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铮扮相不错,银冠束发,腰缠玉带,身着锦衣华服,手上一柄鎏金折扇,翩翩公子。(书^屋*小}说+网)他长相勉强算是俊朗,但脸部线条阳刚,常年修炼白骨阴风诀,眼神略带一丝阴厉,双目开阖之间,寒光乍现,一看就是个心思阴沉,心狠手辣之辈。

    这些老油子们,长着一副火眼金睛,看他一副作派,就知必是大公子的心腹,对他格外殷切。

    陈铮亦装出一副钻营之态,逢人就是三分笑意,仗着“史蒿代表”的身份,遇到谁都能打个招呼,八面玲珑,广交人脉。即便一些乡绅,富豪,他也一副谦虚之态,上前抱拳作揖。

    借着广交朋友之态,穿行于史府之中,半日光景,就把史府转了一个遍,除了女眷居住之地,对史府已是了然于胸。

    白天一场热闹后,陈铮被几位新交的朋友拉着前往倚红院寻欢作乐,与众人喝的酩酊大醉,放荡形骸的搂着一位姑娘,露出一个不意而语的笑意,对众人抱拳叫道:“几位哥哥,春宵一刻值千金,小弟就先告辞了!”

    “哈哈哈,陈兄弟好走!”

    倚红院是白洋城最有档次的寻欢场所,里面的姑娘个个身价不菲,只这一晚上,喝酒住宿带暖床,至少三百两银子。普通的小富之家,来上几次就能把家底掏空。

    带着满身的酒气,刚进入房间,姑娘福身向他行礼:“奴婢慧婉见过公子爷!”

    “你是魏笑笑的人?”

    “是!”

    陈铮盯着她,上下打量着此女,此女没有任何修为,任谁都想不到她会是天命教的弟子。魏笑笑的手伸的够长的,竟把探子安插到了白洋府。估计这家倚红院也与天命教有所关联,陈铮的好奇心并不重,对于天命教也没有任何兴趣。

    “公子爷,水已经烧好了,您要不要泡个澡解解酒气?奴婢关照过了,您晚上一直在奴婢的房间里。”

    慧婉为他更衣后,陈铮伸手把她挥退,道:“不用你侍候了!”

    “公子有需要直接吩咐奴婢!”

    慧婉福身一礼,转身绕过屏风到了榻上坐着。

    端坐在浴涌里,陈铮双目垂闭,运转白骨阴风诀炼化体内的酒精,等到浑身酒气散尽,换上衣服,离开倚红院,向史府急掠而去。

    史丁山纳妾,今夜洞房,是刺杀他的最好时机。陈铮白天一番忙活,借着交朋友的机会,把白府转遍了,虽然费了些时间,收获也极大。已经探明史丁山新纳小妾的住所。

    史府的戒备远远比不上太守府,正逢史丁山纳妾,家丁们胡吃海喝,陈铮很顺利的潜入史府。

    史府内院有座假山,造型很奇特,远远看去就像一只爬着的骆驼,假山向左通过一座门洞,就是史丁山新纳小妾的宅院。

    宅院门口有两名护卫把守,晚上吃了酒,带着三分醉意,二人头顶头的小声嘀咕着,偶尔发出一阵嘻笑声。陈铮拾起一颗石子,曲指弹出,撞在墙子发出”嘭”的一声动静。

    “谁?”

    两名护卫摇晃着身体,向着声音处走去。

    陈铮施展鬼影无踪身法,瞬间冲到两名护卫身后,连忙出两掌解决了护卫,然后飞快的溜进了宅院。

    一阵风吹过,陈铮悄无声息的来到房门前,功聚双耳,屋里传出轻微的打鼾声,间有一丝细微的喘息。陈铮暗自提聚真气,轻轻推开房门,缓步走了进来。

    房间燃着一支红蜡烛,卓子上残羹冷炙,床帘子没有放下,榻上躺着一男一女。男子赤身,女子身上盖着一层红色绵被,恰好遮住了身上某些重要的部位,粉臂玉腿外露,侧着身子,睡相相当难看。

    史丁山打着鼾,睡的死沉,丝毫没有察觉到危险来临。

    其实不难理解,史丁山一整天处于兴奋之中,白天迎来送往,喝不了少的酒,晚上又与小妾颠鸾倒凤,精力早就耗尽了。

    陈铮收敛一切气机,杀气内藏,不露丝毫气息,好似一道鬼影子缓缓飘移到床榻前,左手五指张开,一股真气聚于掌心,轻轻的向史丁山落下。

    噗!

    浑厚的真气从史丁山胸口侵入体内,瞬间震断了他的心脉。

    “哇!”

    史丁山身体忽然一震,仰起前半身,一声闷哼,口角溢出一缕鲜血,惊骇的看着陈铮,张着嘴想要叫喊,陈铮猛的上前把他捂住,双手用力一扭,听得“咔嘣”一声,颈骨被扭断,彻底断气。

    “啊……”

    史丁山身体刚一动弹,就把熟睡的小妾惊醒过来,猛不丁看着床前站着一位陌生人,好还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扯起被子盖在身上,下意识的大叫起来。

    噗!

    陈铮眼中血光一闪,一掌拍出,史丁山小妾的叫声嘎然而止。

    轻而易举的杀了史丁山,过程之顺利,陈铮都没有想到。施展出鬼影无踪身法,身化阴影,如一道阴风吹过,出了史府,没有惊动任何人,再次返回了倚红院。

    “公子回来了!”

    一道人影钻入房间,慧婉先是一惊,等看到陈铮时,脸上露出了惊喜,连忙起身福礼。

    “没有人来找我吧?”

    “没有,公子此行还顺利吗?”

    陈铮大马金刀的坐在卓前,端着一杯茶送入口中,面无表情的说道:“史丁山已死,你可以给魏笑笑送信了。”

    慧婉眼中露出一丝异色,起身款款向陈铮走来,顺势就往陈铮怀里坐去。“夜已深了,让慧婉侍候公子就寝吧!”

    不等她靠近陈铮,就看到陈铮双目中迸射出一道血光,骇的她慌忙后退,差点摔倒在地。陈铮的眼神太可怕了,猛一看就像两个血洞,里面血光盈盈。

    陈铮的异状,彻底把慧婉惊吓到了,一晚上不敢睡觉,强撑到天色蒙蒙亮,再撑不住了,这才爬在卓子上沉睡过去。

    史丁山新婚之夜,自有一番风流。前来白洋府祝贺送礼的人,虽然想着登门拜见一番,但怕引起史丁山不快。在史府门前,给师爷递了贴子后,返回了各自的衙门。

    陈铮与几位知县一同出了白洋府城,在十里外的长亭,寒喧小半个时辰后,互相道别,分道扬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