斜阳西下,山林很快就变的昏暗起来。

    吴天手按剑柄,向着山顶缓缓而行,同时默运修罗心法,凝神静心,感应着周围十几丈的风吹草动。

    翻过山顶,没想想像中的伏击,天色彻底黑暗。寂静的山林里,偶尔间听到几声秋蝉鸣叫声。

    这座山少有人经过,吴天翻越山顶后,就没有路,深一脚浅一脚的踏在枯败的树叶着行走。每一步都是起落无声,先以脚尖着地,劲力透过脚尖在地面轻轻一点,好像踩中弹簧,瞬间迈出一步。

    每一步都走的很慢,每一步跨的很远,看似极慢,但不到一刻钟就到了半山腰。

    “嗯?”

    吴天又一次抬脚落脚,突然一顿,眼是精光闪烁着,敏锐的灵觉感应到前方传来一股躁动,霎时间,真气环游周身,身体腾空而起,踏在一棵树枝上。

    居高临下,借着一缕夕阳斜照之光,前方十几丈外有数股气伏不定的气息。许是看到自己出现,未能收敛了情绪,泄露出一丝气息,被他感应到了。

    “没想到对方竟然埋伏在山后,倒是好耐性,恐怕在我进山前就埋伏在这里了。”

    晚上,是个伏击的好时机。尤其对方人多势众,借助山中树森茂密的地利,展开人马,就能对他形成铁桶包围。

    这些人的实力比之他刚才遇到的要强悍数倍,而且有股军伍铁血之气,一旦让对方形成包围圈,吴天想要突围出去也是件极难的事情。

    念及至此,吴天身形猛的一纵,仿佛林中飞鸟,手中长剑发出一声清响的出鞘声,一道剑光当空洒下,划破了虚空,电光般冲向前方。

    “被发现了,杀!”

    吕千钧眼中寒光一凝,瞬间锁定俯冲而下的的吴天,身形一闪即逝,数朵剑花飞射而出。

    铛!

    双剑交击,吴天身形忽的消失,吕千钧心神大惊:“好快的速度!”

    “啊……”

    一道惨叫声响起,竟有一名手下被杀。

    “果然是个硬茬子,难怪于东来吃了大亏。”吕千钧连忙大声叫道:“点子扎手,都给我小心着点!”

    “贼子速度太快,弟兄们结阵!”

    突然一声厉吼,二三十号的队伍从林中冲出,排兵布阵,把吴天团团围起来,长枪,横刀,配合娴熟,瞬间就把吴天的活动空间压制在很小的范围内。

    吴天施展出夜叉飞天之术,整个人凌空而起,以敏捷到不像话的速度,在包围圈中迅速穿梭,手中长剑挥洒,一道道剑光护在身前,同时展开反击。

    虽然修罗功不是黄泉魔宗四大嫡传功法,但也足列入当世一流,比之一二流宗门的镇派功法丝毫不差,修炼出的真气精纯凝炼,带着一股修罗杀伐的绝决。如今被吴天施展出来,恐怖的凶气透体而出,整个人变成一头只知杀戳的凶神。

    绝顶宗门与一二流宗门之间的差距,不在于绝顶高手的多少,而在于宗门本身的底蕴积累,以及功法源渊。

    修罗功比不上黄泉魔宗的四大嫡传功法,但其源于修罗阴煞功,意境深渊,修炼出的修罗真气专职杀伐,凶悍异常,论真实战斗力,比之一二流宗门的后天九层武者尤胜半筹。

    故尔,绝顶宗门弟子一旦出世,往往实力强悍,功法,武技超出世俗宗门数倍甚至数十倍。半步先天之下,往往可以越级杀敌,轻而易举斩杀比自己修为高过两三个层次的敌人。

    此刻的吴天就是如此,仗着修罗功与本身剑法,身隐包围圈中,依然凶悍异常,剑光中透着凶厉的杀伐之意,每一道剑光落下,就有一人或伤或杀。

    不一会儿,已经有十几人被他斩杀。

    吴天也不好过,他本就有伤,此刻每一击都是全力而为,才一刻钟,就感觉到身体有些疲乏起来,手中长剑也无刚才绝决。

    “弟兄们坚持住,贼子快不行了!”

    一剑击退吴天,吕千均察觉到对方中气似乎不足,兴奋的大叫起来。

    围杀吴天的众人感应尤其明显,刚开始,吴天如修罗杀神,每一剑挥出,己方非死即伤,如今对方攻少守多,双方攻守之势转变,所有人士气大震。

    于东来何等傲气,被此人杀的落花流水。今天若把此人斩杀在此,他们就能取于东来而代之。

    吴天确实后力无继,手中长剑的杀伐之息渐缓,开始攻少守多,寻求突围的机会。围杀他的众人本就是行伍出身,最善以多击少,以众凌寡,再厮杀下去,对吴天有害无益。

    “贼子,交出朱子信物,我可以饶你一命!”

    渐渐占据上风,吕千均忽然横插一剑,挡在一名手下身前,把吴天击退,开口叫道。

    形势很是明显,吴天再反抗下去,只有死路一条。吕千均想要以势屈服此人,减少不必要的伤亡。

    吴天手中的长剑与对方之剑一沾即走,不跟吕千均硬拼,以求保存实力,寻机突围。斩到吕千均的话,露出一丝讥诮,“嘿嘿”冷笑数声。

    “冥顽不灵,杀!”

    吕千均眼中透出一道狰狞之光,手中长剑猛的击向吴天。这一剑古扑浑雄,全无花招,是真正的军中杀敌之术,一剑即出,就有股铁血之势透体而出,与众人结成的军阵合二为一,带着强不可催的气势向吴天碾压而来。

    “想要拼命了,怕你不成!”

    吴天身体忽然飞起,在空中快速闪烁,手中长剑在身前猛的一划过,一道半弧形的剑光轰出,与吕千均的军阵撞在一起。

    轰!

    剑光好似撞到了钢铁之壁,激起一股劲风,剑光炸裂。

    滋滋……

    突然,溃散的剑光化作无数的小蛇,沿着众人缝隙间钻入。

    “啊……”

    细小的剑光极为阴毒,无孔不入,瞬间刺向吕千均麾下众人,数道惨叫声响起,被剑气穿心而过。

    “可恶!”

    竟然被对方摆了一道,吕千均不由大怒,抄起手中之剑,突然一记突刺,化作黑光刺向吴天。

    铛!

    尖锐的气息通过长剑侵入体内,吴天脸色猛的一白,即而变的赤红,一口鲜血喷出。吕千均这一击让他伤上加伤,腑脏如焚,脸色变的苍白无血。

    “杀!”

    看到吴天吐血,数道刀光猛的翻滚而来,凌厉的刀光斩破空气,发出呼啸之声。

    噗!

    吴天护在身前的剑光,被一击而溃,数刀横刀斩在他的长剑上,把他轰出向后飞退撞向树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