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是没的谈了”

    陈铮脸色猛的一板,转身即走,秦珂琴想要独占噬心真君的传承,纯属痴人作梦。没了张屠夫,他就不信只能吃带毛猪。只要魏笑笑遵守承诺,能把他带入太守府,到时候噬真君真出世在际,秦珂琴不答应也得答应。只要噬心真君顺利降生,就算是陈铮得了传承,也是把肉烂在了锅里。

    “等等,你想要噬心真君的传承也不是不可以,但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看着陈铮不似作伪,秦珂琴突然开口,把他叫住。

    陈铮闻言一顿,转过身看着躲在葡萄藤下悠闲悠哉的秦珂琴。此女忽然改口,不知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你看着我干什么!”

    秦珂琴扭了扭身躯,被陈铮盯着有些不自在了。任凭是谁躺着,被一个大男人死死盯着,也都会感觉到不舒服。

    “什么条件?”

    噬心真君可是一位洞天境的绝世高手,若能得到他的传承,对陈铮将来的修行会起到极大的作用。

    别看他一副鱼死网破,“我不好,你也别想”的样子,全都是演戏。秦珂琴的背影深厚,若是得了她的允许,他得到噬心真君的传承就具备了一定的合法性。

    “你知道洞天真君转世降生时,会遇到什么吗?”

    秦珂琴没有提条件,而是向陈铮提问起起。

    陈铮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还能遇到什么,总不会在他降生时,有强者突然出现一掌把他击杀吧。

    “一看你就不知道,什么都不懂,就敢跟我争噬心真君的传承,你就不怕到时坏了噬心真君的降生?”

    陈铮心神微微一震,他只顾着要争取噬心真君的传承,只想到噬心真君降生时会有天罚之劫,却没想过,天罚之劫到底是什么,一旦度不过天罚之劫又会有什么后果。

    真若因他而导致噬血真君降生失败,恐怕自己百死莫赎其罪,非被宗门抽筋剥皮,挫骨扬灰不可。

    想到这里,陈铮猛的一股冷汗冒出。

    “好险,果真是利欲熏心,差点陷入万劫不复之境。”

    此念一生,看向秦珂琴的目光透出一丝感激。

    “嘿嘿嘿!”

    看到陈铮的反应,秦珂琴得意一笑,高昂的脖子,得瑟道:“这下知道我的良苦用心了吧,毛手毛脚,什么都不懂就敢乱插手,知道后果的严重了性了吗?”

    虽然秦珂琴的话不动听,但却是真心指点自己,陈铮连忙拱手作揖,诚心请教起来:“还请师姐多多指教!”

    “哼!”

    看到陈铮服软,秦珂琴神气活现的样子,反而不搭理他了,摆出一副傲娇的样子,拿起身边的冰镇西瓜汁,小口慢吸,彻底把陈铮当成透明人了。

    经历了会宾山一事,陈铮对秦珂琴的态度一直不太友好。如今又用到人家了,却不知如何开口,一举犹豫不决的样子,拉不下脸面软语相求。

    “噗哧!”

    秦珂琴忽然笑出声来,一口西瓜汁喷出。陈铮的样子真是太有趣了,犹豫不决,手足无处放,尤其是眼神游离不定,想要求人,又放下身段,娇情四射的样子,实在是第一次见到。

    “知道你要面子,就不为难你了。”

    能看到陈铮这一面,足够回票了。

    陈铮对她也算不错,为了遵守承诺,前往燕山阻挡郝剑,又与费无忌两次大战,两次重伤,这才换来了秦珂琴今日坐享成果。

    于情于理,这一份人情不能忘。

    设身处地的想一下,陈铮也挺不容易。明明是黄泉魔宗的弟子,却从未在宗门修行过,除了一门白骨阴风诀,也没有从宗门得到过任何资源。

    无人指点的情况下,只用两年时间就达到了后天七层,非常难得。

    “噬心真君是因为封道失败,遭受天道反噬而殒落,最后凭借自洞天祖脉之晶才得以转世。他的真灵气息已为天道所记录,转世重生,乃是真正的逆天而行,降生的那一刻必然遭受天劫之罚。渡得过去,就能重活一世,再踏武道巅峰,渡不过去,彻底灰飞烟灭,世间再无他的任何痕迹。

    但他转世重生之后,并没有任何修为在身,根本承受不住天劫之罚,故尔需要我们代其渡劫。等到天劫之罚渡过,他一生的武学经验与祖脉之晶就是我们的报酬。”

    “原来这才是天劫之罚的真正来由!”

    陈铮恍然大悟,随之露出一丝疑惑之色,开口问道:“你刚才提到武学经验,难道不是噬心真君的传承吗?”

    “哼,噬心真君修炼的是九幽噬魂大法,你要他的传承做什么。圣宗修炼这门功法者,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很稀罕吗?”

    言之有理,白骨阴风诀并不比九幽噬魂大法差,陈铮要之无用。他的白骨阴风诀也才刚刚入门,九幽噬魂大法对他毫无意义,分心此功,反而会耽搁他的修为。

    而噬心真君的武学经验就不一样子,等于是多了一位随身老爷爷,但有疑惑,随时可以与噬心真君的武学经验相互应证。

    “要想渡过天劫之罚,只凭咱们两个先天未至的实力,不太可能吧。你是否其还有其他手段?”

    “当然有了!”

    秦珂琴白了他一眼,若没有一点准备,她还能坐能葡萄藤架下,悠闲悠哉的喝着西瓜汁,吹着暖风,晒着太阳吗。

    “我已在史蒿大夫人的宅院布下南斗引生大阵,三日后的子时,阴阳混同,就是启动大阵的时机。到时候,凭借南斗引生大阵,就可以接引噬心真君降生,遮掩了噬心真君的真灵气息,把天劫之罚从噬心真君身上引渡到咱们身上,代其渡劫。

    不过南斗大阵还缺一人坐镇司命位,你若想得到噬心真君的武学经验传承,就要为我坐镇司命,承受风火之劫。”

    “南斗引生大阵?”

    陈铮心中默默记住这个名字,然后皱起了眉头,面带猜疑之色的看向秦珂琴,眼神透出一丝不信任,总觉的她隐瞒了很重要的一环,似乎给自己挖了个大坑。

    “风火大劫!噬心真君降生,要经历几道天劫?”

    “三道,风劫,火劫,心劫!”

    秦珂琴竖起三根玉指,一脸无辜的看着他。陈铮不由气急,三道天劫,就让他代受两道,这厮果然在坑自己。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