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的渔阳县别有一番风趣,尤其是入冬后第一场雪融化,天气回暖。丰收的小民们,忍不住城里的繁华热闹,三五成群,结伴来城里游玩逛街。

    随着景阳岗再次恢复平静,商路又恢复了畅通,渔阳县变的更加热闹。

    陈铮出了候府,漫无目的在街上游逛。街人行人如织,街边的小摊上,不断有货郎的叫卖声传入耳中。

    市井中的红尘之气,逐渐平息了陈铮的烦躁,燥动的情绪恢复了平静。陈铮似第一次进城,走在大街上,目光中透出好奇的样子,左边瞧一瞧,右边瞅一瞅,不知不觉间,拐进一条胡同,突然一阵丁丁当当的声音传入耳中。

    这声音极富韵律,陈铮不由自主就被吸引了,循着声音进了一座小院。一名年青人见来了客人,立刻的殷切的跑过来,看到陈铮腰间挎着刀,有些害怕的退后一步,小心地问道:“客官,我们这里不卖刀剑的。”

    这青年人把陈铮误认为来购买的刀剑的江湖武者了,陈铮闻言笑了笑,道:“我不买刀剑,听说这里的师傅手艺不凡,特意来见识一下。”

    “您是说隔壁的宋三叔吧?”

    青年人忽然兴奋起来,提到宋三叔一副与荣有焉的样子,伸手一指隔壁,骄傲的说道:“您出了院子,顺着巷子往里走,第三个院子就是宋三叔的家。宋三叔可是我们打铁巷最有名的铁匠,祖上可是在神都匠作监当过差的。”

    说到这里,似乎感觉依旧不能显示出宋三叔的打铁技艺,便又吹嘘起来。

    “咱们这一条打铁巷里,凡是开打铁铺的,至少一少半是跟宋三叔学过手艺的,十家有八家都得过三叔的指点。

    据说宋三叔的打铁手艺是从神者匠作监学到的千锻术,小的没见识,不明白什么千锻术百锻术,但是三叔打造的刀剑,吹毛断发,小的可是亲眼见过的。”

    年青人吹嘘天花乱坠,唾沫横飞,突然瞅了一眼陈铮腰间的泣血刀,露出一丝向往之色。

    大离皇明,以十大宗门,魔道八派为首,诸多宗派世族,不约而同,极有默契的对民间实行了禁武,禁绝小民修行武道。因而,非宗派世族的武者,普遍实力不强。

    这些江湖散修修炼了武道,亦得过师尊,长辈们的警告,法不可轻传,不得师长同意,不许收徒传艺。

    久而久之,禁绝民间武道流传,就成了一道潜规则。使的大离朝武贵文轻,人人羡慕武者,却不得其门而入。

    无论正道十宗,魔道八派,还是其下的一二流宗派,江湖散修,都是师傅找弟子,而不是弟子找师傅。

    “多谢小哥指路。”陈铮掏出一块碎银子,打赏了青年,而后出了小院,向着宋三叔的院子走去。

    依着那位年青人的指点,果然在小巷尽头看到一间院子,院门头上插着两杆大旗,一面写着大大的“宋”字,一面写着“铁”字。

    走进院子,隐隐地听见有叮叮铛铛的打击声,渔阳县经过数次清理,江湖武者数量急剧减少,宋三叔的生意也跟着一落千丈。

    院内并排数间砖石房,其中一间无门无窗,淡淡的烟气从房顶烟囱冒出。打铁声就从这间房子里传出,陈铮看了看,只听到打铁声,没见到有人,便走近房子。

    一缕刺激性的呛烟味从里面吹出,陈铮皱了下鼻子,看到房内角落里,一个四十来岁的汉子蹲坐在一块石头上,正打磨着一柄长剑。

    这人满面黑尘,头发剃着很短,只剩下紧挨头皮的一层茬子。贴着两侧的墙壁上挂着一排兵器。有刀剑,枪头,短戟,娥眉刺,经过粹锋抛光后,散发出逼光的寒气,都是上等的利器。

    房间内有座融炉,橘黄色的火焰,相隔一丈之外,都能感受到高炽的温度。陈铮刚刚走近房间,就有一股热浪袭卷而来。房内的温度至少有六七十度,普通人别说进去,只是在门口站一会儿,就会被烤的脱水。

    许是兵器买卖不景气,房里的一排铁架上,摆着家用器具,都是新打造的,有的粹了火,开了锋,有的还只些粗坏。

    陈铮随手拿起一把菜刀,轻拭刀锋,感受到一股锋芒,如针扎般,不由倒吸一口冷气,脸色微微一变:“好家伙,一把菜刀弄这么锋利,堪比利器,这哪是用来切菜的,分明是要切人呢!”

    “好重的煞气,好一柄杀人刀!”突然一声低喝,正在磨剑的汉子猛然起身,向陈铮走来。

    此人脸上覆盖着一层烟尘,身材高大壮硕。双臂孔武有力,肌肉磊块分明。体内蕴藏着一股浑厚的真气,行走之间,一股庞大的压迫感扑面而来。

    陈铮心中一惊,此人竟也是一位武者,且修为不弱,至少达到后天七层修为。一位后天七层的高手竟然隐藏在渔阳县的一条小小的巷子里,甘愿做一个打铁匠。

    一位能打造出利器的铁匠,就算在黄泉魔宗,也要被奉为贵宾。

    陈铮丝毫不敢怠慢,拱手作揖道:“您就是宋三叔吧?”

    宋三叔目光落在陈铮腰间,眼光精光一闪而逝,马上拱手还礼,道:“小人宋怀祖见过候爷!”

    陈铮眼神猛的一缩,盯着面前的汉子,沉声问道:“你认的本候?”

    “小的曾经有缘见过候爷一面!”

    虽然陈铮深居浅出,但也不是没有识的他的人。轻轻“嗯”了一声,扭头看向挂在墙壁上刀剑,突然眼前一亮,走向墙壁,取下一柄长刀。

    此刀长约四尺,刀身修长,刀尖略带弯曲,与泣血刀的形状颇为相似。

    陈铮握刀在手,轻轻颠了颠,刀重十三四斤,刀锋散发幽幽寒光,刃上包裹了一层包钢,作为刀刃的保护层。

    “好刀!”

    这一柄利器级的千锻刀,以特殊的手法经过千层叠加锻加,再以密术粹火,开锋,吹毛断发,杀人不沾血。

    陈铮欣赏着宋怀祖打造的宝刀,宋怀祖的眼睛却死死盯着陈铮腰间的泣血刀,好似着一位绝世美女,若非顾忌陈铮的身份,早就扑上去抢到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