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怀祖亦有些吃惊,他常年打造刀剑,借物修真,突破后天七层时,便已经开始凝聚心灵之光,心力精纯,对外界的感应格外敏锐,察觉到陈铮的心力,惊讶于陈铮的心灵修持,竟然直接引出了利剑中的蕴藏着一丝灵机。

    这丝灵机是他锻炼时渗入一股心力,借此增强利剑的灵性,没想到剑中灵性竟然会主动依附于陈铮。

    陈铮以心力包裹着利剑,缓缓沉入炉水之中。宋怀祖开始加大风力,让炉火燃烧的更旺,橘红的火焰颜色逐渐改变,颜色越来越红,红中带着一缕紫色,直接把陈铮的心力焚烧,炉水渗入利剑。

    宋怀祖开始往炉子里加入各种调质,百年火候的灵药,飞禽之血,猛兽之骨,甚至还不知名的矿石粉。

    陈铮不懂锻造之术,看的糊涂不已,强忍着心中好奇,心神沉静,以心力察看着利剑的变化。

    炉水沸腾,各种材料在高温之下,渐渐融为一体,向利剑之中渗透。直到利剑变的通红,炙热炎红的表面开始向透明色转变,宋怀祖连忙把利剑从炉中取出,放在锻台锤打起来。

    黑色的锤子不知以什么材料制成,重达上百斤,被宋怀祖举起来,舞成一团乌光,快速的敲打在利剑上。他并不是胡乱锤打,击打时极富韵律,每一次锤打都会有一缕真气渗入剑体之中。

    随着不断的锤打,陈铮附于利剑表面的心力融入剑胚之中。

    心力与利剑融为一体,瞬间,一道奇异的气息映入陈铮心神之中,清晰感觉到一缕与莫名的波动不断衍变着。

    突然,心灵之光一阵燥动。陈铮心中一惊,连忙稳固心神,心灵之光燥动片刻后,再次归于沉寂。

    “利剑中波动竟能引动了心灵之光燥动,这股波动倒底是什么?”

    陈铮小心翼翼的以心力渗入利剑之中,把这股波动包裹起来,慢慢的以心力触碰波动,突然,心灵之光再次燥动起来,陈铮连连心力与波动分开。

    没想到,这股波动竟然追向心力,沿着心力直接侵入他的心灵虚空之中,与心灵之光合而为一。

    陈铮大吃一惊,生怕心灵之光出现意外,观想起白骨巨魔,借白骨阴风诀心法凝炼灵光。

    随着宋怀祖不断锤打利剑,再以自身精修三十年的炼铁真气调质利剑,利剑中的波动越来越剧烈,波动达到巅峰时,猛的扭作一团,形成一团无形无质的气机。这团气机援援不断的侵入陈铮心灵虚空,与他的心灵之光融合。

    陈铮感知之中,自己的心灵之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凝实,九成一,九成二,九成三……

    此时,波动凝成一团莫名气的气机,这气机晦涩之极,若非与陈铮的心力形成一道奇妙的感应,他都无法察知。

    这团陌生的气机好似一团大,融入心灵之光,让心灵之光无止境的凝实。灵光化虚为实,透出一抹灵动。

    随着宋怀祖的巨锤不断落下,剑胚透明度越来越强,剑体中似有水在流动,灵动非凡。一股剑之气息外泄,让陈铮生出一股血肉相连之感。

    等到利剑完成变成透明色,好似冰剑,此刻,这柄“冰剑”表面上宝气流盈,灵性外泄,已经从利器晋升到宝器,甚至带有一丝神兵的灵性。

    宋怀祖脸色先是一喜,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然后,突然变的凝重万分,突然大吼一声:“候爷,把您的宝刀置入炉中!”

    陈铮不明所以,他正沉侵于心灵之光兑变的奇妙感悟之中,听到宋怀祖的吼叫声,略一迟疑,伸手在刀鞘上轻轻一拍,泣血刀从鞘中冲出,发出“嗡嗡”的颤鸣声,化作一道殷红的光芒在陈铮头顶盘旋一周,刀尖轻颤,发出一声铮鸣之音,落入融炉之中。

    “以心力感应融液,遥控融液包裹刀身!”

    宋怀祖浑身汗水飞溅,古铜色的肌肤上,乏起金属般的光泽,每一块肌肉,每一根大筋,都如钢浇铜铸,呈现出剧烈的爆发力。

    陈铮依言而为,以心力遥感利剑融化的液体,一股陌生的气息均匀分布于融液之中。陈铮的心力刚与这股陌生气息相触,好似同极的两根磁铁,生出一股斥力。融液被这股斥力推动着,包裹向泣血刀。

    泣血刀在火焰之中发出尖锐的颤鸣声,好似经受着炼火地狱的刑罚,随着融液包裹刀身,颤鸣声渐渐变弱,最终悬浮于火焰之中,陷入了沉寂之中。

    刀中蕴含的灵性,随着融液中的陌生气息渗入,变的越发凝聚。灵性逐渐内敛,直到聚于一点,尤如宇宙未成时的原点。

    轰!

    原点猛的爆炸开来,一道清冷柔和的气息弥漫在整个融炉之中,刀芒吞吐,好似吐纳呼吸,不断吞食着炉中弥漫的气息。

    看到炉中变化,宋怀祖大声吼叫着提醒陈铮:“这是刀中灵性化虚为实,把心力附炉壁,不要让它散出炉外。”

    陈铮赶紧分化心力,于炉中扩散,附于炉壁,彻底隔绝了陌生气息与外界的联系,不让它散出炉外。

    泣血刀刀尖,刀芒吞吐闪烁,如同呼吸般,把炉内的气息吸入刀中。等到这些气息被彻底吞噬,泣血刀徒然发出一声鸣叫,化作一道赤光冲出融炉。

    “所它引到锻台上,我要以千锻术为它凝聚灵性!”

    泣血刀置于锻台,宋怀祖再次锻打起来,被泣血刀吞食的气息猛的一变,变的暴燥无比,开始冲击刀中灵性。

    “集中心神,观想刀形!”

    随着宋怀祖的指点,陈铮脑中心灵之光瞬间化为刀形,形状大小与泣血刀一般无二,简直就是泣血刀的分身。

    心灵之光化作刀形,一股凌厉阴森的刀势与刀形合二为一,化作实质一般。若非泣血刀正在锻台上,陈铮就要以为心灵虚空的刀形就是泣血刀本体了。

    心灵之光凝聚的刀形,与泣血刀内外联系,感受到泣血刀中暴动的气息,刀形“嗡”的一声,一道凌厉的,无坚不催的锋芒散发出来,开天辟地般,在心灵虚空中猛然划出一道黑色的缝隙。

    轰隆隆!

    心灵虚空崩灭,“刀形”灵光从天而降,落于一方空间之中。

    陈铮福至心灵,一股明悟涌现:“心如大海,灵光作舟!”

    心念一动,刀形灵光分化为二,其中一分化为“舟”,另一分高悬虚空,化为指路明灯。

    灵光普照内外,陈铮心神一振,醍醐灌顶般,心头阴云散尽,心念一起,灵光化虚为实,隐隐感应到天地之间有一层无形无质的壁障。

    “这就是天人合一的壁障吧!”

    由后天九层破入十层,瓶颈壁障不在体内,而在体外,天地鸿冥之间。心灵之光化虚为实,彻底凝为实质后,就可以清晰的感应到。

    受心灵之光所感,泣血刀的灵性猛的收敛,与心力互结,隐入刀身之中。刹那之间,陈铮心神与泣血刀相融,形成一股玄奇的韵律。

    至此,陈铮终于开辟心海,心灵之光由虚化实,而且泣血刀借此机缘,灵性大成,待到渡过器劫,就可以晋升为真正的神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