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丁山!”

    “史丁山?”

    陈铮脸色猛的大变,骇然看向魏笑笑,此刻的魏笑笑在他眼里全然没有了刚才的诱惑力,突然变成一条剧毒无比的蛇蝎。

    “你想要造反吗?”

    史丁山是什么人,高通郡第二号大佬,史太守的左膀右臂。太守府的骑兵指挥使史宏斌,乃是他的养子。此人地位尊崇,是史氏一族的掌权族老,后天九天的修为,任职白洋府知府一职,位高权重,就是史太守见到他,也要称一声“族兄”。

    魏笑笑竟然想让他杀了此人,她难道不知道,刺杀史丁山造成的严重后果吗?

    史丁山一死,高通郡就等于天塌一角,对史氏一族造成的打击,比之刺杀了史蒿还要严重十倍。

    “史丁山顽固不化,把持军权,史克琅数次提出想让史蒿接掌骑兵,都被史丁山拒绝。尤其是史丁山把白洋府打造的内外如一,浑如铁桶,就算太守想要插手白洋府政务,也要与史丁山商量着来。史丁山不死,史蒿就会永远被他压制一头。”

    “典型的豪门争权夺利!”

    陈铮嘴解悬起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当真是瞌睡有人送来了枕头,他正想着如何让史家内乱,没想到魏笑笑竟已搭好了一处戏台。

    不过史丁山了不是那么好杀的,此人修为不弱,而且位高权重,出行之时,前呼后拥,身边的护卫绝对不少。

    而且,史丁山素有贤名,白洋府在他治理下,百业兴旺,民生富裕,在酀州颇有人望,被人尊称“史氏庭柱”。

    “郎君若能杀了史丁山,待到史蒿执掌骑兵兵权后,奴家可以代为引荐,与郎君结为攻守同盟,共进共退。”

    “攻守同盟,共进共退,恐怕是不安好心吧!”

    史蒿有天命教背后支援,等到其子出生后,又有黄泉魔宗做为靠山,一旦成了气候,只凭陈铮家底,恐怕会被对方一口吞尽。如此,陈铮就成了为王前驱,此前种种经营,无异于为史蒿作了嫁衣。

    损己利人的事,他从来不做。

    魏笑笑长着一颗玲珑心,看到陈铮默然不语,猜到了他心中所想。幽幽说道:“在郎君心中,自家修为重要,还是渔阳县的基业重要?当年的赵氏太祖天天纵奇才,以布衣之身,纵横天下,建立一世皇朝。武道资质举世无双,修为突飞猛进,甚至开辟了洞天,最终的结果如何?若他能把所有心思放在武道一途,恐怕千年以来封道第一人就不是朱子,而是赵匡胤了。”

    赵匡胤的确是天纵其奇,举世无双。可惜修为止步于洞天境,宋氏皇朝覆灭时,妄图以一己之力逆天,落得个身死道消的结局。他恐怕没有想到,他所建立的一世皇朝覆灭三百年后,他所开辟的太祖洞天都被正道十宗占据。赵氏一脉的后人连自保之力都没有,分崩离析,不得不委身于天妖殿,成为人人喊杀的邪魔歪道。

    陈铮没有争霸天下的念头,渔阳候府走到现在,皆为机缘巧合。当初,他冒名柄替“渔阳候世子”,继承了渔阳候之位,也不过是想着大隐隐于朝,借此成势,以求自保。

    如今他的修为已达后天七层,半步先天可期,将来铸就道基,融炼天脉,晋升先天化境所需的功法资源,全都要从黄泉魔宗得到。因此,无论是大离朝,还是渔阳县,都不是他的久留之地。时机一到,这些基业必被弃之如蔽。

    世俗的荣华富贵,哪比的上攀登武道巅峰,追寻长存久视来的精彩。

    “七日之内,我必取史丁山人头。”

    “郎君果是杀伐绝决,只要杀了史丁山,噬心真君转生之日,奴家必助你一臂之力。史丁山于三日后纳妾,郎君就作为史蒿的代表,前往白洋府做贺。”

    “没问题!”

    魏笑笑对史蒿的影响力极大,第二天就为陈铮解决他身份问题,作为史蒿的代表前往白洋府。

    三日后,白洋府城。

    今天是白洋府知府史丁山大人纳妾的良辰吉日,史府张灯结彩,门前车水马龙,宾客如流。

    史丁山穿着大红衣,五十多岁的人了,竟然又要作一次新郎,满面的红光,见人一副“笑呵呵”的样子。

    史丁山宽额方脸,板起脸来一股子正气凛然,谦谦君子的样子,谁能想到他已纳了十二房妾了。如今又要纳第十三房小妾,几乎一年就要做一次新郎,真可谓男人中的男子,禽兽中的禽兽。

    据说这一次所纳小妾,未满十八岁,五十多岁的老男人专啃刚长出芯的嫩小白菜,真不要碧莲。

    史府正堂,史丁山的一张老脸皱成了菊花,每看到一位客人,脸上的笑容就浓烈一分。在他眼里,这些人不是客人,而是一个个会走的银子。

    史府门前,师爷代表史丁山迎客,同时记录礼品。

    陈铮身后跟着数名随从,其中一人是魏笑笑的心腹,太守府的一位管事,余者全是秦珂琴友情赞助。

    递上了贴子,师爷打开一看,见到落款“史蒿”两个字,连忙对陈铮拱手作揖:“原来是大公子的门下,快快进府喝杯热茶,这一路受累了吧?”

    “恭喜,恭喜!”陈铮含笑抱拳,娴熟之极的跟师爷打着招呼,“刘师爷且忙着,小可识的路!”

    众宾客听到陈铮是代表大公子前来送礼,对他热情的不得了。

    “陈公子,幸会幸会!”

    “这位是马知县,一会儿咱们坐一卓子,今日不醉不归!”

    马知县闻言,连忙点着头,殷切的说道:“牛大人之方正合吾意,陈老弟万勿推辞,以后还望陈公子多多关照,在大公子面前美言几句。”

    “好说好说,诸位都是老前辈,陈铮少不更事,日后还请几位大人多多指教。”

    都是官场老油子,见缝就钻,拉帮结派,看到陈铮这么上道,全都露出欢喜之态。

    “陈公子,请!”

    “诸位都是陈铮的前辈,哪有陈铮先行的道理,牛大人先请!”

    “哈哈哈……”

    一行人对视一眼,大笑着进了史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