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婆已经进去了,也不知何时生产。深夜惊动了笑笑,还要让你劳累跑来一趟。”

    “夫君哪里的话,你我夫妻一体同休,姐姐生产,笑笑怎能视而不见。”

    史蒿明显知晓魏笑笑的身份,今夜把她叫来,是为了给大夫人保驾护航。

    陈铮是第一次见到这位太守府的大公子,二十七八,一身劲装,剑眉星眸,仪表堂堂,身上带有一股英气,腰背挺着竖直,走起路来,虎视鹰顾,胜过史鼐数筹。

    乘二人说话间,秦珂琴与陈铮打了一个眼色,两人悄然消失。

    玉泽苑约有半亩大小,秦珂琴把陈铮带到一座假山前,对他说道“整座玉泽苑都被我设下南斗引生大阵,这座假山之下就是司命位,一会儿就在坐镇此地,等待子时噬心真君降世之时。”

    “你去哪里?”

    “我当然是前往南斗星君之位,你知道如何启动阵法吗?”

    一句话顶的陈铮彻底无语,走近假山,见到一条暗道,陈铮不由看向秦珂琴。

    “看什么,这地道早就有了,原来是间储冰室,现在里面还有好多的冰砖呢。”

    这个解释很让人信服,若她能玉泽苑院里开挖出一条地道,陈铮就要怀疑史克琅是否是黄泉魔宗的弟子了。

    不过,秦珂琴的行为也很奇怪,史克琅与史蒿明显是知道内情的,可却故意装着不知道。秦珂琴进入玉泽苑还要魏笑笑引路,一副偷偷摸摸的样子,也不知双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可惜,陈铮情报不足,只能按下这丝猜疑。

    “管他呢,只要得到噬心真君的传承,史克琅就算真的是黄泉魔宗的弟子,也跟我无关。”

    秦珂琴把一枚玉符交付给陈铮,叮嘱他道:“子时一到,以精血侵染玉符,接引南斗引生阵的气机,是福是祸,就看你的造化了。”

    陈铮捏着手中的玉符,玉符质地温软,隐有一股莫名的气机,上面勾勒着许多符文。

    心中默算一番时间,距离子时还有半个小时,陈铮俯身钻入假山下的地道,进入储冰室内。

    一股寒气扑面而至,好似回到了寒冰界,陈铮不禁打了一个冷战,白骨真气运转全身,渐渐与冰室的寒气融为一体。

    储冰室,无数的冰砖沿着洞壁垒成一个环形,陈铮盘坐于环形中央,默运白骨阴风诀,凝聚心灵之光,调息养神,等待子时到来。

    正在闭目打坐的陈铮,突然感觉玉符中一股气息侵入体内,身体猛的一震,睁开双眼,眸中血光大盛。

    “子时到了!”

    语音刚落,陈铮伸出左手食指在右腕上轻轻一划,一缕鲜血流出侵入玉符之中。玉符陡然放出一道毫光,产生一股吸引,瞬间把玉符染成血红之色。

    受到陈铮的精血刺激,玉符中的气息猛的冲向他的体内,而后碎裂成一堆粉末。

    嗡!

    泣血刀发出一声鸣叫,天地变的压抑无比。

    随着玉符破碎,皓月星空之下,如墨汁般的黑云密布,天地间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黑云压城城欲催,浩荡,幽暗的压抑气机,从天而降,令所有人面色大变。

    漆黑的夜空,本来伸手不见五指,便众人却能清楚看到乌云滚滚而来,如潮水席卷天地。刹那时,玉泽苑就陷入了昏昏沉沉之中,一派末世的景象。

    呼呼……

    黑云之下,一股风啸声凭空而出,如同一个信号,浓黑如墨的云层之中,一道火光友雄燃烧起来。

    “风劫来了!”

    陈铮神色凝重,心分数用,同时运转白骨阴风诀与普神照神功,聚集天地阴气,整间储冰室内一片灰蒙蒙,脑海中观想白骨巨魔,心灵之光镇压内外。

    耳边听的室外一道狂风呼啸,穿透了假山,吹入冰室之内。

    这风如水一般,无孔不入,吹在身上好似一柄柄小刀子,切开了他的血肉,从周身毛孔之中渗入体内,陈铮脸色忽然变的扭曲,如千刀万剐一般。

    风本无形,如今却化为有形有质,凝聚如刀,从陈铮的毛孔之中吹入,在他骨骼上留下一道道痕迹。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风力入体,吹入气血之中,气血迅速消耗,一团团血毒被吹出,从皮肤渗透出来,片刻之间,陈铮就变成一个血人。

    陈铮的脸色由扭曲,变作惨白。剧烈的疼痛,让他客头青筋迸裂,嘴唇咬出血来,大脑变的晕晕沉沉。

    “一旦晕过去,必死无疑,绝不能晕!”

    陈铮凝聚最后一点理智,催动气血,筋骨齐呜,一道劲力瞬间截断了自己的五感,整个人变的麻木不仁,如同一个活死人。

    储冰室外,南斗星君位,秦珂琴神色凝重地看着头顶的黑云,黑云之中一团团火光若隐若现,风火二劫竟然同时酝酿。如此一来,火借风势,火劫必定更加恐怖。

    “也不知陈铮能否抵抗的住!”

    秦珂琴有些为陈铮担心起来,风火无情,就算先天高手置身于此,恐怕也要被烧成灰烬。

    此时的秦珂琴自然不知道陈铮所经历的痛苦,风劫加身,无孔不入,渗入他的体内,入六腑,过丹田,穿窍穴,气血消融,骨肉分离。

    陈铮初时时还眉头紧皱,随着五感截断,面色变的缓和,整个人变成一座雕像般,凭由风劫加身,毫无所觉。

    这一道风吹了半刻钟,渐渐消弱,最终消失。

    陈铮此时,形骨销瘦,脸色变的苍白无比,凭空瘦了十几斤。他的体内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充沛的气血变的粘稠无比,却只有原来的一半。一道风劫就让他损耗过半气血。

    骨骼上伤痕累累,似被刀砍斧剁,横七竖八的痕迹,这是被刀劫吹在骨骼上留下的。若非他达到金骨境,恐怕只这一道风,就让他的骨骼成灰。

    三息之后,又一道风吹来,依然从陈铮毛孔吹入体内,这道风不比前一道,开始消融陈铮真气。

    风劫所过,真气被吹的化作为乌有。

    白骨真气感到了威胁,突然在经脉中逃窜起来,一股股阴气透体而入,主动对抗着这道劫风。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