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并不是说泣血刀超越了宝器,而是泣血刀蕴养灵性,正在由宝器向神兵过度。由宝器晋升为神兵过度,是一个很奇妙晋升过程,蕴含的道与理,无论对宋怀祖还是陈铮,都是一场莫大的机缘。

    宋怀祖借着这一丝灵感,突然注视到自己刚才打磨的宝剑,这是利器级别的长剑,论材质以及锋利度,已经达到利器巅峰。

    宋怀神眼中透出智慧之光,似乎有所领悟,突然大叫道:“灵性与材质无关,不是先天而生的,是靠养炼,养出来的。候爷的刀能养出灵性,其他的宝器也有可能养出灵性。宝器可以养出灵性,利器能不能依据此理,养出一股宝气?”

    宋怀祖大叫一声,心神沉侵于各种灵感之中,丢下陈铮冲到火炉边,拿起刚才打魔的长剑,真气透入剑身,时而皱眉,时而微有所悟。

    被宋怀祖一声大叫惊醒,陈铮脑中一道灵光乍现,心神随之大震,对着宋怀祖问道:“养灵,灵性养出来的吗?”

    宋怀祖有些莫名其妙,不明白陈铮为什么这么激动,又因陈铮打断他的思路,轻轻哼了一声,道:“自然是养出来的,不然怎么来的,天生万物皆有灵,但这灵性不是凭空而来的,是要靠后天机缘才能养出来。”

    “如何才能养出灵性?”

    陈铮眼中闪过一道异彩,似乎抓住了什么,可如雾里看花,迷迷蒙蒙并不透彻,急的他抓耳挠腮。

    “候爷是要凝聚心灵之光了吗?”

    宋怀祖突然开口问道,惊的陈铮目瞪口呆,愣愣的看着宋怀祖。不由的怀疑自己的眼光是否有问题,此人难道不是后天七层修为,而是半步先天甚至先天化境,不然焉能看出他正在凝炼心灵之光,欲化虚为实。

    所有后天境的武者都知道欲突破半步先天,必须凝聚心灵之光,天人合一地目的就是借天地之力洗礼精神,进而凝聚心灵之光,然后方能以心力勾通天地之力,融炼气血,劲力,真气于一体,混合如一,铸就武道根基。

    直到此刻,陈铮终于意识到,宋怀祖非是一般的打铁匠。先前误入的小院里,青年人与他说过宋怀祖的祖上曾在神都匠作监任过差事,如今想来,其人所言所虚。

    “没想到陈某走眼了,敢问阁下如何凝炼心灵之光?”

    宋怀祖“嘿嘿”一笑,一副“你是白痴”的样子,入流的武道功法莫不有观想之法,观想之法的目的就是煅炼精神,最终凝聚心灵之光。陈铮修为不弱,竟然问出这么一个如同白痴的问题。

    “候爷所修的功法,难道没有观想之法吗,怎么会舍近求远,向我一个打铁匠请教。

    我的修为才只后天七层后期,虽然未能凝聚了心灵之光,但先祖曾在匠作监当差,数十年努力,为我们这些后辈子孙积累了一些底蕴。宋某修行的炼铁功,观想炉中之火,凝聚心火,其中另有秘法,可以化虚为实。不过,法不可外传,候爷恐怕要失望了。”

    武道秘法何等珍贵,尤其是凝炼心灵之光,令其化虚为实的秘法,被宋怀祖视若生命,就算陈铮贵为渔阳候,权势滔天,他也不会交出去。

    能够凝炼心灵之光的功法,至少也入三流之境。宋怀祖的祖上必然不是等闲之辈,想来是个了不起的大匠。

    等等……

    “姓宋,又曾为神都匠作监的大匠,三百年来只有一人,就是名满天下的大匠宋应星!”

    宋应星所著的《天工开物》,开创一脉先河,借物修真,是当世一流的器炼之法门。

    所谓借物修真,如字面含义,凭借实物炼假成真,这个“真”指的就是心灵之光,化虚为实。

    《天工开物》的珍贵之处还止如此,里面阐述了以神兵为凭,凝炼阴神之法,以及以器代劫的秘法,就连阳神大宗师都心生觊觎。修为臻至阳神之境,受天地之妒,有四九天劫降下,若以神兵为凭依,承载阳神,度劫的成功率将增加一半。

    宋应星的修为并没有达到阳神境,但他所著的《天工开物》却让阳神境的绝世高手都为之受益,堪称三百年未有之宗匠。

    “难道宋怀祖是宋应星的后辈子孙?”

    陈铮此念一生,对宋怀祖不由另眼相看,没想到此人深藏不露,有这等荣耀千古的先祖,却甘愿缩在一个小小的巷子里,以打铁为生。

    《天工开物》中有一则秘法,可以借物凝炼心灵之光,化虚为实。只是《天工开物》被大离莫氏收藏的皇宫之中,便是十大宗门也未能得到全本。

    宋怀祖既然是宋应星的后代,想必知道这一秘法。

    想到这里,陈铮先是一喜,继而面带惋惜,刚刚宋怀祖已经把话挑明,不会外传祖上秘法。

    陈铮空欢喜一场,神色失落之极。

    话题聊到这里,涉及到了祖上之秘,宋怀祖闭口不言,向陈铮抱拳拱了拱手,道:“蒙候爷之恩,让小的一观宝刀,心有所悟。若候爷不嫌这里乌烟瘴气,小的便为候爷一展家祖的绝艺,亦算是小的还了候爷的观刀之恩。”

    陈铮哪不听不出他的言外之意,突然冲着虚空拱了拱手,欢喜道:“固所愿而!”

    宋怀祖集齐了材料,开启炉火,一丈高的打铁炉下面烧燃着石炭,股股浓烟从房顶烟囱里冒出。

    橘红色的火焰,雄雄燃烧,温度已经达到最高峰。宋怀祖见火候已到,把各种材料依次投入炉中,开始融炼。

    一个小时后,炉水中的杂质被清除,宋怀祖马上把刚刚打磨的利剑取出,此剑已被他开锋,剑身上一道似有似无的宝光闪烁。

    正准备把利剑投入炉中的宋怀祖,突然转身向陈铮,冲他大声喊道:“还请候爷出手相助,以心力护此利剑,不要让它被炉水融化。”

    陈铮闻言,心中一振,陈铮急忙盘膝坐下,凝聚心灵之光,一道心力透体而出,把利剑包裹起来,隔绝了炉中高温。

    一缕微弱的波动映入他的心神,陈铮念头微微一动:“这股波动中蕴含的一缕气机与灵性颇为相似,也不知二者有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