤着,挑出一颗紫黑色的蟒胆。

    蟒蛇胆外表包裹着一层粘液,湿淋淋的,一缕幽光闪烁,近乎紫色透明状,里面水光荡漾,黑色的胆汁中闪烁着幽蓝色的盈光。

    碗口大的蟒胆,被陈铮以刀尖刺破,一股阴冷的寒流顺着喉咙流进胃中。强烈的腥气刺激着陈铮的味蕾,差一点让他吐出来。

    阴冷的寒气入腹,瞬间扩散,中和了体内的血热,化解血毒,沸腾如火的气血像被浇了一盆冷水,开始冷却。

    蟒蛇气血充沛,蕴含着强大的血热,但不改其阴寒本质。蟒胆中的阴寒气息进入到陈铮体内,片刻间就驯服了逆乱的精气。

    陈铮鬼使神差般运起白骨阴风诀,混合了蟒胆汁的精气变的温顺,缓慢的向临泣穴中渗入,坚固如钢墙铁壁的壁障,渐渐软化。

    经过这一番走火入魔的历险,陈铮吞食炼化的精气全数化为白骨真气,让他的修为大进。尤其是气血沸腾,经过血热与血毒的催残,陈铮的气血变的越发精纯,骨骼表面被一层淡金色覆盖,已至金骨境中期。

    可惜,真气受到天地之力压制,使的陈铮无法冲破临泣穴,修为依然止步于后天八层中期。但也不是没有好处,若能在这种极端环境下运行真气,真气将得到最大程度的粹炼,等到回归大离主世界,必可一鼓作气破入后天九层,打通任督二脉。

    陈铮休整恢复半日,迅速离开这里。

    经过一次教训,陈铮不再像个饕餮般吞食蛮兽的血肉,只有精气彻底炼化后,才会再次吞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