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晚饭时间刚过,还不到睡觉的时候,府中无论夫人小姐,还是丫环仆役们,借着这一段悠闲时光,走门串户,各自寻找脾性相投的人,聚在一起玩闹嬉耍。

    太守府的面积广阔,刚巧是晚饭才过,府中到处都是下人走动,一些要害地方,更有着一排排护卫虎视眈眈的巡守。

    “防得真够严密的!”

    几处比较重要的宅院前,都有卫兵把守,每隔一刻钟就有巡逻士兵经过,高举着火把,稍有异动,瞬间就惊动了这些巡逻兵。

    陈铮隐身于一间房檐下,这里没有灯光照耀,他藏在屋檐斗拱下,若不是站在正下方向上看,绝不会被发现。

    粗略计算着时间,才一柱香,巡逻的士兵就已经过百了。这些士兵都是精挑细选的精锐,每一人的修为不足后天二层,带队的伍长什长也不过后天三层的修为,实在不值一提。

    凭借陈铮修为,一队巡逻兵,他能在十个呼吸之内就全部干掉,可若是惊动其他巡逻兵,几十人,上百人联起手来,哪怕是费无忌也休要轻易逃出太守府!

    蚁多咬死象,这句话不是吹牛的。

    巡逻兵以一什为一队,同一条巡逻路线,前后相隔一刻,就有一支巡逻兵从他身前经过。而且,不同的巡逻路线相互交叉,有时候,几分钟内就有好几支巡逻兵经过。

    陈铮皱起了朝着四周环顾了一下,面前巡逻兵频繁经过,他还没找到有什么遗漏角落可供离开藏身之地。

    足足等了半个小时,陈铮有些不耐烦了,乘着一队巡逻刚刚经过,猛的化作一道影子,飞窜向屋顶。身体紧贴屋顶,如壁虎游墙,瞬间窜出十几丈。

    “噗噗噗……”

    一连串轻微的衣袂破空声响起,陈铮突然飞身而起,落在一棵树上,好似一只猿猴,手脚并用,从树上攀下,无声无息的落在地面。

    他刚准备躲入黑暗之中,突然身后响起一阵细碎的脚步声,心中一惊,唰的一声,飞身上树,藏于树枝之间。好在这棵树够粗壮,枝茂叶繁,藏下他一个人足够。透过树枝,见是这太守府中一名婢女,走到大树近前,就在他藏身的正下方停了下来。

    陈铮略微皱眉,见是一名十四五岁的清丽少女,亭亭玉立,眉眼间有着几许幽怨之色,一只手提着个灯笼,站在树下面,期待中带着些踌躇,似乎在等待什么人到来。

    “小娘皮不会是在这里与人幽会吧?”

    陈铮眉头紧皱,暗道一声晦气,怎的会遇见这么狗血的剧情。

    “不会真是幽会的吧?”

    好的不来,坏的来,越不想发生的事,发生的越快。看到一个贼眉鼠眼的家伙,鬼鬼祟祟过来,陈铮脸色一刹那就垮了下来。

    “真的是幽会,这两个狗男女不会在树下野战吧?”

    好似回应陈铮心中所想,男子刚一过来,就把少女抱在怀里,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似乎是脱衣服的声音。

    “狗男女!”

    陈铮暗骂一句,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遇到这种辣眼睛的事情。

    “我的好阿月,想死我了……”

    “吱吱吱……”一阵口水洗脸声传出。

    陈铮藏在树上,听着下面的动静,别提多腻味了。

    “见到我不高兴么,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男子突然停下洗脸,疑惑的问道。“还在生我的气吗,这段时间大少爷心情不好,等过些时间,我一定跟大少爷提,把你从二夫人身边要过来,到时候咱们就能天天在一起了……”

    小娘皮十四五岁,正是情窦初开,少不更事的年纪,被这男子几句甜言蜜语哄的眉开眼笑,热情的回应着男子的亲热举动。

    杀希索索的声音传来,陈铮表情纠结无比,忍不住大骂道:“狗男女,真准备在这里野战啊!”

    忍无可忍,眸中一道血光闪现,“唰”的一声从树上掠下,一掌拍在男子后背,震碎他的心脉。

    “啊……”

    阿月猛的看见一道人影,吓的张嘴就叫,被陈铮一把捂住嘴,阴森森的声音传入耳中:“闭嘴,你若敢叫,我就杀了你!”

    阿月眼中透出惊恐之色,双眼嗪着泪水,用力的点了点头,一副乖巧的样子。眼光看到软倒在地的情离郎,露出关切的神色。

    “不要看了,已经死透了。你若不听话,也跟他一个下场!”

    阿月用力的点着点,双手抱着胸前,羞愤,惊恐,一时间之间方寸大乱。

    “这人说的大公子是史蒿吗?”陈铮脸色阴厉,配合着阴森森的声音,每说一句话,阿的身体就颤抖一下。尤其看到对方眼中血光盈盈,好似恶鬼一般,吓的她双腿发软,一股尿意顿生。

    看到阿月点头,陈铮念头飞转,据他推测,魏笑笑很有可能与史蒿关系匪浅,很有可能是此人的枕边人。天命教的妖女,最喜欢投身权贵之家,借机挑动风云。

    严峻是史鼐的心腹,魏笑笑若非与史蒿关系匪浅,怎么可能会为史蒿白白出力。

    此女是史蒿的二夫人身边之人,定然知道魏笑笑的真实身份。

    “你可认识一位姓魏的女子?”

    阿月闻言,脸色猛的惨白,露出惊骇之色,先是用力摇头,然后看到陈铮眼中血光,惊吓的点起了头。

    “认识还是不认识,你又摇头又点头是什么意思?”

    “我家夫人就姓魏,在世子的二夫人!”

    “二夫人住哪?”

    听到陈铮问及二夫人的住处,阿月露出犹豫之色,此人一看就不是好人,刚出现就杀了自己的情郎,若他对二夫人心生不诡,自己也没有好下场。

    “说!”

    “二人住静心阁……”

    话未说完,陈铮一掌按在她的背后,震断她的心脉。阿月一双眼睛透出惊恐,不可置信之色,或是没有想到此人竟会突然杀了她吧!

    看着阿月断气,陈铮眼中血光闪烁,猛的运起化血功,瞬间抽离她的一身精血,吞噬入体。

    一位乖巧可爱的少女,瞬间变成一具枯尸。

    “嘿嘿,太守府大公子的二夫人,藏的够深的!”

    陈铮脸上露出一丝冷笑,抬脚把二人踢入花丛中,化作一道阴影向着阿月来时的方向飞掠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