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口鲜血吐出,吴天感觉自己全身的筋骨断裂了,浑身无一处不疼,不等身体撞到树干上,长剑在地面狠狠一刺,剑身弯曲,把他弹到半空之中,旋即,凌空三折,脚踏树枝,轻轻落在地上。

    滋!

    脚尖刚着地,突然一道寒光刺来,吴天脸色大变,连忙举剑格挡。

    铛!

    长剑传来一股巨力,把他击的啷跄后退,对方一剑击出,又一次剑刺来,根本不给吴天反应机会。一连五六剑,把吴天的杀的后退十几步,彻底引爆了他的内伤,让吴天伤上加伤,腑脏如焚,气血暴动。

    吴天一退数丈,彻底脱出了军阵的包围,吕千均杀的兴起,却没有反应过来。眼中只剩下吴天,又是一剑斩出,眼中寒光暴射,向吴天袭杀而来。

    滋!

    眼看的吴天要被他斩杀,突然一道阴风吹过,变故骤起,一道殷红的光芒凭空而现,在吕千均眼前一闪而近。

    扑嗵!

    吕千均的脸色透出不可置信的神色,双目惊骇,从脖颈上喷出一道血线。

    突如其来的一道赤光,瞬息之间斩杀了吕千均。阴风吹过,吴天脸色大变,没想到林中还隐藏着一位高手。

    “嘿嘿……”

    赤红的光芒一闪即逝,冲入军阵之中,好似一条赤炼飞蛇,于人群之中左冲右突,三五个呼吸之间,赤光消散,一道黑影显现。

    “锵!”

    伴随着一道清脆的声音,刚刚保持着向吴天冲锋姿态的众人,扑嗵……扑嗵……,接二连三的倒地。

    “是你!”

    吴天一手提着剑,一手捂着胸口,眼神凝缩,看着来人,失声惊叫。

    “嘿嘿,吴师兄别来地恙!”

    吴天目光复杂的看着来人,透着一丝惊讶与不可思议,嘘声说道:“当年一别,没想到你已脱胎换骨,修为已至如斯,恐怕连我都不是你的对手了!”

    陈铮神色冷峻,眸中血光闪烁,哼了一声,道:“吴师兄岂不闻,事别三日当刮目相看。陈铮不才,两年里颇有机缘。没想到人人争夺的朱子信物竟落到师兄手里,好生让陈铮意外呢!”

    “你也是来夺取信物的?”

    吴天心神一紧,横剑于胸前,戒备的盯着陈铮,沉声说道。

    “呵呵……”

    “你笑什么,难道我说错了?”

    陈铮摇摇头,带着一丝缅怀之色,幽幽说道:“当年若非吴师兄手下留情,陈铮恐怕已抛尸冰天雪域之中。今日若非吴师兄得了信物,陈铮定要争上一争,既然信物落入吴师兄手中,便是陈铮无缘此物了!”

    陈铮的话让吴天大感意外,怔怔的看着面前之人,感应到其身上凌厉阴森的气息,兀自不相信,带着一丝试探,道:“我如今身受重伤,战力十不存三四,你欲取信物,我亦没有反抗之力。”

    “嘿!”

    陈铮目中血光收敛,迸射出一道冷冽的寒光,冷哼一声:“当年吴师兄手下留情,陈铮一日不敢忘却,信物既然落入师兄手中,就算陈铮还了吴师兄当初留手之情。不过,张博萬已至此地,布下了天罗地网,吴师兄想要突围,无异登天。”

    “陈师弟不会坐壁上之观吧?”吴天忽然露出一丝笑意,一脸笃定的样子,有恃无恐道:“师弟无意朱子信物,想必会助为兄一臂之力!”

    “吴师兄不怕费无忌猜忌吗?”

    吴天露出一丝苦笑,费无忌临河受挫,又因郝剑背叛,加上敖烈一直不曾露面,对他也怀疑起来,将近二十多日没有与主动联系他了,化德府的众弟子更是不告而别。

    现在,他是虎落平阳,能保住这条性命就阿弥托佛了,其他的走一步算一步吧。

    想到郝剑,吴天露出一丝复杂难明之色。阴风山所有人都认为郝剑是费无忌的铁杆心腹,没想到此人在关键时刻,背后捅了费无忌一刀,让费无忌失去了噬心真君的传承。

    “费师兄失了噬心真君的传承,恐怕对悟道棋盘志在必得,我欲北上与费师兄汇合,如今恐怕是不行了。”

    陈铮眉毛一抖,意味深长的打量着吴天,嘿嘿一笑道:“所以,吴师兄准备北方与费无忌汇会?”

    吴天倒是一番好算计,怀揣朱子信物北上,若逃脱了追兵罢了,一旦无路可逃,必定以朱子信物换取费无忌僻佑。

    只是他的算盘打的叮当响,有没有想过,费无忌是否有能力僻佑他?如今先天化境已经亲自下场,费无忌实力再强,面对先天一层的高手或可力敌,面对先天三层,甚至先天巅峰的高手,恐怕也是一只稍大的点的蝼蚁。

    “就凭费无忌一人想到保住朱子信物,你也太小看先天化境的实力了吧?”

    吴天摇摇头,道:“费师兄自然不行,不等于幽泉掌院也不行……”

    “你说什么?”

    陈铮瞪大了眼睛,惊失叫道。

    “幽泉掌院也来了大离皇朝吗?”

    看到吴天点头,陈铮心神一沉,脸色变的难看之极。他在阴风山时,就觉的幽泉的修为深不可测,好似无底之洞,让人望无生怯。原先,他一直以为幽泉的修为至多先天化境,但见过了碧月出手,以及太祖洞天的观云老道,尤其是观云老道,两者给他的感觉非常相似。

    据说观云老道打破太祖洞天的束缚,凝炼阴神,步入了宗师之境。以此推测,幽泉的修为最低也是一位宗师境高手。

    在大离皇朝中,先天化境隐居不出,半步先天就是绝顶高手的环境下,突然冒出一位宗师境的高手,着实让人心惊胆颤,有种风暴即来的危机感。

    “乱世终于来了吗?”

    陈铮心神大震,忽然想到了张氏与田氏及东林书院大战,心出一股急颇感,恨不得马上飞回渔阳县,整军备战。

    此刻,他对朱子信物的兴趣消逝,一道血光由目中迸出,半是邀请半是胁迫的问道:“吴师兄愿去渔阳县做客吗?”

    “渔阳候!”

    吴天眼中射出一道精光,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当他踏入酀州,听到渔阳候的各种传闻后,就开始怀疑渔阳候的身份了。

    只是未能见到渔阳候真人,还不敢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