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果然是不可理喻的动物,莫名其妙的挨了一句骂,陈铮无趣之极,朝着秦珂琴瞟了一眼,转身向自己的房间走去。(书屋 shu05.com)

    “我去睡觉了,你想想要发疯就请继续!”

    “唉!”

    秦珂琴身形一闪,拦在陈铮身前。

    “我知道你心情不爽,可我真的很困,想要回去睡觉。”

    “你要睡觉,我不拦你,但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你又有什么阴谋?”陈铮一脸警惕的看着秦珂琴,噬心真君成功转世重生,秦珂琴又想要闹哪样?

    “你不要不识好歹,这件事对你也有好处。我是看在咱们相识一场的份上,才关照你的。你就说答不答应吧?”

    陈铮毫无诚意的冲着她拱了拱手,有气无力的说道:“我谢您了,你还是关照别人吧,我要去睡觉!”

    刚刚得到了噬心真君的修行经验,他还没有看过一眼呢,这会儿满脑子都是噬心真君的传承,对秦珂琴的所谓好处没有一点兴趣。

    “晚安,师姐!”

    看着陈铮从自己身边绕过,头也不回的进入了房间,秦珂琴恨恨的跺了跺脚,一脸气愤。

    “不识好歹的小贼,挨千刀的小贼,臭不要脸,不得好死……”

    回到房间,陈铮直接上了门闩,防止被打扰,尤其防备发了疯了秦珂琴。盘坐在床榻之上,宁神静气,渐渐收敛了心神,沉侵于心灵虚空之中,只见一道灵光悬浮,灵光照耀亮四方,一股安神定心的气机从中散发而出,让陈铮心绪平静,思维通透。

    这道灵光几乎凝为实质,看不出半点虚幻,悬浮于心灵虚空,以肉眼不可见的动作震动着,每一次震动,都有一道灵光洒出。

    心念一动,灵光中透出一道晦涩的气机,无形无质,却真实存在。

    “精神力,还是传说中的神识,又或是心力?”陈铮念头微动,一道思维闪过,“即是因心灵之光而生,就叫心力吧!”

    心力是一种非常奇妙的能力,与传说中的神识很类似,可以借心力感应到很多肉眼无法看见的事物,尤其对外界的气机感应极度敏锐,正因为如此,他才能在玉泽苑察觉到噬心真君转世而生时暴露于外的气机。

    这一道气机,乃是噬心真君殒落之前的一粒念头所化,凝炼了噬心真君一身的武学,以及一丝真灵。

    人死如灯灭,一切因果俱消。

    噬心真君前身已死,转世之后,就不该存有偷梁换柱的心思,以一丝真灵念头夺舍新生之身。正因如此,暗中为他轻世之身护道的大能,眼睁睁看着由他殒落的一粒念头所化的气机被陈铮与秦珂琴碾碎。

    经过三劫洗礼,噬心真君的前世所有痕迹都被扫灭,因果俱消,就该重新做人。他的这一道气机本就不该存在于世,以免违逆天道,生出不可测之祸。

    其中的道理,陈铮并不明白,他沉侵于自己的心灵之中,感悟着噬心真君的修行经验,其中关于后天修行的种种经历,凝炼心灵之光,感悟天人合一,铸就道基,如果自己的亲身经历,历历在目。

    “咦?”

    陈铮沉迷其中,正要一观噬心真君如何融炼天脉,晋升先天化境,突然信息中断,好似被人封锁了。

    “可恶!”

    陈铮脸色阴沉无比,双目中血光迸射,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先前那道从天而气息主人所为,故意封禁了后天十一层以后的内容。

    此刻,他终于体会到了秦珂琴的心情,本该是自己的东西,被人强行夺走,确实令人恼怒。陈铮凝聚心灵之光,一道心力强行冲击向封禁。

    二者刚接触,陈铮的心力如同春阳之雪融化,根本奈何不了这道封禁。

    “王八蛋!”

    一句粗口暴出,陈铮不在做无用功,整理起噬心真君后天十一层前的修行经验,与自己一路修行相应证,渐有所悟。

    修行无岁月,闭关之中的陈铮,丝毫不觉时间流逝。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除了一日三餐,把所有的精力投入到参悟噬心真群的修行经验之中,与自己的修行感悟相应征,收获多多。

    尤其是对方凝炼心灵之光的经验,彻底吸收了陈铮。

    经过数日的参情悟,陈铮终于明悟了的天十层的修行之法。

    感悟天人合一,借助天地之力,融炼气血,劲力,真气于一体,三者混同如一,方能迈入后天十一层。

    盖因,道基唯一,唯精,唯纯,不能有任何参杂,若不然,便无法融炼天脉之气,晋升先天化境。

    后天十层的修行过程,就是融炼气血,劲力,真气的过程,三者混元一体,就是晋升后天十一层的时机。

    “融炼气血,劲力,真气,三合为一,需要心力做为中合,消除三者之间的排斥。我的心灵之光已经凝实九成,心力运用自如,不知能否提前融炼三者?”

    陈铮异想天开,想到就做,催动气血,很快一股燥热感传遍全身,霎时间,陈铮筋骨齐鸣,劲力布于周身。

    全力控制劲力向气血之中渗透,令二者强行糅和。一股巨大的排斥力,从中而生,好似要爆炸一般,陈铮脸色大变,知道自己孟浪了。

    气血与劲力相融时,产生的排斥力之强,如同烈火炸药,稍一大意,就能把他炸的粉身碎骨。

    此刻,陈铮感觉到体内的气血开始沸腾,要脱离他的控制,强大的斥力,更让他拿捏不住劲力,急的他满头大汗。

    气血沸腾,床榻上的陈铮,双脸赤红,头顶蒸汽腾腾,云雾缭绕。整个人就像一只煮熟了的大虾,每一寸肌体亦都呈现出赤红色,血红的汗水从毛孔之中渗透出来,染湿了他的衣裳。

    “太得意忘形了!”

    陈铮终于明白,气血,劲力,真气三者融炼一体,为何要在参悟天人合一后才能进行了。人力有时穷,三者相融时产生的巨大斥力,只有借助天地之力方能抵抗。

    以后天八层的修为行半步先天之事,就如老牛拉火车,自不量力,最终只会力竭而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