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着劫火消退,陈铮连忙掏出一枚黄泉丹扔进口中,丹药入口即化,化作一股涓涓寒流,流入经脉之中,被丹田的气漩一口吞噬,一道精纯如水的的真气出现。

    经受了劫火煅炼,真气依然冰寒,却少了一丝阴森,多了一股阳和。内中杂夹的戾气,怨气,全部被劫火烧化,真气变的精纯唯一,只剩下纯粹的阴寒,但威力却比从前厉害数倍。

    他所服用的黄泉丹还是从王润元身上得到的,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服用一枚,以助修为。如今排了大用场,被陈铮用来恢复真气。

    第三道劫火间隔并不长,从无名处生,直接出现在心灵虚空之中,包围向心灵之光,雄雄火焰燃烧,被陈铮以刀势拒于方寸之外。

    半刻钟后,这道劫火被刀势击散,一道温和的气息注入心灵之光,本已凝实到五成的心灵之光,瞬间达到九成。

    灵光放出温润的光芒,彻底照亮了陈铮的心灵虚空,如同彼岸竖立的一盏明灯,不使陈铮在苦海中迷途。

    三道劫火度过,压抑的气机瞬间消失,就连天空中的火云也慢慢消散,天空再一次恢复了皓月繁星,清澈干净的夜空中,像被水冲洗过,让人心旷神怡,说不出的舒畅。

    风火之劫消散,心头的压抑感消散,每个人的心神都被洗礼了一番,思维通透,大脑凭空轻了二两,浑身说不出的舒服,就连眼晴都明亮了几分,透出一丝智慧之光。

    风火二劫之过,只剩最后一道心劫,这一劫因人而异,各不相同,最是恐怖,许多惊才绝艳之辈没有被强敌打败,没有被苦难击溃,却倒在了这一道心劫之上,数十年的修为付之流水。

    心劫,由心而生,不知从何而生,不知从何而灭。

    陈铮渡过风火二劫后,催动气血修补身体的创伤,缓缓炼化黄泉丹的药力。

    这黄泉丹是以提炼黄泉河气息为药引,以寒冰界特有的寒玉花为主药,又辅以多种灵药炼制而成,本是供应先天化境的高手修炼所用。

    阴风山外门弟子,若能闯入寒冰狱三层第九关,就有资格获得宗门每月一枚黄泉丹的供应。即使费无忌身阴风山第一人,每月所得也不过三枚,除去自己修炼所用,剩余并不多。

    而陈铮斩杀王润元,一下子就能二十八枚,可谓身家丰厚。一枚黄泉丹足以让他恢复五成真气。

    随着黄泉丹的药力不断炼化,陈铮的真气彻底恢复过来。常人畏之如虎的心劫,对陈铮而言,微不足道。他两世为人,心志坚定,心劫刚刚产生,就被他以心灵之光镇压,凝聚刀势,一刀斩破心魔,最终度过了天劫之罚,获得噬心真君的传承,从此武道修行突飞猛进,一年之后晋升半步先天。与费无忌争锋,带领渔阳候府消灭田家,一统渔阳郡,而后得到宗门支持,南征北战,成为名副其实的酀州王。

    这一日,他是纳秦珂琴为王妃的日子,也是他与秦珂琴新婚之日。

    陈铮意气风发的带着数千大军的迎亲队伍,前往黄泉魔宗迎接秦珂琴。大军一路向北,行行复行行,自当年离开黄泉魔宗,终于又回来。

    这一次,他以酀州王的身份,衣绵还乡,距离黄泉魔宗十里之外,数百名精英弟子迎接,浩浩荡荡的踏入山宗。

    大军驻扎山下,陈铮在数百弟人的拥护下,跨上奈何桥,眼前场景突然一变,看到桥的尽头站着一人,正是费无忌,面带冷笑的盯着他。

    “陈铮,你残杀宗门弟子,私夺噬心真君的传承,我奉宗主之令,杀你清理门户。”

    费无忌声音刚落,背后传来贾臻阴毒的声音:“陈铮,你身怀截运密术,已经犯了众怒,正道十宗,魔道八派已对你发出格杀令,你的死期到了……”

    两人同时飞起,一前一后,向着陈铮夹击而来,呼啸的拳风压的陈铮不断后退,九天之上,雷云凝聚,一道紫色雷霆从天而降,轰向他的头顶。

    陈铮瞬间陷入危机之中,手中泣血刀猛的出鞘,一道血洗天下攻向费无忌,一道雷霆万劫迎向贾臻。

    轰!

    强悍的修为把费无忌与贾臻震的吐血,陈铮毫无无伤的站在奈何桥中间,面露得意之色,哈哈大笑起来。

    轰!

    突然,一具白骨巨魔凭空而现,钻入他的身体中,滔天的魔气一击崩溃了他的心灵之光,一道阴森森的声音在他脑中响起:“你的身休我要了!”

    陈铮眼前一片漆黑,霎时间陷入黑暗之中,心神沉沦,坠入九幽地狱之中。

    “幻觉,都是幻觉,我不信……”

    九幽地狱之中,阴气遮天,血染大地,半空之中,陈铮发出一声不甘的怒吼声,他还没有攀登上武道巅峰,还没有与秦珂琴成婚,怎么能够甘心受死。

    嗡!

    突然,一道赤光破入九幽地狱之中,无可匹敌的刀光斩碎了虚空,刀光托起陈铮坠落的身体,缓缓向地面降临。

    陈铮劫后余生,高兴的大叫道:“泣血刀,是你来救我的吗?”

    噗哧!

    一抹血光于眼前闪现,陈铮愕然的看着自己的胸前,熟悉的泣血刀插在他的胸口,穿破了他的心脏,一股熟悉的气息从泣血刀上传来,瞬间把他全身的精血吞噬一空。

    “化血功……”

    精血干枯,陈铮临死都瞪大着眼晴,在最意气风发的时候被杀,他死不瞑目。

    嗡!

    就在陈铮眼前陷入黑暗,彻底身死之际,一声刀鸣自耳边响起。天边黑暗之中,一道温和如玉的光芒亮起,照亮了虚无的黑暗。

    陈铮脑中“轰”的一声,像被重锤击中,眼冒金星,脑胀欲裂,缓缓睁开眼睛,一道浓郁的血光迸射而出,击打在空气中,发出滋滋的声音。

    “好险,差一点就真的沉沦了!”

    后背冷汗渗出,霎时间变的冰寒一片,也让陈铮的脑子彻底清醒。

    “这就是心劫吗?身死之后,坠入地狱,若非泣血刀在紧要关头鸣叫示警,幻境中的我恐怕真的以为自己死了。”

    一旦幻境中陈铮接收了自己的死亡,现实中的陈铮也会随之沉沦,最终身死魂灭。

    就好比人的潜意识认为自己得了不治之症而死,就会真的死亡,是一个道理。

    陈铮想想都觉的可怕,心劫如此阴险,难怪许多人会失败。

    “神兵有灵,不只是能增强实力,亦是护道之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