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血也劲力要相融,产生的巨大的斥力,眼看就要爆发,一道灵光穿透心灵虚空,照彻周身内外,心力强行隔断了气血与劲力,与斥力融合,一股浑厚的力量在体内涌动,陈铮忽然眼眼,翻手一掌拍出。

    轰!

    强劲的掌力隔空击在窗户上,木制的窗户瞬间被击的粉碎。

    “劈空掌吗?”

    陈铮眼睛瞪的圆圆的,露出不可思议的样子,这一掌的威力简直超出他想像,相隔一丈远的窗户,被一击而碎,浑厚的掌力去势不减,在院在形成一道风卷,发出轰隆隆的声音。

    “怎么了,你跟谁在动手?”

    陈铮在房间里闭关数日,突然从房间里传出巨大的动静,一道人影撞开房门冲进来,大惊失色的叫道。

    看到房里只有陈铮一人,抓贼一般四处察寻着,确定只有陈铮一人,没好气的叫骂道:“你闭关潜修,把脑子炼坏了吧,墙我的窗户!”

    来人正是秦珂琴,杏目圆睁,瞪着陈铮叫道。

    “你练的什么掌力?”

    陈铮端坐在床榻上,与窗户相隔一丈之远,凭空一掌击碎了窗户,掌力余势不衰,轰入院中,形成一道风卷,威力之强,不亚于后天十层的全力一击。

    “劈空掌,你突破后天十层了?”

    秦珂琴大吃一惊,一脸震惊之色的看着陈铮,坐火箭的吧,这才几天就突破了后天十层。

    “不突破后天十层,就不能使用劈空掌吗?”面对秦珂琴的大惊小怪,陈铮撇了撇嘴,不以为然的说道。

    “你懂什么!”

    秦珂琴板着脸训斥他一句,看向陈铮的目光透着极度蔑视,道:“你得到噬心真君的传承是假的吗,想要发出劈空掌,必须要融合气血与劲力,生成一股罡力,才能透体而不散,于百步之外杀敌。”

    “不对!”

    说到这里,秦珂琴猛的一顿,在陈铮面前来回走动着,忽然伸手指着他,惊讶的问道:“你不会是强行融合气血与功力,受到反噬了吧?”

    看到陈铮不说话,秦珂琴噗哧一声笑了出来,一副你是白痴的样子,看着陈铮,大声笑道:“真被我说中了?你是真的闭关修炼把脑子炼坏了,不入后天十层,没有天地之力相助,就敢融炼气血与劲力,你就不怕粉身碎骨吗?”

    陈铮黑着一张脸,面色无情的看着秦珂琴,沉声说道:“你是取笑我吗?”

    “没有,我没有取笑你!”

    秦珂琴捂着肚子,想笑不敢笑,露出一副“我忍的好辛苦”的样子,明显就是在取笑陈铮。

    “我要离开临河城了。”

    秦珂琴脸色微微一变,笑意顿消,道:“被我笑几句,就恼了吗?为什么要急着离开?”

    “我已得到噬心真君的传承,还留在临河城干什么。白世镜与靖老二人至今没有音讯,心里焦急,要尽快赶回渔阳郡。而且,田伯钦带着朱子信物离开化德府,估计都进入青州了吧。”

    “你还在打悟道棋盘的主意?”秦珂琴冷哼一声,露出一丝嘲讽之色,毫不留情的打击着陈铮,道:“我劝你乘早收了这份心思,悟道棋盘可是一个大坑,已经引动了天下风云,以你的实力,只能当个炮灰,你若急着送死,当我没说。”

    秦珂琴的话中透出一丝不同寻常的意味,陈铮皱起了眉头,悟道棋盘对于先天化境之上的武者而言,形同鸡胁。他们已经晋升先天化境,因而悟道棋盘可以助人突破先天境界的作用对他们毫无价值。而悟道棋盘中蕴含的朱子精神烙印,只有大宗师巅峰,参悟了开天辟地之意,才能发挥作用。

    世间武者,修为达到大宗师巅峰,领悟了开天辟地之意,只有五百年前的赵宋太祖凭一人。凡能开辟洞天者,身后都有顶级宗门支持。如正道十宗,魔道八派,底蕴深厚,对于悟道棋盘根本不屑一顾,参与争夺者皆为外门弟子,充其量派遣几位内门先天,也只是为外门弟子们站台,以防有人以大欺小。

    在陈铮的预想之中,悟道棋盘的争夺主力是半步先天,先天化境为不会轻易下场,以免造成事态扩大化,最终无法收场。

    大离未乱之前,无论正道十宗,还是魔道八派,还不到撕破脸大打出手的时候。

    “难道有先天化境出手了?”

    陈铮沉思片刻,皱起了眉头,若是先天化境出手,以他的实力,已经没有入场争夺的资格,有多远就要躲多远。

    “你说呢?”

    秦珂琴娇哼一声,隐隐之中透出一丝煞气,陈铮不太确定是不是自己产生的错觉。

    “广宁张氏与化德府田氏开战了,张氏一位半步先天的族长伏击田伯钦,被接应的理宗高手击杀。张氏大怒,直接派出了先天高手报复,双方在青河谷激战,死伤惨重。

    昨天,金鏊岛碧游宫的弟子现身平安郡,围杀理宗弟子,七名半步先天被杀,后天十层以下的弟子死伤超过半百。先天高手的战斗余波,令大大小小十几个宗派的精英弟子伤亡惨重。

    这还不是最惨的,化德府田氏一口气派出五名半步先天,昨天一战全数殒落。渔阳候府比之田氏的实力如何?”

    陈铮失声惊叫道:“五位半步先天?不是说田氏底蕴不足,没有先天化境高手吗?”

    “谁跟你说田氏有先天化境了?”

    秦珂琴狠狠的瞪了陈铮一眼,听音不听声,她有说过田氏有先天化境的高手了吗?

    陈铮的脸色很难看,沉声说道:“一口气派出五名半步先天,说田氏底蕴不足的人真该千刀万剐。若说田氏没有先天化境,你信吗?”

    “没人会信!”

    田氏敢一次性派出五名半步先天,未必没有想到最坏的打算,而能损失的起五名半步先天,田氏之底蕴窥一斑而知全貌。隐藏在暗中的半步先天,至少超过双掌之数。以十名以上的半步先天的底蕴造就一位先天化境,简直不要太容易了,陈铮都怀疑田氏不止一位先天高手。

    “底蕴再强又能怎么样,金鏊岛碧游宫五百年未出世,实力深不可测,而且没有经历赵宋覆灭,围杀赵宋太祖一役,高端战力经过五百年积累,比之天下第一宗的青云宗尤有过之。

    凭借一个田氏,充其量再加一个理宗,对碧游宫而言,依然如同蝼蚁。这次带队围杀田氏与理宗之人是张氏大公子——张博萬,碧游宫十大弟子之一,据说是碧游宫某位天人境高人的转世之身。

    这次悟道棋盘之争,不出意外,必是张氏囊中之物了。”

    秦珂琴连张博萬是碧游宫某位天人境高手的转世之身都知道,这娘们儿藏的太深了。

    “你什么眼神?”

    陈铮看她的目光,意味深长,好似要把她的衣服拨光一样,秦珂琴不由大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