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幕中一道阴影掠空而过,落在一棵大树上,陈铮轻轻拨开眼前的树枝,左右察看,一队巡逻兵经过后,陈铮猛的窜起来,凌空数十丈,掠向一座楼宇。声如鬼影,轻飘飘落在楼宇屋顶,半蹲着身,再次小心藏了起来。

    太守府戒备森严,他刚藏好身体,一队巡逻兵停在楼宇前,足足半刻钟,依然没有要离去的迹象。

    陈铮不由暗自嘀咕:“难道被发现了?”

    想了想,觉得不太可能,若被发现了,这队巡逻兵绝不会是这种反应,反而像是偷懒休息。

    差不多一住香时间,陈铮都要忍不住要出手了,这队巡逻兵终于离开了。

    陈铮长长吐出一口气,迅速从楼宇掠出,不断在太守府穿行,寻找静心楼所在。

    许是快到三更,巡逻士兵不在频繁的出现,半柱香过去了,陈铮依然没有找到静心楼的位置。

    “不会被小娘皮给骗了吧?”

    陈铮心中烦燥起来,进来快一个时辰了,他一无所获,像是无头苍蝇的乱闯。虽然巡逻兵不像刚才频繁的巡视府内各处,但却由明转暗,遍布府内暗桩比一个时辰前足足多了两倍有余。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道理。

    随着夜深,暗桩会越来越多,再这么乱闯下去,迟早被发现。

    陈铮脚尖在地面轻轻一点,飞速穿过一道廊道,一支巡逻队迎面而来,心中一惊,横空挪移,翻出廊道,身体紧紧贴着水面,手掌插入水中,轻轻一推,如离弦之箭掠过假湖,落在一座假山后。

    突然眼角一抹昏黄灯光闪烁,陈铮心中好奇,施展鬼影无踪身法,飞离了假山,向着灯光处接近。

    “这里怎么会有灯光?”

    灯火在一片梅林中,林中遍植奇花异草,很美的花园。一丈宽的小河把梅林一分为二,河上有座木拱桥,桥后一座二层阁楼出现在眼前。

    陈铮心神猛的一震,借着一缕灯光余晖,看到阁楼二层斗檐下悬挂着一块牌匾,以行书写着“静心楼”三个字。

    灯火就从阁楼的二层的窗户传出,视线被一层纱帘挡住,看不真切,隐隐绰绰见有人影晃动。

    “好一座宁静幽隐的小楼,若非运气好,恐怕一晚上都找不到。谁能想到堂堂太守府大公子的二夫人,会居住在这么一个偏僻的角落里。”

    陈铮小心翼翼的靠近阁楼,离的近了,听到楼阁中传来的说话声,声音很低,听不清楚。

    悄悄潜进去,还是直接现身,陈铮正踌躇不定,突然一道慵懒的声音从楼上传下。

    “小郎君来了,怎的不进来,怕奴家吃了你吗?”

    言语中透着一丝**,忽然“咯咯”笑声传来,挡在窗前的纱帘被卷起,陈铮飞身而起,从窗户中钻入阁楼。

    一香幽香扑鼻而入,这是一间卧室,布置典雅,翠绿的帷幔上透着山水花鸟,一方竹榻上,魏笑笑横躺着,身上披着一件纱衣。

    透过榻前珠帘,一具妙曼的胴体若隐若现,轻薄的纱衣下,大片的雪白在灯光照映下,反射出玉一般的光泽。

    “果真是个绝世尤物!”

    一股邪火上涌,陈铮猛的一惊,连忙运转白骨阴风诀,扑灭这股火焰。脑中一道心灵之光凝聚而出,突然其来的一股绮念被彻底镇压。

    在脑恢复清明,陈铮眼中血光一闪,变的理智起来,目光再次落在床榻上,红粉如骷髅,已然不受其诱惑。

    “咯咯,郎君果是个铁石心肠呢!”

    陈铮的不解分情,让榻上的玉人失落无比,带着一丝幽怨的声音传出。

    “天命教十二金钗之一,竟然是太守府的少夫人,若是史太守得知了这个消息,不知会有何反应。”

    “郎君深夜潜入奴家的闺房,是来威胁奴家的么?”

    慵懒的声音中透出一丝幽怨,让人想入非非,尤其魏笑笑身披轻纱,露出大片的雪白肌肤,即便是陈铮以心灵之光镇压心神,依然想入非非,目光忍不住的落在对方身上。

    “咯咯……”

    看到陈铮的窘态,魏笑笑掩口娇笑,荡起一道玉波,汹涌起伏,陈铮心神一荡,差一点当场失态。

    “哼!”

    一声冷哼夹杂着真气,瞬间压制了魏笑笑的娇笑声。

    “严峻已死,你不会想要违诺吧?”

    “郎君好大怨气哩,距离噬心真君转世还有段日子呢,急什么呀!春宵一刻值千金,郎君先陪奴家说说话。”

    陈铮闻言,脸现不悦之色,冷哼一声道:“看来陈某来的不是时候,告辞!”说罢,转身即走。妖女东拉西扯,陈铮没兴致陪她玩过家家。

    “郎君好狠的心哩,你若是走出阁楼一步,永远也不别想知道噬心真君转世之身是谁!”

    “嗯?”

    陈铮忽然一顿,转过身盯着魏笑笑,眸中血光一闪而逝,激起一缕阴气。

    “噬心真君的转世之身?”

    “再过七日,太守府的大少夫人就要临产了,据说是位小公子呢!”

    魏笑笑的话让陈铮心神一震,太守府的大少夫人,不就是史蒿的大夫人吗?

    “难道史太守要投入宗门之下?”

    怪不得陈铮会这么,噬心真君转世投入史府,成了史蒿的嫡子,是个人都会这么想。

    史太守有了黄泉魔宗为后盾,恐怕会生出不该有的心思。

    高通郡的实力在酀州属于垫底,但处于太守府的绝对掌控之中。渔阳郡一盘散沙,三府一县正在明争暗斗,积蓄实力,准备一战定乾坤。

    若是高通郡南下,渔阳郡必被各个击破。

    “杀严峻有些失策了,得让史氏内部乱起来,让其实力在内乱中消耗,才能给渔阳县争取足够的成长时间。”

    “我不管你与秦珂琴有何约定,噬心真君的传承,我要得一份。”

    “这个奴家做不了主呢,郎君怎不与秦姐姐商量?”

    陈铮脸色猛的一沉,魏笑笑口风马上一变,道:“大少夫人临盆,奴家可以带郎君前往玉泽苑,但要征得秦姐姐同意,秦姐姐不点头,奴家可不敢随意许诺。噬心真君转世那一天,你们黄泉宗内不知会有多少高手会被吸引过来呢。”

    “郎君若能为奴家再杀一人,噬心真君转世哪一天,奴家保证把你带进太守府。”

    陈铮闻言,心中一动,脸上却露出一道惊讶之色:“看来你在太守府的对手不少呢,这次又想杀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