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铮盘坐于储冰室之中,全力修复着被风劫损伤的身体。泣血刀突然发出一声惊颤,陈铮眼神变的凝重起来。

    忽然一股热流由地下冲出,钻入他的体内,陈铮瞬间脸色变的血红一片。

    这火焰无物不燃,钻入体内,与气血刚一接触,瞬间变的雄雄大火。气血如油,遇火则燃。陈铮感觉自己变成了火人,下一刻就被烧成灰烬。

    雄雄火焰,在陈铮体内燃烧着,气血被点燃,迅速消耗,三五个呼吸间,就被烧掉一成。

    陈铮露出一丝骇然之色,三五个呼吸就烧掉了一成的气血,按照渡风劫的经验,这一波火劫至少半刻钟,恐怕不等渡过火劫,他就被烧成灰烬了。

    “肯定有方法,若是一个劲的烧,神仙也抗不住。”

    陈铮念头急转,苦思抵抗火劫的方法,白骨真气飞速运行,毛孔齐开,凝聚于储冰室中的阴气向决堤的河水倒灌入体内,向劫火涌去。

    轰!

    如同火上浇油,不仅没有浇灭劫火,反而助长了劫火的威势。一刹那间,气血被蒸发三分之一,陈铮好像被抽干了血液,全身乏力,摇摇欲坠,连保持坐姿都变的无困难,头重身轻,晕晕沉沉,眼皮子不上自如的闭合。

    “不能晕睡,不能晕睡……”

    好似自我催眠着,不停着念叨着这四个字。

    阴气无法对抗劫火,陈铮急的如热锅里的蚂蚁,眼看着体内血气就被烧尽,陈铮咬牙切齿,鼓动余下的气血直接迎向劫火。

    “想要烧,就让你烧个够!”

    气血鼓荡,筋骨齐鸣,噼哩啪啦,放鞭炮一样声音从体内传出,周身劲力涌动,渗入气血之中,劲力凝炼气血,如铅汞般的气血越发凝实,粘稠,向着固态转化,散发出血玉般色泽。

    轰!

    劫火烧向玉泽般的气血,忽然发出一声爆鸣,被遏制了扩散之势。

    “劲力本是无形之力,竟能抵抗住有形之火。这一道劫火原来要靠劲力才能抵抗!”

    终于抗住了劫火的煅烧,陈铮松了一口气,劫火被遏制住了,依然没有熄灭,在他体内雄雄燃烧着,陈铮感觉自己变成了一个火炉子。

    “火炉子?”

    此念一起,陈铮眼前一道亮光闪现,心神动荡,差点没有拿捏住体内劲力。

    “以身为炉,以劫作火,煅炼精气神!”

    想到对抗劫火的办法,陈铮催动气血,主动投入劫火之中,利用劫火粹炼气血。劲力融入气血之中,形成一道护保屏障,任凭劫火燃烧,气血中的杂质一点点被煅烧成灰烬,留下的是最本源,最精纯的血精。

    呼……

    陈铮感觉呼出的气都带着火星,艰难的半刻钟终于度过去了。劫火消退,气血运转全身,滋补着身体的各处创伤。

    外界,天空赤红一片,火云剧烈燃烧着,与远方漆黑的夜空形成共同构成一副奇境。

    “第一道劫火过去了,也不知陈铮现在怎么样了?”

    秦珂琴提着的心终于回落,暗自松了一口气,目光复杂的看了一眼假山方向。刚才的风劫,把假山彻底吹成灰烬。假山处,空气扭曲,气机混杂,地面被劫火烧成琉璃之状。只是被劫火波及尚且如此,何况经历劫火的陈铮。

    秦珂琴心中焦急万分,却毫无办法,只能企盼陈铮安然渡过天劫。

    “还有两道劫火……”

    似乎在回应秦珂琴,赤云之中一道火焰落下,直直落向陈铮所在的方向,赤红色火焰翻滚,夹杂一道黑色的罡风,整个玉泽苑变成赤红的世界,要把玉泽苑焚化一般,这道劫火的声势太过吓人,众人无不变色。

    从这道劫火中,秦珂琴感应到浓浓的危险,让她的真气都生出反应,向丹田不退缩,似乎很惧怕这道劫火。

    这一道劫火之中伴有罡风,借着一股风力,劫火从陈铮毛孔中吹入,钻入他的经脉之中,烧向他的真气。

    此时,陈铮有了经验,明白这道劫火的目标是他的真气,马上吞纳周身阴气,联合白骨真一同对抗劫火。

    滋滋滋……

    真气与劫火相触,就像水滴入了油火里,发生剧烈的反应,每一道真气被销融,又有一道真气补充进来。双方互不相让,劫火包容着真气,一缕缕的阴气被炼化入真气之中,两者合二为一。

    陈铮沉着应对,催动着真气不断在经脉这运行。每行一段,经脉都要遭受劫火的煅烧,本就伤痕累累的经脉,伤上加伤。生生之气也在急剧消耗,与劫火稍有接触,瞬间被烧为无有。陈铮只能心分二用,等到劫火通过经脉,才让生生之气渗入经脉,修补烧伤。

    这一道劫火非常霸道,不断追逐着真气在经脉之中窜行,所过之处,无物不燃。行过十二正经,走入奇经八脉,追着白骨真气一头撞在阴跷脉前的照海穴上。

    包裹着照海穴的壁障,坚如铁壁,却无法抵挡劫火的煅炼,片刻就被烧穿,无处可逃的真气直接窜入照海穴,进入阴跷脉之中。劫火尤不罢休,紧紧追在后面。

    过照海穴,经阴跷脉,陈铮直接破入后天第八层,真气再前行又到了尽头,又一层铁壁屏障挡住去路,陈铮尽起全部真气冲向阳跷脉的申脉穴。

    轰!

    地动山摇,陈铮浑身一震,耳鼻口溢出鲜血,以他的真气积累根本撼不动这层壁障,巨大的反震力,瞬间让他的真气溃散,气血沸腾起来。

    滋滋滋……

    真气溃散,面对劫火再无抵抗之力,霎时间被劫火吞噬,涌向申脉穴。

    经过一路追击,劫火的锋芒已失,把申脉穴烧的只剩薄薄一层,便后继无力,最终消散无形。

    所有的白骨真气,连同生生之气都被这一次的劫火烧的一干二净,陈铮经脉之中空空荡荡,就连丹田之中气漩都出现不稳之像,随时都会崩溃。

    陈铮连忙吞纳阴气汇入气漩之中,维持着气漩的稳定,避免了它的崩溃。

    这道气漩是他的修为之根本,气漩存在,损失的真气还能重新修炼回来,一旦气漩崩溃,他的修为尽废,甚至损伤了丹田,从此与武道无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