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劫过的很容易,白骨阴风诀似乎天然克制这道风劫,不仅没有消融了陈铮的真气,反而是锤炼了陈铮的真气,令他的真气越发精纯,几乎要凝炼成液。

    真气运行于经脉之中,穿过十二正经,由阴维脉进入阳维脉,直接冲击在公孙穴上。

    轰!

    夹杂着风劫的力量,公孙穴不堪一击,被一冲而来,陈铮竟借着这道风劫突破了后天七层后期,打通了带脉。

    第二道风无功,似乎激怒了天劫,不等这道风劫退去,突然又一道风吹来,这道风不损气血,不伤筋骨,也无销融真气,直奔陈铮脑海之中,吹向心灵之光。仿佛春风拂面,于无声无息间瓦解人之意志,人让都生出一股慵懒之意。

    若是意志不坚,被此风一吹,浑身倦怠,不知不觉间,意识沉沦,就变成真正的活死人。

    嗡!

    泣血刀感觉到风劫的威胁,突然颤抖起来,一道血光升腾起来,刀尖锋芒吞吐,竟然主动勾通了陈铮的蕴养之中刀势。

    刀势无坚不催,与冥冥之中凝成泣血刀之状,斩入陈铮心灵之中,刀光垂下,把心灵之光团团护住。

    劫风吹不透刀势,两者纠缠在一起,相互争斗起来。

    第三道劫风出现,陈铮突然福至心灵,涌现一丝明悟,这是最后一道劫风,只要度过去,风火二劫便只剩火劫。

    这一道风劫非比寻常,不销气血,不伤骨肉,不损真气,直接攻击陈铮心灵之光,一旦被此风吹灭了心灵之光,陈铮的意志沉沦,心神皆灭,彻底变成活死人。

    三道劫风分别对应精气神,渡的过去,鱼跃龙门,渡不过去,形神俱灭。正所谓,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福祸只在一念间。

    风劫本是吹向心灵之光,却被陈铮的刀势所阻。

    这刀势本是陈铮悟刀练刀,心寄于刀,精神融炼刀之锋芒凝炼而成,本就是他的意志所化,能斩除一切心灵攻击,是抵抗第三道劫风的最佳手段。

    劫风无法突破刀势的拦截,开始与刀势纠缠起来。

    风本无形,此刻的劫风凝炼如水,无孔不入,吹入刀势之中,如同疱丁之刀,寻找着刀势的破绽,刀势中的杂质被一点点剔除,本来气势浩大的刀势,渐渐缩水,不复刚才声势。

    原本,刀势挡在心灵之光前,形万一层厚厚的壁障,不断变的稀薄。

    陈铮的刀势毕竟才是小成之境,未能凝炼如一,蕴含着许多杂质,被劫风当作破绽,不断剔除,一层层的削薄,距离心灵之光越来越近。

    陈铮心中警钟长鸣,瞬间产生一股大祸临头的感觉,心灵之光觉察到危险接近,开始震动起来,好似要解体一般。

    随着刀势中的杂质被劫风剔除,越发凝炼精纯,劫风每往前一步,都变的困难。一分钟,二分钟,三分钟……

    半刻钟过去了,劫风似乎后继无力,逐渐变弱,刀势由守转攻,突然一道无匹锋芒斩向劫风。

    轰!

    随着侵入心灵之中的劫风被刀势斩灭,外界乌云盖顶,凭空一道飓风而生,呼啸而来,吹入玉泽苑,草木山石,瞬间被吹成齑粉。

    劫风破灭,刀势消散,一股流水之质融入心灵之光之中,虚浮不定的心灵之光,变的凝实起来,当流水之质被彻底融炼,心灵之光生出一丝质感。

    心灵之光由虚化实的路程瞬间走过一半,因祸得福,至少省去陈铮三年苦功。

    风劫过后,陈铮的气血,真气损耗过度,却也因此变的凝炼无比。真气化为雾状,在经脉之中流转,量虽少一半,但质提升一倍。

    气血如铅汞,蕴含着恐怖的力量,心念一起,气血而动,好大河浪滔,在体内发出雷鸣般的声响,伴随着筋骨齐鸣,组合成一道虎豹雷音,对陈铮易筋洗髓,强筋壮骨,纯净其气血。

    心神普照周身,陈铮对体内的变化了如指掌,感受着如新生般的身体,虽然气血真气损耗严重,不足以前五成,但他的实力却发生了质的提升。若让他恢复了气血真气,凭现在的实力,甚至能与后天十层一较高下。

    置身储冰室中,陈铮全力恢复精气神,等待火劫降临,却不知外界已翻了天。

    风动过后,天空好似被烧着了,乌云变成火云,

    雄雄火焰燃烧着,弥漫天际,临河城的天空赤红一片,火云之中,罡风肆掠,火借风势,一团团火焰从天而降。

    本以风劫过后,秦珂琴暗自松了一口气,没想到火劫比之风劫更加恐怖。

    风无形无质,远没有整片天空被燃烧来的震骇,让人心惊胆颤。大团大团的火焰从火云之中落下,整座临河城都被从睡梦中惊醒。

    看着燃烧的天火,火焰落下,一副世界末世的景象,所有人都吓呆了,有些机敏之人一头栽入水井之中,或是跳进河中,水火不相容,期望借水灭火,以此保命。

    火云之下,秦珂琴面容严肃的看着头顶上落下的火焰,只希望陈铮不要她失望,能够抗过火劫!

    她在宗门时听说过许多关于渡劫的秘闻,却从未亲眼见过,如今看到满天火云,才知道天威不可测,太小看天劫的威力了。

    如此天威,绝非凡人所能渡过,陈铮能撑过三道风劫,已经让她极度震惊,想破头破,都想不到陈铮是怎么渡过去的。

    不过,陈铮渡过了风劫,让秦珂琴对他存了一丝希望。

    “风火二劫没有高下之分,小贼能渡的过风劫,肯定也能渡过火劫!”秦珂琴暗中给自己打气,“小贼”二字中透出一丝莫名的情绪。

    火焰从天而降,要烧融了大地,直接落向太守府,要把太守府从世间抹去一般。城内有迷信者,看着天火落于太守府方向,惊吓过度,不由嚷嚷着太守府获罪于天,这是上天降下的天罚,要毁灭太守府。

    不似风劫,来时无踪,去时无迹。火劫是能以肉眼看的见的,一团火焰突然落向太守府,砸入玉泽苑,不等落地,在半空猛的一滞,好似通灵般,飘飘荡荡,在寻找着什么。

    头顶着一团火焰,所有人的心脏跳到嗓子眼,随着火焰飘荡,心神悬于半空,让人难受之极,恨不得冲上去,把这团火焰打灭。

    唰!

    众人眼前忽然一片漆黑,等视力重新恢复,头顶的火焰已经消失无踪,好像从没有出现过,一切都是幻觉。天空燃烧的火云,把整临河城照的亮如白昼,提醒着众人,刚才的火焰绝非幻觉。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