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碧月精神异力的干扰,费无忌忽然闭上了眼睛,凝聚心灵之光,以心神遥感碧月,身如流星,下一刻就出现在碧月面前,一拳轰出,白玉般的拳头好似要把天都轰开一个窟窿。

    “嘭!”

    费无忌飞身后退,碧月身体晃了一晃,面露微诧,怔怔的看着被她的飞袖震退的费无忌。此子拳法不凡,整劲化力,气血、真气、劲力已然混合为一,浑然一体,以拳势凝炼一丝精神,拳中有神,竟然破了她的精神异力。

    “小心了,本观要出招了!”

    只见碧月飞身而起,如蝴蝶舞动,整个人从费无忌眼中消失,身法之快,只看到碧月的身体化为一道流光,已经闪到费无忌身前。

    依旧一式流云飞袖,如遮天大幕,费无忌眼前一黑,面色徒然一变:“不好!”

    “反应很快,可惜迟了!”

    流云袖如天塌一角,费无忌根本来不及反应,就感觉到胸前传来一股沛然难挡的巨力,“咔嚓”一声,胸前断裂,一口鲜血喷出,身体倒飞而起,摔向数丈之远。

    碧月一击而出,心神忽然生出一丝莫名感应,在瞬间收回七份力量,依然击散了费无忌的真气,对他伤而不杀。

    费无忌喷出一口鲜血,只觉浑身真气散乱,经脉传出火辣辣的疼痛,五脏如焚,一根胸骨插入肺叶之中,呼出的气都带有一股炙热的血腥味。

    不等身体落地,费无忌强行凝聚一丝真气,手掌在地上一按,身体再度腾空,掠向街道边的房顶,瞬间消失。

    碧月看了一眼陈铮,丢下一句话:“本观明天就要离开临河城,你安心养伤,不用去送了。”

    临河已成是非之地,素心观刚从太祖洞天出来,如无根浮萍,能少一事就少一事。

    “多谢观主出手相助,观主一路顺风!”

    陈铮强撑着身体,朝碧月拱手作揖,目送碧月离去。

    “噗!”

    刚压制下的气血,突然一阵翻涌,陈铮脸色猛的一白,张口吐出一股鲜血。脸上露出一丝苦涩之笑,别看费无忌在碧月面前毫无还手之力,但其实力绝对强悍,只是一拳,就让他五脏六腑受创,受了不轻的内伤。

    一股凝炼的异力在体内肆虐,不断冲撞着他的气血,甚至有部分盘踞在腑脏之间,阻隔着他着的气血运行。

    数条经脉受伤,似乎破裂了,令的真气运行时晦涩无比,再无从前的圆润自如。

    “这一次的伤,至少十天半个月才能恢复。”

    不过想对费无忌而言,他的伤已轻了许多。费无忌被碧月击散了真气,胸骨插入肺叶,几乎战力全失。不提疗治内伤,只是归拢散乱的真气,化解碧月的先天真气,就能让他焦头烂额,已无力争夺噬心真君的传承。

    陈铮看了一眼严峻的尸体,转身向客栈返回。虽然受了重伤,陈铮心中却是欢喜无比,没想到他一念而起,为防魏笑笑暗中算计,却收到了意外收获,竟然重伤了费无忌。

    虽然不知道费无忌伤的多重,但也为身心为之一松。拖着重伤的身躯回到客栈,刚进门,就见屋里坐着一人,陈铮一手按在刀柄上,沉声喝道:“谁?”

    “师弟受伤了?”

    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陈铮心神一松,散了体内的真气。

    “原来是秦师姐!”

    陈铮站在门口,一动不动的说道,对于秦珂琴的出现并不意外。他早有推测,秦珂琴与魏笑笑勾结在一起,得知自己的行踪轻而易举。

    “师弟伤的似乎不轻,区区一个严峻还做不到,难道师弟遇到强敌了?”

    秦珂琴看似关心,可语气却冷淡之极,隐隐有试探之意。

    “师姐当初之应诺,不知是否记的?”

    “我应诺什么了?”

    秦珂琴惊异的问道,黑暗中一双妙目盯着打量着陈铮。以她的灵感觉,在陈铮刚进门时,就感应到他脚步浮虚,气息游离不定,而且身上一股难掩的血腥味,明显受了严重的内伤。

    她对陈铮前几日的战绩了若指掌,连斩强敌,就连邝乙己与梅亭山都折在他的刀下。这二人在阴风山的名声极响,是新一代十大弟子的候选者,没想到一死一废。

    以陈铮如此实力,能把他伤成这样子,修为至少达到后天十层。

    临河城算是她的半个主场,自郝剑背叛费无忌,她就接收了对方经营两年的势力,加上一个魏笑笑,临河城几乎布满了她们的暗探,稍有风吹草动绝逃不过她的耳目。

    “临河城什么时候又来了陌生的高手,难道是冲着噬心真君的传承而来?”

    想到这里,秦珂琴眼中一道寒光闪过,对方吃了熊心豹子胆,敢觊觎噬心真君的传承,真是不知死活。

    临河城被黄泉魔宗内数十名天人境高手注视着,甚至还有隐世不出的洞天境高手,也有有丝神意落在临河城中,非黄泉磨宗弟子,敢觊觎噬真君的传承,简直不知死活。

    就连正道十宗都不会轻易踏足高通郡,以免引起黄泉魔宗的误会。

    “不要乱猜了,是费无忌出的手!”

    “嗯?”

    秦珂琴差点从椅子的跳起来,吃惊的看着陈铮,叫道:“你遇到费无忌了?还跟他交了手,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费无忌的实力之强,修炼的阎浮天功已入门多年,早就可以突破先天化境了,但被他极力压制着,底蕴积累之深,堪比先天一、二层的内门弟子。

    同为半步先天,后天十层的武者在他手中,几乎毫无反抗之力,陈铮后天七层的修为竟然只是重伤,这厮的命可真硬。

    “少说风凉话,费无忌已经重伤,至少要修养一个月才能恢复。我也算是间接完成了你的要求,你也该兑现自己的诺言了!”

    “怎么可能,凭你的实力让费无忌重伤一个月才恢复,你不会是伤的太重,胡言成语吧?”

    秦珂琴还是被惊的从椅子上跳起来,冲到陈铮跟前一手摸向他的额头,看看他是不是发高烧烧坏了脑子。

    “去!”

    陈铮猛的伸手一拍,制止了秦珂琴,哼声说道:“以你在临河城的耳目,最迟明天就能得到消息。费无忌重伤,必然不会在留在临河城,只要他在城中露面,你肯定能得到消息。”

    “费无忌真的受了重伤?”

    秦珂琴还是不敢相信,这可是阴风山第一高手,十大弟子之首,被宗门天人境高手预订的亲传弟子。风头之盛,盖过九成九的内门弟子,被誉为一代天骄,将来可能要执掌黄泉魔宗的人。

    这么一个如神如魔的男人,陈铮竟然说他受了重伤。

    秦珂琴感觉做梦一样,虽然与费无忌敌对,但秦珂琴对这个男子依然佩服无比。即使以秦珂琴的深厚背景,都不愿意与费无忌正面相对。正因为如此,她才给陈铮设坑,让他拖住费无忌。

    陈铮第一次与费无忌交手,她得到这个消息时,就对陈铮不抱任何希望了。没想到惊来的这么突然,让她手足无措,心中只剩一个念头:“费无忌被重伤了,被重伤了,重伤了!!!”