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宋怀祖的目光盯着自己的泣血刀,陈铮露出一丝笑容,问道:“看出什么了吗?”

    “啊!”

    宋怀祖忽然惊叫一声,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慌忙拱起手,道:“小的失礼了!”话罢,眼神依然直勾勾的盯着陈铮的宝刀,犹豫一番,终于壮着胆子,向陈铮躬身说道:“候爷的宝刀能让小的过过目吗?”

    “想看本候的刀?”

    宋怀祖神态局促,搓着双手,盯着泣血刀的目光中透出一丝渴望之色。他从小学艺,打出的刀刀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不要说是利器级别的兵器,就是宝器级别的兵器打造过。但是看到陈铮腰间的泣血刀后,他的全副心神都被吸引了。

    泣血刀并不是神兵,可在宋怀祖眼里,它比神兵的价值要超过一万倍。

    陈铮解下泣血刀,交到宋怀祖手里。

    宋怀祖小心翼翼的接过泣血刀,神态虔诚,好似捧着一方神龛,不敢有丝毫亵渎之心。

    “呛啷啷!”

    一手握住刀柄,缓缓拔出出鞘,一道清脆的声音传出。刀身刀鞘摩擦发生的声音,比世上最动听的音乐都让人着迷。宋怀祖微微闭眼,双耳随着泣血刀的出鞘声不断抖动。

    声音轻脆冷冽,“呛啷啷”的声音,就像一汪清泉流出,滴在石头上,干净,纯粹。散发着逼人的寒光,锋芒之中透出一股让人心悸的阴森气息。

    嘶!

    刀身上透出一股阴森冰寒的气息,猛的侵入他的体内,刚猛浑雄的真气如同沸水锅中突然浇了一桶冰水,瞬间冷却。

    他体内的真气一刹那就被压制,刀身散发的气息从毛孔中透入体内,宋怀祖猛的打了一个寒战,全身的气血被冰冻,让他有如置身寒冰雪域之中。阴森的气息,纯粹,酷烈,集天地之间一切阴邪,厉怨等岁负面气机,不断的冲击着宋怀祖的心神。一股浓郁的血腥扑鼻而来,宋怀祖眼前一片汪洋血海,滔天的血浪把他淹没了一般。

    “好一口魔刀,已经孕育出一道灵机,借以时日,灵机内敛,灵性大成,就是一口真正的神兵。”

    宋怀祖心神猛地一震,从这把刀上闻到一味浓烈的血腥味。这是一口真正的魔刀,也是一口以血喂而成的半神兵,刀身血槽已经彻底被血渗透,令这口刀的材质发生了异变,殷红的血槽里蕴含着浓郁的,几成实质的血气。

    这把刀杀过人血绝对不少,也是一口真正的杀人刀,专为杀人而生。宋怀祖目光怪异地看了一眼陈铮。

    没想到眼前这位外表斯斯文文,像书生多过武人的青年,仁善之名传遍全县的渔阳候,竟是一位杀人不眨眼魔头。

    “锵!”

    泣血刀完全出鞘,一道赤光从鞘中冲出,长刀锋芒毕***森寒气扑面而至。七八十度的打铁房内,温度瞬间降低,宋怀祖面色大变。

    此刀已然通灵,锋芒之中暗藏滔天血杀之气。又受配刀之人以心念洗炼,杀气凛然,非刀之主人,瞬间一股阴森邪异的气息反噬而来。

    泣血刀感应到生人的气息,突然“嗡嗡”颤鸣起来,欲要脱离宋怀祖的掌控。也不知此人使了什么异术,只见他身上一道刚硬的真气输入刀身,泣血刀尖锐的颤鸣声变的柔和起来。

    “咦!”

    陈铮惊咦一声,很意外地打量起宋怀祖,此人的真气中蕴含着一股金铁气息,刚猛炙烈,泣血刀似乎享受对方的真气,竟然不在反抗对方。

    陈铮不由出口赞道:“没想到你竟能让它接受,果然是一位奇人!”

    宋怀祖痴迷的打量着泣血刀,三十年精修的真气全数输入给泣血刀,泣血刀就像个饕鬄,来者不拒,尽数吞噬了对方的真气。

    “嗡……”

    突然,一道赤光冲天而起,殷红的血光由刀身上腾腾而起,霎时间,血光充塞整个房间,把房间映照成一片血红的世界。

    “此刀的铸造材料一般,锻造的手法也一般,但是经过粹火,品质提升,达到宝器级别。又与候爷日夜相伴,受到候爷的气机养炼,出出了一点灵性。”

    泣血刀是有潜力晋升为神兵的,可惜杀人太多,沾染了滔天的怨气,虽然材质因此而异变,但却成了一口魔刀。

    “此刀杀人太多,以人血为食,灵性被恶气渗透,成一口魔刀。若非与候爷性命相修,别人得到必然噩恶加身,不得善终。”

    说到这里,宋怀祖在刀身上曲指一弹,满屋的殷红血光陡然流光消失,敛入刀身之中。宋怀祖露出一股不舍之情,还刀归鞘,把泣刀血递还给陈铮,表情凝重,声音低沉的说道:“此刀杀人太多,已干天和,将来晋升神兵时,必有劫难降临。候爷是此刀之主,这劫难也必定同时降临到候爷身上!”

    陈铮并没有把宋怀祖的话放在心上,区区劫难而已,不经历疾狂风暴雨,怎么能见到漫天彩虹。左右不过是一道劫难,他连天洞天真君的转世天劫都经历过了,没什么可怕的。

    福祸相倚,劫难未必不能变成机遇。

    似乎感应到陈铮心中所想,泣血刀突然“嗡”的一声,轻轻颤动数下,似在回应陈铮,刀声低吟,一道金戈铁鸣之音袅袅传出,绕梁不绝。

    “好灵性的刀!“

    宋怀祖眼睛猛的大亮,没想到这刀这么通灵,他刚才竟是小瞧了此刀了。

    陈铮并没有因配刀通灵而惊诧,刚才听到宋怀祖提到神刀养灵,脑中一道灵光闪现。这灵光来的快,消失的更快,陈铮无论怎么回想,都没有抓住刚才的灵光闪烁间冒出的灵感。

    “好刀,好灵性!”

    宋怀祖眼中精光闪闪,没想到此刀已通灵至此。好像遇到绝世珍宝一般,瞪着两只眼睛,很想再跟陈铮借来再细细体会一番。

    陈铮一心要抓回刚才的灵感,有些心不在焉。没有关注宋怀祖的神态变化,不光是陈铮有所灵感,宋怀祖同样因泣血刀而生了一道灵感。

    他打造过无数的兵刃,自他手中诞生的宝器也有许多,但没有一件如同泣血刀这么特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