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罴兽抱着巨树干,一记横扫千军,扫向巨猿。把巨猿手中的巨棍扫飞,巨树扬起,重重的砸向巨猿脑袋,却被巨猿灵敏地躲过。

    巨猿太灵活了,趁机跃起,跳到巨树干上,飞窜到熊罴兽面前,两只手爪泛着金属般的寒光,抓爆了空气,在熊罴兽身上抓出七八道巨大的伤口。霎时间,熊罴兽血流如注,让怒吼连连,连忙扔掉怀中的巨树,门板大的熊掌朝巨猿扇过去。

    熊掌挥击而过,在空气中划出一尺宽的痕迹,气浪两分,形成两道风卷,扑向两边的树木。

    “砰!”

    熊掌拍中巨猿胸口,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陈铮的心脏也跟着剧烈一跳,好像爆炸一般,气血逆冲,眼前忽然变黑,脸色苍白一片。

    “好厉害的畜生,竟然不知不觉间影响了我的气血!”

    两头巨兽生死搏斗,暴发的气机,竟然影响了相隔几十丈的陈铮。陈铮强行压制着气血的暴动,目不转睛,盯着两只巨兽。

    硬生生受了熊罴兽一掌,巨猿身体倒飞而起,砸在一棵一丈粗的巨树上。咔嚓一声,巨树被撞断,巨猿被一掌打的有些晕头转身,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茫然的看着四周。

    吼!

    熊罴兽一击得手,看到巨猿的反应,兴奋的吼叫起来。声震四野,似天神打雷,瞬间把巨猿从迷茫中震醒。

    嗷!

    巨猿忽然怒嚎起来,彻底失去了理智,飞起来扑向熊罴兽,两只猿爪抓向熊罴兽的面门。

    陈铮见状,大吃一惊。熊罴兽力重万钧,便是一块磨盘大的巨石被其一掌扇中,也要四分五裂,巨猿竟然丝毫无伤。两只巨兽的身体之强悍,钢筋铁骨不足以形容。

    “如此强悍的身躯,蕴含的气血该有多么的庞大,若能吞噬了两兽的精血,定可借此一举突破后天八层后期。”

    陈铮眸中血光一闪而逝,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别看两头巨兽斗的不相上下,但也只限于两兽。若是陈铮敢打它们的主意,便是受了重伤的巨兽,也不是他能抵挡的,光是两兽的巨力,陈铮就吃不消。

    “唳!”

    头顶巨鹰一声啼鸣,在铅云之下盘旋,地面的两只巨兽生死相搏,让它兴奋起来,若非想着渔翁得利,狠不得以身代之。

    陈铮抬头看了一眼巨鹰,暗中冷哼一声:“这只扁毛畜生恐怕也在打着两只巨兽的主意呢!”

    有这只巨鹰虎视眈眈,陈铮欲做渔翁的念头瞬间消失。巨鹰明显是与两兽同级别的猛兽,陈铮可不敢暴露身形,以免被巨鹰发现。

    巨猿与熊罴兽的战斗已进入白热化,仗着灵活的身形,巨猿在熊罴兽身上留下无数的抓痕,令熊罴兽全身鲜血淋漓,钢浇铁铸的身躯上满是伤口,肌肉翻卷,露出大理石般的纹理。

    熊罴兽的身躯已经超凡脱俗,肌肉之中,条条肉眼可见的纤维就如同混凝土中的钢筋,粗壮虬实。

    被抓破的皮肉,鲜血不断往外流淌,片刻间,黑色的熊罴兽就变成血罴兽。不过巨猿也没有落的好,甚至比熊罴兽更惨。

    钢鞭似的尾巴抽向熊罴兽,被其猛的抓住,揪着尾巴狂甩起来。

    嘣!

    巨猿被甩起,狠狠砸在巨树上,尾巴发出一声皮筋断裂声,直接从中断裂,变成了秃尾猿。

    “好家伙,都流了这么多血了,还是一副生龙活虎的样子,生命力真是强悍!”

    熊罴兽的血流了足足一刻钟了,估计能把一个浴池都注满了,还没有流干。而且,看熊罴兽的样子,还能再坚持大战三百回合。

    巨猿的尾巴被拽断,失去了平衡性,彻底落入下风,被熊罴兽追杀的倒处乱窜。不过,熊罴兽也已是强橹之末,失血过多,气势不如刚才,吭哧吭哧的喘起了粗气。

    两兽追逐一柱香之久,巨猿身中十几掌,一只胳膊断裂,露出白森森的骨头茬子,一条腿被中了一记熊掌,似乎拉伤了肌肉,走起路来深一脚浅一脚,变成了瘸子。

    熊罴兽一只眼睛变成了血洞,被巨猿一爪子抓瞎,变成了半个熊瞎子,全身皮毛没有一处完好,好像从血水里捞出来一样,低沉吼叫着,一只眼晴凶光暴露,狠狠盯着巨猿。

    二兽两败俱伤,体力消耗过度,行动不及刚才灵活,再无余力躬避对方的攻击,进入最后的搏杀阶段,拳拳到肉,每一击都用尽全身力量击打在对方身上。

    “唳!”

    终于等到二兽两败俱伤,盘旋在云层下的巨鹰突然一声厉啸,两翼展开,宽约十丈,向猿熊俯冲而下。

    巨大的鹰翼拍打着空气,瞬间形成一道飓风,三五人合抱粗的巨树,被拔根而起,吹到天空,“咔嚓”,鹰翼如刀,一划而过,把巨树斩为两截。

    筋疲力尽的猿熊,看到俯冲而下的巨鹰,放弃了生死搏杀,冲着巨鹰怒吼连连,似在驱赶巨鹰。可惜,两兽现在的状态,对巨鹰没有一点威胁力。

    好似遮天乌云,巨鹰横空而下,一双鹰爪张开,撕裂着空气,发出啸呼的尖锐声,抓向两只巨兽的头颅。

    噗滋!

    就在巨鹰飞落森林,突然一道乌光冲天而起,穿刺了空气,发出刺耳的破空声,如黑色的闪电,瞬间从巨鹰的胸口穿过,透背而出。

    “唳!”

    巨鹰发出一声惨叫声,双翼奋力拍打,顿时飞沙走石,数十棵巨树被斩断,依然止不住坠落之势,一头栽在地上。

    “咔嚓!”

    一阵脆裂的骨断声传出,巨鹰头先着地,巨大的贯性力直接把它的脖子折断。

    骨茬断裂声传到陈铮耳中,让他生起一身鸡皮疙瘩,这声音太渗人了,就好像听到自己的骨头断裂一样,一股寒气由脚底板直冲天灵盖,冷不丁打了一个寒战。

    就在此时,突然一声啸声响起,一道人影从森林中飞窜而起,从背后抽出两根杆枪,直接甩向熊罴兽与巨猿。

    噗哧,噗哧!

    标枪如闪电,瞬间来到熊罴兽与巨猿身前,二兽正吃惊于巨鹰突然殒命,被杆枪穿心而过。

    扑嗵!

    平地溅起一团尘土,二兽也步入了巨鹰的下场。这一场猿熊生死搏杀,彻底宣告落幕。一道黑影落在二兽尸体前,拔出杆枪,重新插入背后。

    陈铮眼中暴出一道血光,死死的盯着突如其出的人影,心中暗道:“本世界的土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