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铮有心收权,白世镜更不是恋权之人,直接推举沈玉代替他。

    “沈玉心细如发,面面俱到,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把他推到人前执掌渔阳候府,是最佳的选择。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沈玉就做的很好,几乎接管了渔阳候府一切事务。由他执掌渔阳候府,我也放心,都不用进行交接,直接跟他打个招呼就可以。”

    陈铮闻言,点了点头道:“我最近闭关潜修,就不出面了。前几天,我推荐沈玉担任渔阳县县丞一职,有了这个官职,渔阳县就彻底被候府掌控。”

    两人几句话,就把渔阳县的前途决定了。

    白世镜告辞后,陈铮再次进入闭关苦修之中。

    经过想当一段时间,急剧提升的修为终于稳固,真气被打磨的圆转自如,终于到了冲击申脉穴,突破后天八层中期的时刻了。

    密室被彻底封闭,没有陈铮的命令,谁都不能进来。

    盘坐石床之上,陈铮心分二用,一边运行白骨真气,一边默诵白骨阴风诀。功行九周,真气导入丹田,陈铮心神没入心海之中,一道灵光悬于虚空,照亮心海。

    以白骨阴风诀的秘法进行观想,随着脑海中一尊白骨巨魔出现,天地之间的阴气受到莫名吸引力,向密室之中汇聚。

    感应到阴气环身,白骨真气自行从丹田中流出,运行于经脉之中。内外交感,毛孔张开,阴气如水般渗入体内。

    临河城时,经历了风火心三劫,申脉穴前的壁障已经被冲击的只剩薄薄一层,若非担心修为提升太快,影响自身根基,陈铮便已突破了后天八层中期。

    如今的白骨真气经过打磨粹炼,如臂指使,受到阴气激刺,由丹田流动,先于十二正经中运行,再入阴阳维脉,最终冲向申脉穴。

    申脉穴前的壁障就如一层薄冰,轻轻一碰就四分五裂,一股吸力从申脉穴中产生,真气顺利进入申脉窍穴中,五转七返,重新重构周天运行,陈铮轻而易举的破入后天八层中期。

    当真气经过一周天运行,回归丹田,突然一股温润的气机出现,脑中一道玉光乍现,陈铮心惊大震。

    许久未现的白玉门又一次显化,这一次与前两次完全不同,白玉门直接于心海之中显化,悬浮于心灵之光上方,一道玉光打入心灵之光中,与之相融。

    受到玉光刺激,心灵之光忽然飞入白玉门中,陈铮眼前顿时大亮,一道玉光从天而降,罩在他的身上,空间扭曲,时间被定格。

    密室中浓郁如雾的阴气,被玉光一扫而光,随着阴气被心海中的白玉门吞噬,陈铮也消失不见。

    转眼间,斗转星移!

    天空灰蒙蒙的,被一层阴云笼罩,一层稀满的雾气把整座森林笼罩起来,阴冷,潮寒,几乎要冻结了一切的生命活动。

    突然间,森林中一道玉光突兀般的出现,玉光散发着牛奶般的白光,温润的气息驱走了四周的寒冷,玉光消失,一道人形出现。

    冷,冷到骨子的那种冷。

    如同绵绵细针在身体内穿行,陈铮全身发出无法抑制的颤抖,一股剧烈的寒潮袭来,整个人的思维都要停滞了。

    突然置身于极寒的环境之中,任是他的修为精深,依然无法适应。

    面对外界的刺激,陈铮的身体忠实的发出信号,浑身气血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压制,竟然无法凝聚,导致他的脑部产生供血不足的反应,头部昏沉,脚下浮虚。

    陈铮缓缓抬起脚,向前迈了一步,好像穿了一件千斤重的铁衣,身体猛的下沉,差点被压的坐在地上。

    “这是什么地方,太不友好了!”

    陈铮尝试运行真气,发现真气也跟气血一样,被一股无形之力压制,如同蜗牛爬行,费了好的大劲,才从丹田之中流出。

    嗡!

    泣血刀忽然发出一声颤鸣,一缕刀势透体而出,环绕周身,陈铮的身体陡然变的一轻,扑嗵一声,把握不住力量的突然变化,跌倒在地上。

    突如其来的惊变,让陈铮的心神一震,刀势随之而散,无形的力量再次向他压制而来。发现刀势可以抵消这股无形的力量,陈铮索性坐在地上不起来了。

    真气失去指挥,被无形的力量直接压回丹田,气血晦涩,运行不畅,陈铮就像披了负重衣,微微做个小动作都坚难无比。

    地面太潮湿了,才坐了一小会儿,就被一股寒气侵入体内。顿时,体内有如万千细针穿行,让他疼痒难耐。陈铮连忙起身,突然一股无形力量当头盖下,“咔喀"一声,腿关节发出一声脆响,再次跌坐在地上。

    陈铮抬,看到天空被一层铅云笼罩。左右打量一番,发现自己是在一座森林里。森林上空悬浮着一层稀薄的雾气,无形的力量似乎是由雾气形成。

    这是一座原始森林,肉眼所见,都是巨粗无比的树木。空气潮寒无比,带着一股粘稠感,在森林里待的久了,就会觉的呼吸变的困难。

    感受着体内针扎般的刺痛感,寒气侵入体内,血液都被冻僵了,陈铮不由露出一丝苦笑,从来都是别人被他的真气冻结,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也会尝到这种滋味,的确的不太好受。四肢变的僵直,让他的行动越发困难,尝试着做了一个起身的动作,巨大的压迫力,让他劳而无功。

    粘稠的空气,使的陈铮很不适应,呼吸困难,有些轻度缺痒,头部昏昏沉沉的,全身都没力气,感觉就像是喝了好几斤烈酒,头脑发胀,完全提不起精神。

    站起来太费力气,陈铮没搞清楚周围的环境,不敢耗费力气,只得忍着寒潮的摧残,强行催动气血,希望能把体内的寒气驱赶出去。

    受到无形之力的压制,陈铮凝炼气血非常困难,全身的血液像是凝固成了一整块。用尽九牛二虎之力,气血终于动起来,冲刷着侵入体内的寒气。

    随着气血催动,一股劲力产生,陈铮浑身一轻,猛的从地上站起来。

    “咦,劲力竟然不受压制!”

    劲力布于周身,好像卸掉了千斤重担,无形的压力瞬间消散。陈铮眼光闪烁,缓缓推动着全身气血运行,感受着体内的劲力变化。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