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道天劫,我要一个人承受风火两劫,你是在坑我!”

    好似专门打击陈铮,秦珂琴幽幽说道:“不是两道,是两道半,最后的心劫,你要与我共同承担!”

    陈铮的脸色瞬黑如锅底,气急而笑,伸手指着秦珂琴,叫道:“如此说来,你只要承受半道心劫,而我却要承受几乎全部的天劫?坐享其成到你这种地步,真正的天下少有。你是不是早就预谋好了,就等我自动往火坑里跳了?”

    “有所得,就要有所付出,难道你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明白吗?”

    “嘿嘿!”

    陈铮抱以冷笑,不想跟她说话了。

    这厮明坑,暗坑,坑了他好几回了。尤为可气的是自己,竟然记吃不记打,接二连三的被坑。

    这就是信息不对称的后果,没办法,谁让人家掌握了信息权呢。陈铮即使再怒,还能舍弃噬心真君的传承吗?

    “你不要找地方了,就住这里吧。这几天不要搞事情,好好的养精蓄锐,三天后随我一同前往太守府。”

    陈铮听人了秦珂琴的话,直接在这里住了下来,每日有绸布店的伙计送来饭食,清静无忧,借这个机会疏理自己的武学,磨炼真气。一连三日,足不出户,一心打坐炼气。

    是夜,皓月悬空,陈铮盘坐于床榻上,运转白骨阴风诀,凝聚一道心灵之光,观想白骨世魔,汇聚天地阴气,环绕于周身方寸之间。一丝丝,一缕缕,阴气浓缩成雾,渗入他的身内。

    白骨阴风诀入门,阴气被陈铮彻底训服,对他的伤害减弱到最低。尤其是心灵之光由虚化实,观神普照功对他的修行几乎没有了作用。

    随着不断参悟白骨阴风诀,陈铮已然放弃了观神普照功。这门功法的至境就是助人凝聚心灵之光。心灵之光显化,观神普照功进无可进,已经到了尽头。

    陈铮所得诸般功法,能够助他修行的只有化血二十七图谱,以及阴阳造化功。

    至于《血神经》与《葵阳心经》这两门功法,都是残缺版,除了用来培养人才,对他的修行毫无作用。

    脑海观想白骨巨魔,随着白骨真气的运行,一道莫名气息生出,渗入头顶百会穴与心灵之光融合,令心灵之光凝实一分。

    心神普照周身,感应丹田气海,白骨真气一周天运行后,归入丹田,真气被气漩吞噬,片刻凝炼后,将一缕杂质甩出,真气由此变的越发精纯。

    阴气渗入丹田后,融入气漩之中,化为雾状,如同一团星雾,迷幻蒙蒙,蒙雾之中溢出一股阴森冰寒的气息,滋润着陈铮身体。

    周身筋骨发出“噼啪”的爆鸣声,一点一点的变的更加强健,骷髅表面银玉般的光泽中,一点淡色金呈现。

    修为晋升第七层,骨骼色泽开始向金色转变,从银骨镜突破到了金骨镜。

    陈铮每一次修炼时,都会服用一酌白骨粉。这些白骨粉全由白骨断续膏焙制而成,做为内服之用。

    白骨断续膏不仅是疗治筋骨之伤的上佳灵药,内服可以强筋健骨,辅助修行。

    一道阴寒气息在附于骨骼之中,配合着天地阴气,同时锤炼骨骼,陈铮能感受到骨骼吸收药力,缓慢却坚定的强化着。

    梆梆梆……

    陈铮沉侵于修为提升的舒爽感中,突然一阵敲门声响起

    导气归元,收敛气息,一道血光由双眼中迸发出来,陈铮轻轻哼了一声,敲门声停止。

    “时辰到了吗?”

    透过窗户,看到外面一片漆黑,心念一起,身体倏忽而起,从床榻上飘起,落到地面上,鬼影无踪的身法越发精深了。

    轻轻推开门,秦珂琴就站在院中间,一身紫衣,周身洋溢着一股酷烈的气息。明显也是刚刚行功炼气完毕,阴煞之气还没有彻底收敛。

    “气息晦涊,浑然如一,好精深的修为!”

    陈铮眼中血光一闪而逝,秦珂琴的修为绝不止后天十层。

    “后天十一层吗?”

    都说道基难铸,没想到秦珂琴不声不响就晋升后天十一层,修为与费无忌齐平。

    “走吧,去太守府!”

    秦珂琴声音低沉,透出一股莫名气质,冷若冰霜。阴煞之气环身,如同幽冥之地生长的一朵玉莲花,阴郁之中透出着一股高洁。

    两人一前一后,施展绝世轻功,翻墙越房,向着太守府飞掠而去。

    今夜,太守府大少奶奶临盆,整个太守府戒备森严。府内三步一哨,五步一岗,就连太守府门口都有一队精锐士兵把守。

    二人都是轻功高绝之辈,又有魏笑笑做为内应,鬼神不惊的潜入静心楼。

    “秦姐姐终于来了,再晚来半刻,小妹就要独自前往玉泽苑了。”

    魏笑笑一身素装,精心打扮过,往日放荡妖艳之态尽数收敛,变作一个端庄贵妇,头顶金步摇,眉心贴着银色额饰,看的陈铮眼神一呆。

    秦珂琴见状,抬起脚狠狠朝他跺下,冷哼一声:“呆子,看什么!”

    “嘻嘻,奴家今日好看吗?没想到郎君喜欢这种调调,奴家还有一身更好看的衣服,下次专门为郎君穿着,让郎君看个够。”

    “别发浪了,赶紧带路前往玉泽苑。”

    秦珂琴白了她一眼,很不爽的催促着魏笑笑,没想到引来妖女的娇笑声。

    “秦姐姐是吃醋吗?”

    “吃你的大头鬼,你到底走不走,误了时辰,我要你好看!”秦珂琴玉面罩寒,瞪向魏笑笑。

    “哼!”

    魏笑笑轻哼一声,一步三摇的出了静心楼。数位侍女打盯断笼,在前面引路,人行十多人往玉泽苑而去。

    这位大少奶奶在府中的地位很高呢,越靠近玉泽苑,戒备越是森严。围绕着玉泽苑百步之内,数股庞大的气息若隐若存,令陈铮心中一震。

    “后天十层的气息!”

    区区一位大少夫人临盆,竟然派了一名半步先天的高手坐镇,是史蒿太看重自己的这位夫人,还是史太守的作为呢?

    有魏笑笑带路,一行人顺利的进入玉泽苑,不过被挡在产房的百步之外。

    玉泽苑外三步一哨,五步一岗,苑内却只有寥寥几人。

    “笑笑来了!”

    “见过夫君!”

    魏笑笑对着史蒿福身一礼,朝着产房看了一眼,关心的问道:“姐姐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