蛮兽的皮肤防御力惊人的强,堪比铜墙铁壁。

    陈铮马上改变战法,身体灵活腾跃,专寻蛮兽的软肉处攻击。

    这畜生体形庞大,横冲直撞,就算四级蛮兽也不愿让它撞在身上。陈铮采取游斗之法,看中机会,抽冷子就是一刀,刀刀攻击对方的软肉。

    片刻间,这头蛮兽便浑身是血,好像天上下了一场血雨,血水浸润了地面。

    扑嗵!

    蛮兽终于流干了血液,一头跌倒在地上。

    陈铮亦是筋疲力尽,即要躲避蛮兽的冲撞,又要伺机攻击,心力消耗严重,让他的头脑都些发昏。不断催动着气血,更让他的身体承受难以想像的负担。

    终于把这头蛮兽磨死,陈铮也变成强橹之末,双腿发软,直接瘫坐在地上。

    不过,这一切都是值得的,这可是一头三级蛮兽,血肉中蕴含的精力绝非二级蛮兽可比。

    靠着一棵树上竭一口气,陈铮打量着周围的环境,他已经进入绝望森林的三级蛮兽活动区域,越往里面,蛮兽的实力就越强。这里还算是三级蛮兽的活动外围,蛮兽的实力并不强,几乎都是三级垫底的蛮兽。即便如此,陈铮刚才斩杀的蛮兽都有着后天八九层的实力,而且身体强悍,刀枪不入,比之后天八九层的武者更加难缠。

    精力恢复一些,陈铮便以泣血刀肢解了蛮兽,切割下蛮兽身上最精华一部份,点燃了火堆进行烧烤。

    三级蛮兽的血肉精华磅礴无比,陈铮只吃了一小块,一股沛然的精气在体内膨胀,连忙运转化血功进行炼化。

    蛮荒世界中,无论蛮兽还是人类武者,皆是修炼体魄为主流,个个身强体悍,气血浑雄,阳刚之气浓烈,排斥一切阴厉气息。

    陈铮修炼的白骨阴风诀能够借助阴气粹炼体魄,但不是纯粹的炼体功法,吞食的蛮兽精华无法主动强化身体,只能被他融入血液之中,做为提升白骨阴风诀修为的底蕴。

    这个世界,阴气稀薄,又有天地之力压制非土土力量体系,陈铮体内积累了庞大的气血能量,却不能快速转化为修为。

    “看来要寻找一门蛮荒世界的炼体功法了,不然这些血肉精华被化血功炼化了太可惜了。”

    感觉到体内气血膨胀,再无法容纳更多的精气,陈铮无奈之余,只能任由这些精华自毛孔中排出。

    没有专门的炼体功法,只凭化血功炼化,陈铮最多只能吞食十几斤血肉,就再无法摄入。尤其是没有阴气相助中和血热和血毒,吞食的蛮兽血肉在他体内积累了大量的火气,他已经感觉到自己的气血有了不稳的迹象,似乎随时都可能爆发。

    看了一眼庞大的蛮兽尸体,陈铮露出一丝惋惜之色。这可是三级蛮兽,全身是宝,只可惜他却带不走。

    切割下一大块肉后,陈铮恋恋不舍的丢弃蛮兽的尸体,再次向森林里进发。越往里走,蛮兽的实力越强悍,陈铮不敢太深入,只在距离二级蛮兽的区域附近活动。

    绝望森林不全是森林,许多地方遍布沼泽,甚至还有山崖峭壁,地形复杂。游荡在森林中的陈铮,突然听到一阵细微的“沙沙”声,然后一条巨大的黑蟒身疾如迅风从一片沼泽中窜出。

    巨蟒张开了血盆大口,陈铮的背后猛扑过来。

    一股恶风袭来,陈铮脚步一错,身体横移,堪堪避开偷袭的巨蟒。身形腾空一米,猛的扭腰转身,一股寒气灌入嘴中,头皮发麻。

    与他相距数丈之外,一条黑色的巨蟒吞吐着蛇信,冰冷的双目盯着他。血盆大口冒出一股肌腥气,蛇信分开三叉,一滴滴青涎滴落。

    滋!

    青涎落到地面,一股黄烟升起,草叶被腐蚀发出恶臭味道。黄烟含着剧烈的毒性,稍稍吸入一丝,陈铮便感觉到一阵阵胸闷,恶心欲吐。

    “好厉害的毒性!”

    连忙紧闭口鼻,凝神戒备的盯着眼前的巨蟒。森林之中,陈铮最不愿意遇到的就是蟒蛇类,这些畜生最善偷袭,而且剧毒无比,稍有不慎,便会丧口蛇腹。

    “嘶!”

    蛇信吞吐,发出尖锐的声音,巨蟒忽然化作一道黑影扑向陈铮。七八米长的蟒身,蟒首昂起,足有半人高,速度快捷,张着血盆大口,能轻松的吞掉一头牛,腥风袭来,陈铮只觉头晕胸闷,脚步变的轻浮。

    性命倏关之际,陈铮脚下步伐交错,如滔云海,转到身旁的巨树后面,迅速后退。手中泣血刀顺势上撩,挑向巨蟒的七寸之间。

    铛!

    好像软中了石头,泣血刀上传来一股刚硬的反震力,震的陈铮虎口发麻。

    “好坚硬的蛇鳞!”

    蟒蛇类的致命要害在七寸之间,陈铮一刀斩中,不仅没有对巨蟒造成一丝伤害,反而把自己的虎口震麻,半片臂膀酸软。

    巨蟒见到陈铮攻击自己的要害,突然发狂,蟒尾横扫而来,抽向陈铮。

    咔嚓!所过之处,四五棵巨树被抽飞,呼呼的破空声中,一道白色波纹扩散,空气被从中一分两半。

    陈铮运起鬼影无踪身法,身形虚实变幻,虽然受到天地之力的压制,但也能发挥出三五分玄妙,陡然之间,三四道影子分散,蟒蛇分不清真假,尾巴一击而空。

    自得到噬心真君的武道经验后,陈铮不断揣摩,与自己所学相互应证,无论修为还是刀法进步快速,一刀劈出,如浪如滔,一招未至,第二招接踵而来。

    化血刀法被他的出神如化,彻底超越了原本刀法的藩篱,演变为一门最契合陈铮心性功法的刀法。

    “嘭!”

    泣血刀劈在巨蟒身上发出金铁交鸣的声音,巨蟒身上的角质鳞片比钢铁都要坚硬,把泣刀弹起,砸向陈铮。

    自从泣血刀晋升为神兵后,好像就遇到了克星,以前无坚不催,切金断玉的锋芒彻底消失,现在都无法破防了。

    陈铮手腕一抖,泣血刀把他拖出四五米远。巨蟒紧追而来,乘他立足未稳之际,粗壮的尾巴横甩过来,啸啸破空声传来。巨蟒尾巴硬钢鞭,横抽过来,击穿了空气,发出“呜呜”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