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铮藏在树上,透过树枝缝隙打量着突然现身的土著,身体高大壮硕,目测之下,比他高了一个头。上半身围了一件兽皮,露出黝黑的肌肤。一头乱糟糟的头发,许多没有清洗过了,打着结随意散下。

    这人的灵觉极其敏锐,相隔数十丈就察觉了陈铮目光,转过身朝着陈铮藏身的方向咧嘴一笑,嘴出雪白的牙齿。

    陈铮心中暗惊:“被发现了!”

    双方至少相隔四五十丈,陈铮又善于隐藏气息,运起蛰龙功,气息彻底内敛,就算有人从树下经过,都不可能发现他。

    可如今,他却被发现了。只是目光在对方身上停留太久,就被对方感应到了,这名土著的实力如何先不做评论,只是敏锐的灵觉,就远远超出陈铮。

    “或许宗师境高手的灵觉都没有他这么敏锐吧!”

    陈铮吃惊于这名土著的灵觉,暗自对比一番。他没有见过宗师境高手出手,但见也有耳闻。宗师境高手凝聚了阴神,具备了心血来潮,天人感应的能力,只有人稍微对其表露出恶意,就能被其感知。

    对于宗师境的高手的形容是否夸张,陈铮无从证实。但他见识过碧月道姑的神异能力,当初常晓静受伤,碧月道姑就是凭着冥冥之中一丝感应找到他与常晓静的藏身之处的。但就算是碧月道姑,也不可能在他收敛了气息之后,相隔四五十丈远就能发现自己。

    “这名土著的实力恐怕不止先天化境这么简单!”

    陈铮正在通过碧月道姑对比这名土著的实力,突然一声啸声传来,就见土著对着他挥手,似在对他发出邀请。

    既然被发现了,陈铮也不藏着掩着,一缕灵光凝聚,刀势随心而生,默运紫气东来心法,布劲力于全身,脚尖在树干上轻轻一点,身体横空挪移,窜到对面的树干上。

    扑嗵!

    天空中落下一道沛然巨力,直接把他压向地面,陈铮抖了抖被震的发麻的双腿,脸色极度难看。

    虽然劲力不受压制,但这股无形之力仍然在束缚压制他,鬼影无踪身法的威力被废掉了九成九。

    “凡是以真气催动的武技都被压制了吗?“

    土著正看着他,现在不是试验的好时机,免的被这个土著看出什么。

    陈铮大步流星的走到土著跟前,近距离之下,终于看清了土著的相貌。浑身爆炸般的肌肉高高鼓起,却并没有像健美先生一般,给人以臃肿的感觉,反而极具流线性美感,每一块肌肉都蕴含着强悍的力量。

    站在陈铮面前,就好像一头史前巨兽,散发着蛮荒般的气息。陈铮能明显感受到对方体内蕴含着一股强大的力量,如同火山下随时爆发的岩浆,毁天灭地。

    这是一名男性土著,看不出具体的年龄,陈铮估摸着要有三十岁以上。可能是常年生活在野外,土著大汉看上去要苍桑很多,脸庞如刀削斧剁,棱角分明,气质凌厉。

    双眼明亮,像是燃烧的一团火,带着一丝好奇的目光打量着面前的陈铮。

    陈铮给他的感觉,就像是城里的那些斗狗溜鸡的公子哥,身体瘦弱,个头不高,穿着好看的衣服,腰间挂上一柄中看不中用的刀或剑。没有结实的肌肉,钢筋铁骨般的身躯,在他眼里,跟废物没有两样。

    大汉的脑子里不全是肌肉,反而心思细腻,没有小瞧陈铮。敢孤身一人出现在绝望森林,绝非他想像中的废物,这个世界藏龙卧虎,奇人异士极多,以貌取人是最不可取的。

    大汉的声音就如他的身体一般,爆发力十足,对着陈铮一番打量,突然开口说话。声音如打雷,震的陈铮耳朵里嗡嗡作响。

    “我是铁山部的鲁虎,你是哪个部族的?”

    鲁虎挥起蒲扇大的手掌,拍向陈铮的肩膀。能在无边的森林里遇见到一名同伴,鲁虎有点兴奋,热情的拍向陈铮。在他眼里,只是一种显示友好的很普通的打招呼方式,但在陈铮眼里,对方蒲扇大的手掌简直就是遮天大手,若被他拍中了,恐怕这条臂膀也就废了。

    只是,陈铮也不敢躲避,免的引起鲁虎的误会。

    嘭!

    硬生生了受了对方一掌,陈铮身体猛的一沉,筋骨齐鸣,半边身子失去了知觉。鲁虎见状,裂嘴笑了起来,热情的搂住陈铮的肩膀。

    “果然如此!”

    陈铮心中一喜,庆幸刚才没有躲开。感觉到身体要散架一样,陈铮脸上露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鲁虎松开手臂,看到陈铮龇牙咧嘴,对自己的杰作满意无比,嘿嘿一笑,道:“兄弟的身子骨太弱了,要好好补补,不然可走不出绝望森林的。”

    陈铮咧着嘴,默运紫气东来心法,劲力聚于鲁虎拍过的地方,推宫活血,舒解身体的不适。

    “咦?”

    鲁虎灵觉之敏锐,陈铮气血一动,便被他感知到了,惊咦的盯着陈铮。

    “鲁虎大哥为何这么看着我?”

    “很奇妙的劲力运行之法!“

    陈铮的紫气东来心法已经小成,对气血,劲力的把握已达炉火纯青之境。虽然受到无形之力的压制,但借助劲力催动气血,对他而言不是难事。

    “兄弟是哪个部族的,怎么一个人进了绝望森林了。你家长辈没有告诉你,没有达到洗髓境,不能进入绝望森林吗?”

    “洗髓境,绝望森林?”

    陈铮默默记在心里,这是他得到的关于这方世界的第一道信息。绝望森林是眼下二人所在的森林的名字,洗髓境顾名思义,就是一种武学境界。

    不过,陈铮不敢多问,以免为鲁虎怀疑,哈哈一笑,并没有回应鲁虎的提问。

    鲁虎对此没有深究,突然转身离开,片刻后,提着一具巨鹰尸体回来。对着陈铮兴奋的大叫道:“托了兄弟的福,今天大丰收。看到这两只鹰爪了吗,在城里至少能卖十块血石。兄弟饿了没有,你有口福了,烤熊掌可是难得的美味!”

    鲁虎把巨鹰尸体扔到一边,插出一把砍山刀,对准熊罴兽的两只熊掌,大声大喝,刀光如练,一刀斩下。

    嘭!

    锋利无比的砍山刀砍在熊掌上,如中败革,鲁虎被一股弹力震退。

    “好畜生,死了还敢作妖!”

    鲁虎脸色通红,感觉在陈铮跟前丢脸了,猛的大吼一声,体内传出轰鸣声,一道磅礴的气血透体而出,好似笔直粗壮的狼烟,直冲天际,天空的铅云被搅动,形成一道漩窝。

    “好强大的气血!”

    陈铮的脸色顿时一变,露出骇然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