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费无忌受伤了,受伤了……”

    秦珂琴忽然双手插腰,仰天狂笑起来,得意之情溢于言表,边笑边得意的大叫起来。

    “噬心真君的传承是我的,祖脉之晶也是我的,全是我的,哈哈哈……”

    脑中幻着得到噬心真君的传承后,进入修罗洞天融炼祖脉之气,而后晋升先天化境,一路势如破竹,一年先天,三年宗师,五年大宗师,吊打天人境,脚踢洞天境,天下地下,唯我独尊。

    陈铮目光怪异的看着秦珂琴,并且眼神越来越怪异。他本是不想打扰秦珂琴的,但这厮很明显陷入了自嗨模式不可自拔,目光痴呆,还流起了哈喇子,这就忍无忍了。

    “师姐,师姐……”

    陈铮轻轻推了推秦珂琴,这厮自嗨的已经失去了对外界的反应,陈铮无奈之余,抬起脚跺向秦珂琴。

    “啊……陈铮……,我要杀了你!”

    自嗨中的秦珂琴感觉到一股恶意袭来,脚背好像被千斤重的石头砸中,一股钻心的疼痛由脚面传来,瞬间把她从自嗨的状态中拉出来。猛的跳起来,张牙舞爪的扑向陈铮,誓要把眼前这个王八蛋干掉。

    “擦擦嘴角的哈喇子,都滴到胸脯上了!”

    这句话的杀伤力太大了,绝天灭地,杀神屠魔,话音入耳,秦珂琴瞬间如遭雷击。只听的“唏溜……”一声,突然一声尖叫响彻临河城。

    “啊……”

    尖叫声刺破云霄,把整个客栈的人都惊醒了,陈铮只觉魔音贯耳,眼冒金星,眼前黑影一闪,秦珂琴彻底消失。

    “陈铮,你给我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

    丢人啊,丢死个人了!

    秦珂琴恨不得一头钻进地缝里,瞬间越窗而逃。速度之快,比之闪电尤胜三分,绝对的超水平发挥,让陈铮望尘莫及。

    陈铮摸了摸鼻子,一脸无辜的样子,自言自语道:“不就是流了哈喇子,至于吗?”

    许是没脸见人了,秦珂琴一连数日不见踪影,陈铮也落的个清闲无比。一直待在客栈里,深居浅出,白世镜与靖老沓无音信,也不知是死是活。

    噬心真君转世之身出世在际,陈铮选择性的忘记了与顾轻舟的约定,在临河城一待就是十多天。

    随着白风阴风诀入门,陈铮修为提升飞速,内伤未曾痊愈,修为已至突破边缘。

    近十日的积累,白骨真气停止了增长,外关穴前的屏障被冲刷的只剩薄薄一层,稍用力就能冲破。

    陈铮盘坐在榻上,入定调息,搬运真气运转周天。渐入物我两忘之境,真气运行于经脉之中,体内生出一股阳和之气与真气相合,阴阳相合,天地间的阴气汇聚而来,彻底把他包裹起来。

    脑海之中,白骨巨魔显化,一缕虚幻的心灵之光凝聚,观照周身。

    白骨真气逆阴反阳,阴极阳生,阴阳相济,两者水乳交融,好似原本就是一体。

    随着真气与阳和之气相融,陈铮丹田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气海之中气漩开始塌陷,真气归于丹田,马上被吞噬进云,开始凝缩。

    此时,陈铮心神沉入冥冥之境,任凭真气自行动转,身不能动,口不能张。如同木偶般,一缕心神感应着丹田的变化。

    气流塌陷,如同虚空破碎,真气经受着巨大压力,渐渐浓缩,凝于一点。而后瞬间扩张,再次恢复成漩窝状态,真气的越加精纯,流入经脉之中,经十二正经,入阴维脉,而后直接冲向外关穴。

    新生的真气精纯至极,漩窝的吸力也越发强悍,陈铮浑厚的真气被压缩后,只剩原来一半,只见丹田如虚空,气海如星河,一团漩窝好似人的心脏,一收一缩间,产生莫大的吸力,把真气尽数吞噬,经过压缩,变的比以前更加凝炼。

    真气冲击在外关穴上,薄薄的壁障不断震动,随之发出一声清脆的“咔嚓”声,一条裂缝产生,裂缝蔓延,壁障变的如同蜘蛛网。

    再一股真气冲上来,陈铮脑中突然传来一声炸雷,“轰……”壁障彻底破碎,外关穴一股吸力产生,把形成壁障的无名之质吞噬,白骨真气进入外关穴中温养着。

    阴气如雾,从陈铮的毛孔中渗入体内,与气血相融,与真气相融,渗入骨髓,洗炼气血,粹炼精血,化作白骨精气,而入被炼化,白骨真气不断增长。

    此刻,随着外关穴的壁障被冲破,陈铮修进进行急速增长期,真气每运行一周天,就会增长一分。

    真气流入外关穴,在窍穴之中融炼无名之质,渐渐发生变化。

    陈铮以心灵之光观照窍穴,只见真气于外关穴中不断旋转,好似形成一个小漩窝,左旋五圈,左旋五圈,而后进入阳维脉,行至带脉的公孙穴前,被一层厚重的屏障挡住,冲击到这层屏障上,屏障稳丝不动,真气原路返回外关穴。

    如此,来回往返七次,锐气已失,真气回归丹海,被气海大漩窝一口吞噬,而后被压缩凝炼,再次流出丹田。

    这就是所谓的五转七返,一个周天运转。

    真气每一次进入窍穴之中,陈铮都小心翼翼,极力束缚着真气,缓缓旋转,而后于阳维脉中往返七次,令其回归丹田。

    如此九周天,真气已疲,陈铮停止行功,令其自行运转。

    一道灵光于脑海闪现,陈铮明白,自己终于突破至后天七层中期,只需再冲破公孙穴,打通带脉,就有晋升七层后期,后天八层有望。

    随着修为突破,陈铮的心灵之光也跟着受益,不再与以前虚幻无定,而是变的凝实,从中生出一股奇异之力。

    陈铮功行九周天,把真气导引丹田之后,集中心神感悟着这股异力。

    “似虚非虚,似实非实,飘渺无定,无形亦无质,却凝炼如一。”

    这股异力源于心灵之力,与真气无法兼容,甚至不受陈铮指挥,盘旋于脑海之冥冥空间之中。

    “是精神异力吗?”

    陈铮心念一动,这股力量忽然散于无形,彻底消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