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泉忽然从寒冰界来到大离皇朝,让陈铮意识到乱世即将开幕。田、张二方集结重兵与边界,大战一触即发。酀州风雨欲来风满意,稍的远见者,都意识到了天下要大乱了。

    渔阳县与通邮府交界处,有座百米高的丘陵,连绵数十里,乱石穿林。丘陵下有一条小河蜿蜒流动,全长二三百里,从渔阳县穿过丘陵进入通邮府内,最终汇入地底消失不见。

    陈铮盘膝坐在河边,正在闭目打坐,调和真气。数日急弛,就算是铁打的身躯也敖不住了。

    翻过丘陵,进入渔阳县,基本甩脱了身后的追兵,二人不再急着赶路,在河边休整一番。

    功行九周,真气导入丹田,陈铮结整的打坐,起身走到河边,手伸入河中,刺骨的冰凉感传来,精神为之一振。

    初冬,天气转寒,河水没有结冰,但温度极低。又手捧着水,吸溜一口,刺骨的冰寒之气瞬间游走全身,冷不丁打了一个寒战,顿时觉的精神百倍。

    正准备洗一把脸,水面映入一道影子,陈铮猛的转身,厉声喝道:“谁!”

    陈铮的声音中夹着一缕真气,把正在疗伤的吴天惊醒。

    “幽泉掌院?”

    吴天脸色一变,看着眼前之人,露出震惊之色。

    “幽泉掌院!”

    陈铮松开按在刀柄上的手,惊讶的看着面前之人。正是执掌黄泉魔宗外门阴风山的幽泉。前几日,从吴天口中得到幽泉离宗,来到大离皇朝。

    他刚刚还在心里念叨着幽泉来到大离皇朝,是否表示黄泉魔宗准备介入离朝之乱,没想到这人如此不经念叨,突然就在他面前出现了。

    “陈铮拜见掌院!掌院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

    两年未见,幽泉依然一副深不可测的样子,气息内敛,让人看不透。一身麻灰色之色,脚下一双草鞋,灰白的头发随意的披散在肩上,面色红润,一双眼睛好似幽潭,深不见底,带着强烈的吸引力,让人的心神不由自动的陷入其中。

    “好厉害的精神异力,果然是凝聚了阴神的宗师级高手。”

    陈铮猛的一震,心神从幽泉的双眼之中拨出,只是与其对视一眼,就让他的心神差点深沦,宗师境高手恐怖至厮,让他极为震骇。

    “当日离宗时,你才后天二三层的修为,如今已是后天八层,快到打通阳中跷了吗?我观你一身风火之气,噬心真君转世,想必得了不少的好处。修炼一途,最忌以外力提升修为,你没有急着打通阳跷脉,还算聪明。半步先天之前,用心打磨一番,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掌院指点,陈铮铭记在心。”

    陈铮冲着幽泉拱手作揖,对于幽泉心悦诚服,只是一眼就看出自己的根底,宗师境高手的恐怖,可见一斑。

    “阴气绵绵,看来你的白骨阴风诀已经入门,确实一个可造之材。我去过渔阳县了,做的不错,圣宗将来行事,说不定还要靠你一肩之助呢!”

    一句话出口,陈铮诚惶诚恐,连忙躬身说道:“掌院太看的起弟子了,宗门高手如云,弟子要在酀州立足,还要依靠宗门呢。掌院是来接引吴师兄的吗?”

    “呵呵……”

    幽泉莫名其妙的笑了起来,让陈铮摸不清他的意图。似乎没听到陈铮的询问,幽泉目光落在吴天身上,突然皱起了眉头,冷哼一声:“碧游宫太过份,老夫都已打过招呼,还敢伤吾门下弟子!”

    嘶!

    陈铮心底倒抽一股寒气,幽泉一番话,透露出的信息,差点把陈铮震的三魂离体,七魄飞散。

    “是幽泉与碧游宫私自勾结,还是黄泉魔宗与碧游宫暗中联合?若是幽泉私自行为,如今被我与吴天知道,幽泉不会杀人灭口吧?”

    此念一生,陈铮往后退了一步,右手悄悄按向刀柄。

    幽泉何等修为,凝聚了阴神,周身十丈之内,都在他的心神映照之下。陈铮的一举一动,就连他体内的真气动行,俱被他感知。

    看向陈铮的神色,似笑非笑,意有所指道:“怎么,担心我杀人灭口?”

    “掌院说笑,陈铮不敢!”

    “有什么不敢的,你的胆子可的很大的,连噬心真君的转世都敢插手。”

    陈铮“嘿嘿”干笑着,缓缓散了真气,看来是自己紧张过头,想的太多了。当夜噬心真君转世,宗门高层只是收走了噬心真君的武学与祖脉之晶,却把噬心真君的武道经验传给陈铮,说明宗门并没有怪罪他。今日听到幽泉这番话,陈铮百分百确定,宗门并不介意自己当日之举。

    看到陈铮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幽泉毫不在意的说道:“罢了,我也无意问责于你,你能得到噬心真君的传承,也是你的机缘造化。”

    说罢,再不理会陈铮,幽泉的目光落到上吴天的身上。

    “朱子的信物在你身上吧?”

    “是!”

    吴天掏出一方玉牌,婴儿巴掌大小,通体碧绿,上面刻着一个篆体“朱”字,字迹如龙飞凤舞,看不出丝毫特异之处,跟普通的玉牌没有区别。

    “弟子得到此物后,日夜难宁,差一点因此而身殒。如今掌院至此,弟子诚心把此物献给掌院!”

    吴天很识实务,没有一点犹豫的就玉牌递到幽泉跟前,言辞诚恳,一副拳拳之心。

    幽泉也没有故作姿态,伸手接过玉牌,上下打量一番,收入怀中。

    太直接了,连一番谦让都没有。吴天看着玉牌被幽泉收入怀中,眼皮不由自主的跳动起来,冒着生命危险才争夺到手,之后几度绝境,差一点就身死道消,到头来却为别人作了嫁衣,心中生出一丝不甘。只是面对幽泉,吴天在不愿意,也不敢表露出来。

    “怎么,不愿意了?”

    吴天的反应,没有逃出幽泉的感知,突然开口问道。

    “没有,弟子诚心献给掌院!”

    幽泉“嘿嘿”一笑,掏出一枚瓷瓶扔向吴天,道:“此物于我有大用,不会白要你的东西,这是碧灵丹,碧游宫的疗伤灵丹,即使先天化境重伤,一枚丹药服下去,不出十天半个月就会痊愈。”

    吴天闻言大喜,慌忙接过瓷瓶,珍而视之的收入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