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兄们折损的够多了,向大公子求援吧!”

    汪四奇听到后心有不甘,但想到弟兄们折损太多,心不甘情不愿的点了点满头大汗,道:“是!”

    吴天为免被发现行踪,过两河县而不入。(书=-屋*0小-}说-+网)只在城外一个小集镇里补充给些干粮,顺便向老板打听:“老伯,最近的渡口在哪里?”

    老伯指向西北方向:“客人要坐船吗,往西北三十里是风凌渡。过江后,就出了平安郡了。听说最近不太平,渡口来了许多江湖好汉,老汉见意你不要往渡口去了,这些江湖人动则就伤人命,多绕着路,走旱路安全。”

    “谢谢老伯!”吴天扔下一块碎银子,没有听从掌柜的话,出了小镇直往西北而去。

    看着吴天出了小镇,掌柜的对身边小厮吩咐道:“通知秦小姐,就说疑似吴天之人,现身于两河县城,可能也是冲着朱子信物而来的。”

    吴天恐怕没有想到,小镇上竟有秦珂琴安插的探子。其实也不是秦珂琴的探子,而是天命教弟子,魏笑笑的属下。两河县城位于渔阳郡与广宁郡交界之地,三十里外的风凌渡连通滦江支流与大河,是一处战略要地。

    风凌渡口二三里外,有座小村庄,村内戒备森严。突然天空一道火箭升起,一位青年男子抬头看了看,嘴角含笑:“于东来失手了,这是向咱们求援呢!”

    “嘿嘿嘿,于东来平时一副眼高过顶的样子,也有向咱们求援的时候。看来是吃了大亏呢!”旁边一位的武士兴灾乐祸的说道。

    青年男子摇摇头,面色凝重的提醒手下们:“于东来麾下精锐异常,竟然要向咱们求援,看来贼子不好对付,咱们可别阴.沟里翻了船。”

    “老大放心,咱们不会拿性命开玩笑的!”

    话是如此说,青年男子看到手下弟们们满脸不在乎的样子,皱了皱头,没有在说什么。心中却对吴天重视万分,能把于东来逼的求援,绝对不能小看。

    于东来修为不弱,一手刀法奇绝无比,就连他都自认弱其半筹。只是不好打击后下的士气,暗中告诫自己千万不可大意。

    “老大,贼子出现了,就在风凌渡!”

    一位瘦汉冲进庄院,对青年男子禀报道。

    “看清了,是在风凌渡?”

    “没错,属下对着画像认了好几遍,绝对不会看错。这会儿估计已经过了风凌渡了。”

    青年男子精神一震,高声呼道:“目标已经出现在风凌渡,兄弟抄起家伙,让于东来看看,咱们也非吃素的!”

    风凌渡口,不复往日热闹,数条渔船在河面上来回巡游,偶尔有一艘船顺河流而过,皆是挎剑带刀的江湖好汉,双方互相打个招呼,渔船越过风凌渡,再次向下游而去。

    “河上的朋友是从哪来?”

    渡口一艘渔船迎上行来的船只,拦在河面中央,高声呼叫。

    “燕山会葛二见过各位好汉,不知渡口是哪路英雄?”

    “原来是葛氏兄弟,某家广宁褚玉山!”

    双方寒喧几句,褚玉山让在河道,目送葛氏兄弟离去。

    以大河为中心,幽酀青三州无数武者巡察平安郡通往各处的要道,隘口,三山五岳的江湖汉们互相联络,在平安郡布下天罗地网,要抓住夺走朱子信物的贼人。

    吴天来到风凌渡,看到渡口数条渔船,十几个武者在河面巡游,眉头微微一皱。这十几人看似彪悍,对他而言不足一提,但渡口周围定然还有伏兵。若就此退去,只能照小镇的掌柜所言,走旱路了。

    “旱路变数太多,而且要翻山越岭,浪费时间太多。”

    吴天被三州各方势力围追,打定主意北上。一为逃脱追兵,一旦逃脱无望,就向费无忌求援,把朱子信物交给费无忌,以此保全自己。

    “速战速决,乘渡口周围的伏兵没有反应过来,马上渡河,然而直入渔阳郡!”

    心意一决,吴天悄然靠近河岸,真气在经脉之中运行一周,突然一剑光飞起,人剑合一,冲向岸边的众人。

    吴天速度之快,只见剑光一闪,人已经到了岸边,剑光于半空中绕行半周,如虎入羊群,瞬息间斩杀一人。

    “嗬……”

    袭杀来的太突然,众人根本反应不及,就被斩杀一人。眼前阴森森的剑光,如蛟龙升起,只见剑光一闪,便有人发出一声惨哼。

    所有人都惊呆了,吴天的剑法决绝,运行修罗心法,化为修罗杀神,剑起剑落,又杀一人。

    “快发信号,贼子在渡口……”

    “他就一个人,咱们一起上,杀了他向大公子领赏!”

    这些人都是张博萬从广宁郡带出的精锐,以一挡十,凶悍之极。张博萬曾许下奖赏令,谁能杀了夺走朱子信物之人,赏银一千两,官升两级。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些人看到吴天出现,一个个都疯了。全然不顾此人修为高深,想要借机围杀此人,博取头功。

    都是刀头舔血的汉子,风里来火里去,各个心中敞亮,向他们这种出身寒微之人,想要荣华富贵,就得拿命去拼。

    “噗…噗,噗……”

    利刃入体,这些人对吴天根本造不成任何伤害。却立功心切,奋不顾身的冲向吴天。不求杀人,只求拖住此人一时片刻,等待附近援兵,这一分头功就得了。

    “没必要与这些人纠缠,都是亡命徒杀之无趣!”

    吴天也看出这些人的意图,长剑挥出十几道剑光,斩杀挡在面前之人,飞身而起,朝渡口冲去。身法之快,刚要落到一艘渔船上,突然天外飞来一道匹练,如银河横挂天际,惊人气势压的空气凝固。

    “剑光凝如实质,是一个高手!”

    吴天轻尖在渔船上轻轻一点,腾空而起,反手一道剑光迎上去。

    轰!

    两道剑光相撞,气劲四溢,包围上来的众武者毫无抵抗之力,就被剑气绞杀。

    “贼子凶悍,都退到五丈之外。”

    “快退!”

    刚才如神魔一击,骇的这些武者肝胆俱裂,连忙后退,站在十几米外,形成一个松散的包围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