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异力的出现,令陈铮大为意外,随着这股异力的出现,心灵之光开始由虚化实,陈铮的思维反应速度变快,好似能掌控自己的思维与情绪,变的更加理智。

    可是,他无法探制这股异力,随着心灵之光消散,这股精神异力也消失无踪。陈铮试着凝聚心灵之光,精神异力再次出现。

    “看来精神异力是因心灵之光而产生的。”

    陈铮收敛了真气,盘坐在床榻上陷入沉思之中,心灵之光由虚幻向真实演化,或许当心灵之光完全凝实之后,就可以掌控精神异力了。

    如今的精神异力太弱小,只能让陈铮的思维更加理智,对他的修为实力的提升没有任何作用。

    随着心灵之光由虚化实,陈铮已然窥视到半步先天之门。只等打通任督二脉,他就可以凭借心灵之光参悟天人合一,晋升半步先天之时。

    凝炼心灵之光与参悟天人合一没有先后之分的,先凝炼心灵之光凝实,再悟得天人合一,晋升半步先天,是一条途径;参悟天人合一,而后借机凝炼心灵之光,又是一条途径。

    两条途径,一为主动,一为被动,高下立分。

    修炼一流功法者,多选择前者,主动凝炼心灵之光,使其由虚化实,而后凭借强悍精神异力沟通天地,强行感应天脉之气。以这种方法晋升半步先天,一切的主动权都掌握在自己手里,可以摈弃所有的不利因素与意外。

    只要拥有一门观想功法,就可以凝聚心灵之光,但心灵之光如何虚化实,没有一定的成规,因人而异,不确性太强,许多人后天九层之前尝试无果,就会转换为另一条途径。

    有过凝炼心灵之光的经验,对参悟合人合一有很大的辅助性。天人合一,是一种精神境界,就好像有人观山水而有悟,或修为大进,或灵感迸发创造出一门武功,这种方法不确性也太多。非有极深的武学积累,根本不可行。

    主动凝炼心灵之光,进而天人合一,最大的一个半卡就在于如何走出心灵之光化虚为实的第一步,这一步因人而异,机缘不同,方法也不同。有的人一夜醒来,精神通透,忽然心灵之光凝实,迈出第一步,就感应到了精神异力;有的人,大悲大喜之后,精神异力化生,迈出第一步。

    陈铮是在修为突破后天七层中期时,精神异力化生,由此迈出心灵之光由虚化实的第一步。究其原因,还是与费无忌于长街一战,独自承受了费无忌凝聚精气神的一拳后,亲身感受到其拳法中蕴含的一股玄奥的气机,又观其与碧月一战,连出三拳,进而有悟。

    这一股精神异力,是心灵之光凝实后化生的一股异力,亦是精神修持的功果。

    噬心真君转生,会有天劫之罚降临,其中天机之玄,运转之妙,若能亲身感受一番,对陈铮凝炼心灵之光将会事半功倍。

    “若是能够代替噬心真君受劫,经历了天劫之罚的洗礼,说不定可以一举凝实心灵之光,省去我一番苦修。”

    此念一起,陈铮心中火热无比,对自己放了顾轻舟鸽子,留在临河城的决定感到英明无比。他都没想到,各种阴差阳错之下,竟会得到这般奇遇。

    “难道是贾臻身上的截运之种开始发挥作用了?”

    陈铮脑中灵光一闪,此念一生,冥冥之中一丝莫名的气机落下,这气机晦涩隐匿,若非他灵机一动,根本感应不到。这丝气机,一闪即逝,陈铮正准备静心感受一番,忽然消失不见,任凭他如何努力,这丝气机好似从没有出现过一样。

    “果然是天机晦涩,不可强求!”

    陈铮没有为此钻牛角尖,只当它从没出现过,思维一转,思索起噬心真君转世一事,想要从中分一杯羹。

    严峻已死,他完成与魏笑笑的约定,只是这妖女十多天没有露面,也没有派人与他联络,陈铮开始怀疑魏妖女是否想要违约。

    “看来我要去太守府一行了!”

    妖女不出现,他决定主动寻上门去。

    随着修为突破,他的内伤恢复速度也在加快,最多三五天就能彻底痊愈。乘着这段时间,巩固修为,而后就前往太守府。

    时间荏苒,三天时间一晃而过。

    内伤的恢复速度远远超出陈铮的预料,盘坐于床榻之上,一道道阴气温顺无比,环绕在他的身周,随着陈铮的呼吸吐纳,不断渗入他的体内。

    将近半个月的潜修,吞噬的数十人的精血,陈铮彻底炼化,化为自身积累。借助充沛的气血,以及观神普照功修炼出的生生之气,陈铮伤势尽愈,精气神达到巅峰。

    二更时分,陈铮忽然停止运功,双眼睁开,一道血光绽放,黑夜中依然能够看到,阴森森的,恐怖之极。

    突然,一道阴风凭空而起,伴随着阴风,陈铮身如鬼魅,从房间中消失无踪。好在这一幕没有被人看见,不然真以为看见鬼了呢。

    修为每一次提升,鬼影无踪的就越发玄妙,陈铮在夜幕中飞掠,阴气环绕,身影与黑暗融合,所过之处,只觉阴风吹过,不见人影。

    几名寻欢作乐的人正在街上走着,其中一人忽然打了一个冷战,惊咦道:“刚才好像有一股阴风吹过,不会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吧?”

    “你也感觉到了?”

    其中一人脸色猛的一变,声音颤抖着着刚才说话的同伴,越想越觉的害怕,猛的一股风吹过,吓的他浑身一颤,惊颤道:“咱们回去吧!我总觉的今晚阴森森的,恐怕真的有不干净的东西呢!”

    “我跟你一起走!”

    见他二人说的恐怖,不似作怪,其他人也都心中生出一股寒意,相互对视一眼,齐齐扭头,急急向家里走去。

    随着修为提升,尤其是白骨阴风诀入门,陈铮的鬼影无踪身法越发诡异难测,飞掠之际,气息收敛,无声无息,一道阴风吹过,已至十几丈之外。

    太守府居于临河城东南,富丽堂皇,很好寻找。一座高大的白玉石牌坊出现,牌坊后是一条宽阔的街道,平整的青石板铺设地面,偶尔有巡逻的士兵沿街过,警务森严,但凡见有陌生人出在街道,不问原由,先抓起来关在府衙大牢里。

    陈铮站在白玉牌坊上,眸中血光闪烁着,清楚的看到太守府中灯火通亮,如宇宙中的星光,闪烁着明亮的光芒。

    一队巡逻士兵消失,陈铮纵身一跃,如苍鹰搏空,滑翔向到一座房顶上,脚尖轻轻一点,化作一道影子飞向太守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