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陈铮招揽,宋怀祖并没有答应,他隐居于小巷之中,甘愿作个打铁匠,就是不想参和进入事非之中。

    陈铮心有野心,可渔阳县的底蕴并不足以支持陈铮的野心。在宋怀祖眼里,陈铮将来最后的结局,就是待天下真龙出世时,带着打下一片基业归附,搏个荣华富贵。至于要争天下,不说大离十九州有多少天骄人杰,单指化德府田氏,就不是陈铮能够对抗的。

    说不定,陈铮连田氏这一道关卡都过不去。

    在宋怀祖看来,陈铮的前途堪忧,若是接受陈铮的招揽,等其将来事败,必然引火烧身,祸及家小。

    面对宋怀祖的婉拒,陈铮并没有放在心上,人各有志。人家不看好自己,不愿意承担换败的后果,强行为之,反而要处处防备,吃力不讨好,非智者所为。

    “陈某俗务缠身,就此告辞了,宋大匠日后若有难事,可前往候府寻找本候!”

    再待下去没意义了,陈铮拱了拱手,对宋怀祖的态度没有刚才那么殷切热情了。宋怀祖明显感应到陈铮态度的冷淡,言语之中与他拉了距离,即不亲近,也有生疏,双方之间隔了一条代沟。

    “恭送候爷!”

    宋怀祖忽然躬身行礼,目送陈铮离去。直到陈铮走出院门,身形消失,宋怀祖脸上的表情忽晴忽阴,神色复杂。这一次拒绝了陈铮的招揽,也不知是福是祸。

    “不该在此子面前显露技艺的!”

    宋怀祖有些后悔了,陈铮见识了他的技艺,绝对不会让他离开渔阳县,免的为敌人所用。对于陈铮的心性,他亦了解了几分。虽然没见过陈铮行事风格,但绝非易于之辈,说一句心狠手辣都是谦虚了。泣血刀上的血腥气,就是最好的证明,若非杀人盈野,怎么会有那么浓郁的血腥气与怨气。

    不提宋怀祖心里的担忧,陈铮出了打铁巷,径直回到候府。

    这一次出府,真的是意外收获,说一句天降机缘也不为过。心灵之光化虚为实,心神触碰到天人合一的壁障,陈铮的一只脚碰到半步先天之境,只需积累真气,打通任督二脉,就可以一脚踹开大门,迈进后天十层。

    “现下最重要的就是积累真气,把修为提升到后天九层巅峰,然后沉绽一段时间,就可以一举突破半步先天。”

    修为的提升,若没有特殊际遇,只能按部就班的一点一滴的积累。斩杀王润元得到黄泉丹还剩十余粒,足够他突破到后天九层。

    以丹药提升修为,陈铮有些低触,不是自己勤苦练而来的真气,终究有所瑕疵,无法操控自如,一旦面对那些千锤百炼的高手,根基虚浮的缺陷就会暴露。

    武道修行,欲速则不达。

    陈铮按捺住以丹药提升修为的诱惑,以滴水穿石的耐心,缓慢修炼,一点一滴的积累着真气。

    转眼间,距离上次出府已经过去了数日,陈铮正在密室中闭关,打磨粹炼真气,一道推门声响起,有人进了密室之中。

    陈铮猛的睁开眼睛,神色不由一怔,竟是多日失去联系的白世镜。陈铮身上的气息收敛之间,一道气机外泄,被白世镜察知。

    “恭喜候爷修为大进!”

    白世镜心中一震,没想到才一段时间不见,陈铮的修为精进如斯,达到了后天第八层。尤其是陈铮泄露的一股若存若隐的气机,让他吃惊不已。他的感知没错的话,陈铮已经凝聚了心灵之光。

    盘坐着石床上的陈铮,伸手一指旁边的石凳,然后打量起白世镜。一段时间不见,白世镜气息越发深沉了,只可惜没有确定了自己的道途,距离后天十一层可望不可及。

    “悟道棋盘已经被程聿带入神都,所有人都被玩弄了。没有了程聿的东林书院彻底走向不可控的方向。田氏与张氏大战,东林书院有很大的可能性会赤膊上阵。咱们也要早做准备,以免与东林书院撞上,措手不及。“

    白世镜有些犯愁的说道,论实力,东林书院在大离皇朝只是二流势力,但渔阳候府连三流都不入不了,勉强可算四流以上,准三流的势力,这还要算上正在疗伤的赵括苍。

    此次悟道棋盘之争,化德府田氏暴露的底蕴,让人骇然,数名半步先天殒落,丝毫没有动摇田氏的根基,恐怕已有资格挤入当世三流势力之列了。

    一个田氏就让渔阳候府疲于奔命,再加一个老牌二流势力——东林书院,这仗不用打,陈铮绝无赢的可能性。差距太大了,东林书院不必动用底蕴,只需派出一位先天化境,渔阳候府就没有人能够抵抗的了。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令人心安的是田氏与张氏开战,一时半会顾不上渔阳县了。

    “实力不如人,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陈铮微微叹息一声,内心中对于田氏与东林书院并不放在心上。他已经得到幽泉的认可,从另一方面而言,就是得了宗门的认可。

    当日,幽泉曾指点于他,让陈铮好好经营渔阳候府,就代表了渔阳候府是能够在强敌环顾之中屹立不倒的。

    “希望卓未央能尽快恢复先天化境的实力,到时候,面对田氏,咱们就会从容多了。”

    渔阳候府也不是没有底蕴的,卓未央与赵括苍都是先天化境的修为。不提赵括苍已是先天五层的修为,卓未央晋升先天化境二十年,参悟阴阳造化功,武学修养之深,底蕴积累之厚,只要恢复了先天化境的实力,甚至具有晋升宗师境的潜力。

    可惜,潜力再强,前景再好,也是远水解不了近渴。这二人一废一伤,现在都派不上用场,求人不如求己。

    陈铮不由打量起白世镜,自得到嵩阳真人的传承后,白世镜的修为精进快速,只要确定了道途,晋入后天十一层指日可待。

    “求人不如求己,白兄得了嵩阳真人传承的鹤啸九天神功,修为日夜精进,若能抛却俗事纠缠,突破后天十一层,铸就道基,易如翻掌。

    如今风雨将至,白兄暂且把渔阳县一应俗务抛开,静心闭关潜修,修为若能更上一层楼,咱们也有了回旋之地。将来遇了强敌,保不住这片基业,起码也能保住性命。“

    陈铮这是要收了他的权,白世镜并没有多想,他不是贪恋权势之人。若非陈铮无人可用,白世镜也不会被推向人前,让一位半步先天迎来送往,简直就是杀鸡用宰牛刀,大材小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