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兽腿入腹,陈铮坐在火堆旁边开始炼化蛮兽血肉中的精气。

    绝望森林边缘,实力最强的蛮兽只有二级,这些蛮兽灵觉非常敏锐,远远的就闻到陈铮身上缠绕的血腥气,还有同类死亡的气息,根本不敢靠近陈铮百米之内。

    一夜无事,陈铮从闭目打坐中清醒,感觉着全身充沛的精力,抬头看了看天空,灰雾雾的,浓厚的阴云遮蔽着天空。森林上空有一层稀薄的雾气,好似淡淡的轻烟,一道冷风吹过,薄雾似纱,或舒卷或扭曲,变幻着各种形态。

    绝望森林之所以令人绝望,就是森林上空的笼罩着这层薄雾,常年不散,薄雾中蕴含着一股奇特的气机,压制着人的气血,使人的气血难以催动,而生活在森林中的蛮兽却不受此影响。这里的空气非常潮寒,若没有皮肉境的实力,根本无法抵抗寒意侵袭。

    森林中的空气不只潮寒,而且粘稠,在这里待的时间长了,就会呼收困难,产生窒息。为了让身体时刻保持在巅峰状态,以应对随时出现的变故,必须不断的催动气血,保证充足的供氧。于是,又一个尴尬的结果出来了,气血消耗太快,身体根本无法保持在巅峰状态。

    由此,造成一个让人难堪的结果,相同级别之下,武者永远不是蛮兽的对手。

    天时,地利,人和,三者皆无,绝望森林对人类而言,就是一块禁地。

    陈铮能够斩杀二级蛮兽,也从侧面反应出,他的实力超过二级蛮兽,但他斩杀二级蛮兽并不轻松,说明他没有压倒性的优势,故尔推测自己的实力在二级之上,逊于三级。

    从鲁山口中得知,武者的突破,每一级都是一次质的兑变。二级武者若非执有神兵利器,永远破不了三级武者的防御。

    站起身活动一番身体,陈铮开始演练刀法,催动着气血驱除了体内的寒气,离开这里,随意在森林中穿行。

    以他的实力,绝望森林边缘可以自由行走,经过一个月的猎杀,陈铮得出一个结论,身体状态保持在正常水平的七成水准,二级蛮兽将不会对他造成任何威胁。

    如今,他对猎杀二级蛮兽已经没有丝毫兴趣。不光是因为难杀,得到的精气也少,性价比太低,他准备往绝望森林深处走一段,猎杀三级蛮兽。

    “吼”

    刚出了二级蛮兽的地界,突然一声怒吼起来,一道肉眼可见的波纹扩散,吼声震天,仿佛整座森林都在颤抖。

    陈铮的目光收缩,忽然停下脚步,伸手按在刀柄上。

    轰隆隆!

    一阵震动山摇,一头恐怖而狰狞的巨兽从森林深处走出,可以轻松吞下一人的大嘴中不断喷吐着白气,酃出尖锐而锋利的牙齿。

    这是一头爬行巨兽,体若蜥蜴,相貌残暴,头颅呈不规则几何状,头顶生长着五六只触角。从头到尾,体长三丈有余,高达一丈,身体壮硕,行走之间,四条石柱般的短腿沉重有力,踏在地面上,发出轰隆隆的声音,地动山摇。

    这哪是什么蛮兽,根本就是远古时代的恐龙,狰狞的头颅轻轻一甩,三四米粗的巨木被拦腰撞断,尾巴一挥,砸在地面上,好似地震了,轰隆隆的声音远远的传出。

    没想到刚踏入三级蛮兽的地界,就遇到一头蛮兽。这里是二级与三级蛮兽的交界地,出没的蛮兽多是二级巅峰,三级垫底。

    就算在三级垫底,也是三级,绝非二级蛮兽可比。这畜生嗅觉灵敏,闻到了陈铮身上浓郁的气血,发现是一只两脚兽闯进自己的领地,顿时发怒,巨大的身躯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向他冲过来,尖锐而锋利的牙齿外露,嘴中呼出的白气,带着浓郁的酸臭味,口角流涎,便要把陈铮一口吞下。

    随着不断炼化蛮兽精气,陈铮的气血浑雄之极,全身血液粘稠,重如铅汞,蕴含着惊人能量。出乎蛮兽的意料,陈铮忽然跃起,双脚在树干上用力一跺,身体如炮弹般冲向蛮兽。

    “锵!”

    泣血刀出鞘,一道赤光从天而降,斩向蛮兽的额头。

    吼!

    蛮兽根本不躲,它全身最硬的地方就是额头,突然伸长脖子,额头上的触角迎向陈铮。

    噗哧!

    赤光于空中划过一个半孤,陈铮忽然从蛮兽眼前消失,一道破空声传出,赤光已从蛮兽颈下软肉处划过。

    被一个双脚小兽伤害,这头蛮兽瞬间发狂了,怒吼着,疯狂甩动头部撞向陈铮,扭腰转身,挥动着尾巴狠狠抽向陈铮。

    轰!

    庞大力量抽爆了空气,发出一声沉闷的爆响,空气炸裂,形成一道道风刃,向陈铮袭卷而来。

    咔嚓,一棵两米粗的大树,被实质般的气刃从中斩断。

    陈铮一口寒气吸入腹中,惊骇的盯着这头蛮兽,没想到这畜生还有这种手段,空气煤电炸产成的气刃,锋利无比,若被这些风刃斩中,非死即残。

    陈铮身形迅速挪移,曲膝半蹲,蹭到蛮兽的身下。对付这种体型庞大的爬行类蛮兽,陈铮已经很有经验,借助其笨拙的体形,直接钻到它的腹下,泣血刀赤光暴涨,狠狠的从对方腹下软肉下插入,而后用力一划,在其腹下划出一道数尺长的伤口。

    天降血雨,巨量的鲜血从伤口中喷洒而下,浇的陈铮浑身是血。这头蛮兽皮糙肉厚,泣血刀只划破了它的肌肉,没有伤到内脏。

    伤口处皮肉翻卷,露出大理石般的纹理,粗大的肌肉纤维,就像钢丝般密布血肉之间。

    腹下重创,蛮兽身躯剧烈的扭动起来,四条粗壮的短腿迈出,发狂般的疯跑起来,横冲直撞。眼暴凶光,突然转身,向陈铮冲撞而来。

    咔嚓!

    陈铮腾身而起,脚下的大树被蛮兽撞断,额前数根寒光闪闪的触角挑向陈铮。

    一道赤光飞逝,从蛮兽眼前划过,发出尖刺的摩擦声。蛮兽忽然闭上眼睛,刀刃在其眼睑上划过,好似划在石头上,只留下一道白印。

    “好畜生!”

    这头蛮兽的防御力之强,以泣血刀的锋利,也只是留下一道印痕,根本不能对它造成任何伤害。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